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合谋
    世间事,并非孤立。

    当王越全心谋划着对付地主、蔡国大军时,很显然对方也未闲着,也在积极的对付他,墨蝰日常巡视视野里隐约可见一斑,而更远处,淮伯一来便告知了他东海国的消息。

    “蔡国竟说动了东海国?”军帐中,听着淮伯带来的消息,王越微微惊讶。

    这种事,他在之前显然是没想到的,也绝非什么好消息。

    东海国位于淮上五国中上庸以东海域,若要对淮上出兵,以其水军之力,可随时在庸国任何一处海岸线登陆,同时也可顺淮水而上,攻击淮上任何一国。

    放在平日里,淮上各国自有其驻军,又隐隐为盟,给十个胆东海国也不敢攻淮上,只是现在淮上兵车主力可都在北方与蔡国对峙,相对而言后方空虚,就给了东海可趁之机。

    后方被袭会发生怎样的事?已经覆灭的汲氏和渚氏就是前车之鉴。

    稍稍一想,王越便皱起眉来。

    以他此时手中的实力,哪怕东海国敢出击淮上,也非是没办法应对,抽调三到四个精锐万人队回淮上击败他乃是十分轻易之事,但这又将使与蔡国决战力量不足。

    这种情况显然还不是最恶劣的,最恶劣的情况是东海国被击败之后,再不与他正面作战,靠着海运便利自由出击骚扰,将他派回淮上的精锐拖在淮上。

    这就会使得淮上与蔡国之争,陷入持久之战,接下来就是双方国力对耗,淮上几乎是必输无疑。

    “东海国现在是否已经出兵?”一番转念,想过种种可能,王越对淮伯问道。

    淮伯想了想,都:“出兵倒还不至于,只是蔡国人却是给了东海国一个威胁于我的机会啊,以我于东海派驻的祭司传回的消息,东海国此时应当是在观望。”

    “就如越荆战事般,在整个战局未彻底明晰前,东海国应当不会涉入,一旦局势稍稍明朗,到那时便是他与我淮上、蔡国讨价还价谋求最大利益之时。”

    “这可真是好算计呢。”王越略微思考道:“不过他既是还没出兵那便还是好,不然那可真就是麻烦了。”

    说着,他对淮伯拱了拱手,道:“淮伯大人,今日我邀大人真身前来,主要是两事reads;。”

    “首要之事,就是商量与蔡国之决战,此事恰可应对东海国之威胁。”

    “我联军若能近期尽快击败蔡国,哪怕只能破其主力,东海国的威胁也是自破。”

    淮伯微微一思,点了点头,问:“上回公子四万精锐于槐下大败蔡国兵车后,就兵事上击败已无问题,只却迟迟未出兵,可是对地主有所顾忌?此次邀我前来,难道就是为了对付他?”

    “确实如此。”王越肯定道:“大人之真身,我已经见过,地主之真身则更加厉害,力量必有改变战局之能,加之此战关系重大,是以在未有对付他真身能为前,我皆不敢轻启决战。”

    又道:“近段时日,我皆是为此在作准备,已经有了一定成算,只是尚未有绝对把握,所以到时候可能还须大人于一旁压阵,关键时刻或可施以上回对龙巢湖神施展过的冰封法术,对其稍作限制。”

    听王越如此说,淮伯却微微皱眉,疑惑道:“公子似乎与地主从未有过正面交手?”

    淮伯的意思是王越对地主真身了解有限,也未问过他,与他交流地主虚实消息,在了解有限的情况下,说准备、谋划对付一位神祗之真身,甚至还有一定成算,这似乎…

    王越却道:“虽未正面交过手,但与他真身已有过照面。”

    “公子说的是当日地主来阳翟堵路?”淮伯问:“仅此未当面的照面、交锋,公子难道就已尽知了他真身能为?并能针对他行一番谋划斩杀?”

    “不错。”王越肯定的说:“那一次照面,其虽躲藏于地下,但我曾以音波多方面探测于他,更摄得其真身一缕力量气息,在此之上,要了解其形态、力量是不难的。”

    “先说其真身形态,乃是一条大蜈蚣,身长在十五丈左右,论及力量不及蛟龙,但短小却相对精悍,此形态上,其他都不算什么,唯他甲壳引起了我之重视。”

    淮伯道:“公子说的甲壳,当是他昔日为商龙君龙虫蜻蜓切重伤,为应对类似切割杀伤之力,专门成就的一门神通,乃采集地心之中最为坚硬的石头(金刚石),融入了自身甲壳,号称晶曜天蜈身。”

    “防御堪称世间最强也说不定。”

    “再说其能力,有遁地神通,便可藏于地下,若是不出来,有大地为屏,天下便无人可杀他,又有飞行之能,公子曾与地主神庙武士岳海心交手,而地主飞行之能还在岳海心之上啊。”

    “有防如此,又有遁地深藏、飞行绝迹之能,我们要击败地主不难,想斩杀他实为不易。”

    王越颔首道:“这些我都是有过仔细考量,地主真身有遁地、飞行之能,若其靠着如此,一意躲藏,我们拿他是没任何办法的,但此次大战,事关重大,地主必定亲自出手,其主动要跳出来,这就是给了我们机会。”

    “至于他的晶耀天蜈身,则是我近日等待的原因。”

    “我在等候我两位家将各自一门神通的修持小成,有此再加上我关键时刻以力量领域施以神力加持,则天下间就无任何可阻挡他们之防护。”

    王越说的家将,指的是赵午和养由正,昔日在溧南时,他有屠神念想,便对其各自以神传法,均传授了一门杀伐之术,只是却不想,他神位早得,两人的杀伐术最终要应在地主身上。

    “除此之外,我新收得一位超阶强者,其精擅火焰热力,应当也可伤到地主。”

    “也就是说,要击杀地主,时机已经是近乎成熟。”

    “但我只虑有所失误,叫地主逃出生天,日后再不与我们正面作战,只借其遁地、飞天之能四处骚扰,那可真是件麻烦事,所以请大人前来,若能关键时刻迟滞他片刻,则此事必成reads;。”

    淮伯微微颔首,对王越之邀予以肯定答复,言到时必定亲自出手。

    他面上还算平静,心下却是大起波澜。

    他却是未想到王越短短时日已至如今之地步,这也是他先前对王越谋划击杀地主有所疑惑的原因。

    王越的实力和根底,他是清楚的。

    论实力,昔日也就是超阶武士范畴、还可能会些术法,以其能力独身对付黑蛟都力有未逮。

    论势力,当日入淮上时,看似千人浩浩荡荡,实际上武士以上力量,不过六位蛇纹武士而已。

    再看现在,王越已然铸就神位,似乎神位并不是如他所想仓促铸就,而是非同寻常,可施以力量加持其他超阶强者,使其具备斩杀神祗之能为,此等力量若附加于自身,岂不是更加厉害?

    势力也是如吹气球般的膨胀。

    王越若能战胜蔡国,不日就要复国,甚至而还未战胜蔡国之前,他手中竟就有了三位能威胁神祗、合谋可击杀地主真身的超阶强者。

    相较前者,后者却是淮伯真正看重的。

    要知道地主实力可是远在他之上,真身也比他强大的多。

    连地主都能斩杀,若要对他出手,想必就更是轻易。

    如今王越无论自个人实力、势力,却已然真正与他有平起之资格,若非他有淮上数千年的势力积累,那可就要被压过一头了,而以王越的发展势头,这似乎也是迟早之事。

    有感于此,淮伯与王越言谈之间,心态都是隐隐变化。

    关乎合谋对付地主真身,王越与淮伯又稍作讨论便确定下来,接下来就是此次邀请淮伯过来的第二件事,王越自几案上拿出了一卷布帛,交到淮伯手中。

    “蛇余国水脉总管。”淮伯有些疑惑的接过布帛,读出了布帛上最大的一排字,原来他手中这一卷布帛是一张委任状,上面写着委任淮伯为蛇余国水脉总管,下方又有诸般职能、义务,诸如他须保证蛇余国统治区域各水脉河流正常畅通、水上船只、又或他人落难当须救援,以及协助抵御外敌等等各类内外条款。

    王越笑了笑:“这是与淮伯大人履行昔日神约,大人得此委任之后,就可于我麾下主理汲地一切治理政事宜的政事堂安排下,于蛇余国各处,设立各级水脉总管府。”

    “此等委任,既是官府名位,于大人而言却是神位,且是得到我领地承认,不受任何外在否定之神位,将来我势力所至,大人水脉总管一职也可水涨船高。”

    淮伯点了点头,他稍稍感知,就自委任状感受到了一股神力。

    此神力虽远不及他此时淮伯神力来的大,但于与质上反倒强上一筹。

    这还是蛇余国未正式开国,仅在筹备,水脉总管府未开府建衙的情况。

    不过王越此等履约方式,却是与他过往设想的颇有些不同。

    按照原本,他于汲地河流之神位,乃是于此建立祭祀,得汲地之人大量认可,由此使自身神位力量拓展,由淮伯而河伯,将来若有可能,更为河主,如今王越的履行方式,却是封官…实际上是封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