<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九章 器械
    铸神和封神是两码事,铸神乃是自己铸就神位,封神却是他人授予,前者自主,后者受制于人,通常而言,任何一个有能力铸神者,皆不会选择后者。

    毕竟自己直接就可成神,又何须受封反受他人制约?

    但接过委任状之后,淮伯仔细思考了一番,最终觉得此法实是最适合不过reads;。

    自主的确是好,但天下间哪个势力能容忍自己领地内有此势力呢?

    如果容许,那只有两个状况。

    一是此势力庞大到该政权无法遏制,只能暂且妥协。

    二是此势力为政权彻底压制、控制在可容许、无威胁的范围内。

    前者,他淮伯若想自己在蛇余国的名位还高于王越这个国主、还是神祗,化蛇余国为神权领、国,反客为主,那结果只会有一个,两人之联盟破碎,王越必定全力对他出手。

    后者,同样屈居于下,还被压制至极致,则又非是他乐意所见。

    所以,这样反是最好。

    一番思量,接过委任,淮伯立刻多了一个神位。

    几乎一瞬间,他便感受到了北方大河流经汲地一段的情况。

    淮伯神位之神力,也顺势自淮上延展过来。

    如此,在淮上之外,离大河流域不远,他再次感受到神位对自身的力量加持,有感于此,他微微点头,稍后与王越说得几句,便自退去,准备将真身力量累积到最巅峰,以应来~日淮上联军与蔡国之战。

    淮伯一离,风镰便带着阴阳学派派主和几位长老入帐。

    蔡国中西部,槐下城。

    此时这座城与过往已经完全是两个样,最明显的变化是是原本城池整体比之先前看似大了近倍,城池在原有基础上,几贴着东西城墙,都是多了一座规模稍小的新城。

    半个多月的时间,槐下城能有这般变化?这很显然这是地主亲自出手了,也只有他这等力量,才可铸就出此等奇迹,不然若换成普通人来筑城,哪怕花上几年都未必能成。

    “东海国方向近日可有消息?”说话的是蔡相婴子。

    “回婴相,还没有,据地主祭司的传话,东海国似乎并不想这么早加入哪方势力。”吴敌回道。

    “东海国可真是好算计。”婴子冷笑的说着。

    吴敌道:“东海国有其算计,我们也有。‘

    “我们借地主祭司尘遁,向东海国派使节与东海协商之事,吴凤岐知道后,已经做了我们想做的,如今东海国内声势已起,或已为淮伯所知。”

    “如此一来,东海哪怕他不出兵,对于淮上之威胁也是实实在在的,这样我们以东海牵制淮上的目的实际上已经达到。”

    婴子点了点头,问:“受此威胁,淮上联军会如何应对?可会抽调军力回淮上防备东海?”

    “不会。”吴敌笑道:“若我是蛇余公子,面临此局,绝不会回防,反倒会力图尽快与我蔡国决战,将我军击败,如此东海之威胁自解。”

    “婴相,地主近来亲自出手扩建槐下城,就是在准备应对淮上的进攻啊。”

    婴子昔日能领蔡国复霸,虽非兵家,对兵事也是知之甚深,立刻明白吴敌和地主之意,淮上联军求速战,他们只须守城叫其速战不成,则越是往后,对淮上越是不利,哪怕东海国不出手,一旦涉入国力对耗,淮上必定是无法胜过蔡国的reads;。

    略微一思,他又问:“公输先生现在还在尚氏营中吗?”

    “是的,婴相。”吴敌道。

    婴子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公输先生乃是他亲自去请的,结果一到槐下却被尚氏“请”了过去,这叫他心底如何能舒畅?

    “那他近日在尚氏那里可有何成果?”

    吴敌道:“有,甚至公输先生还根据地主的法术回放,仿制出了淮上军之弩械,只是淮上军弩械中可能藏有类似陈国三弓九牛弩的秘密,仿制弩械无论各方面不及淮上军弩械远矣。”

    “仿制弩械投石仅能投出五百余步不说,每每投射的不许久还须更换弩身、弩弦,且制造十分困难,此次也亏得公输先生带了相应木料和筋弦,方制成数架。”

    “只因最主要的是弩身所须木料须经数年处理,往后再想大量制造,也须花上数年时间。”

    “五百于步?还有这么多问题?又如此难制?”

    婴子摇了摇头,如果在与淮上军对决,未见过淮上弩炮的厉害,得此利器他会万分欣喜,只是万事就怕比,淮上军的弩械可是能射数里啊,而且连射上百轮也没见出过什么事。

    “除了这个呢?”

    “除了这个。”吴敌想了想,道:“除了这个,公输先生倒是对尚氏原本的盾车作了改制。”

    “如今的盾车和过往完全两样,公输先生甚至在其上安置出了勉强仿制成功的三弓九牛弩,由此其攻守皆十分厉害,若在野外平地上,或许其能应付淮上军的弩械也未可知。”

    一听是可能对付淮上军的弩械,婴子立刻来了兴趣,决定亲自去看看,以他国相之名位,两军又共同对敌淮上,尚氏也自不可能阻挡于他,于是两人略谈得几句,便一同往东边地主新建的小城去。

    东边小城,自城墙建起,尚氏之军便驻守在此。

    此时,城内忽的传出一声“劈咔”,类似粗大木材断裂的声音。

    稍后,周围就是一阵叹息。

    “公输先生,还是不行吗?”尚文在一旁问道。

    公输斑叹道:“还是不行,尚大夫,我已试过一切办法,刚才甚至以自身法力替代了线弦,如此弩械按照道理可达到大夫描述能将石弹发射两三里的威力。”

    “可是大夫你也看到了。”他指着一旁已经报废的一架弩炮道:“此弩械之弩身远远无法承受。”

    “以我想来,淮上联军之弩炮,无论起弩身之关键部位以及弩弦,皆当是采用了我们未知的方法制造,若不明其法。”他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将其弩械仿制。”

    于器械的技术问题,尚文是无法,但公输斑提及的弩械材质问题,却又不同,又思及此战如此重要,便对公输斑拱手一礼,道:“公输先生,我家府库却是有收藏许多强大妖兽之筋骨,不日当谴人运过来先生一观,或可取之为用,以为弩械、弩弦。”

    公输斑想了想,道:“妖兽之筋骨?古代许多强大器械,被誉为神器,皆是如此打造,但想要达到淮上军弩械之效果,依旧是难,即便能少许打造几架,恐也无助于战局啊。”

    “不过试试也好。”

    “那便多谢先生了。”尚文道:“此战若能战胜淮上,公输家功不可没,当许先生数邑之地以为酬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