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领域
    淮上军与蔡国大军初战,以淮上联军全胜而告终。

    战后,两方攻守局势随之改变。

    蔡国原本是咄咄逼人,只待诸般军力、后勤都调整到位就准备南攻汲地,结果全面调为守势,槐下一向军力尽撤回槐下城,又在城外打造了更坚固的大营。

    定夷方向的驻军也撤回了营盘,退守城邑。

    接下来两方局势好像平静了下来。

    蔡国退守后,在未找到应对淮上军弩炮的情况下当然不肯出来挨轰reads;。

    这种轰击只挨过一次就足够印象深刻了,绝不愿再轻易来一下。

    王越也绝不认为靠着弩炮能够包打天下。

    在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他随便捣鼓几下,堪比青铜炮的弩炮都给弄出来了,墨蝰蛟龙之体更有着哪怕火星时代都尚未拥有的黑科技,所以本世界什么事都是可能发生的。

    这种事情在强大的神祗身上必定更为突出,所以在未对神祗足够了解,未准备足够充分,不能应对神祗真身的情况下,王越不敢轻启真正的大战。

    因为到那时事关自身最大利益,地主必定亲自出手。

    蛟龙之体、淮伯旋龟真身,王越可都是见过,自己昔日也拥有过,深明他们的强大,哪怕他们体内未有大丹,只有小丹,出手时间并不能过长,那破坏力也是万分恐怖,必然有着改变战局之能。

    此等情况,交战双方的沉默,实际上都是一种酝酿,蔡国酝酿着反制、反击,王越酝酿着于下一场决战中一战决定乾坤,眼下的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罢了。

    整个太阴历八月几乎就在这平静中度过了。

    在这期间,王越继续整训军队,梳理汲地内政,整体无甚大动,小动作还是不断的。

    拱卫司外事一向,风海等人连连出击。

    他们凭着自己是蔡国人,又是出身技击营,对蔡国及技击营极为了解,斩获却是极多。

    几乎每一天,都有蔡国哪处技击营据点被偷袭捣毁,又或运粮队伍被袭。

    还有那位王越并未寄予太多厚望影子先生,有些出乎意料的,竟是很认真的践行了王越放他时应的诺。

    因对技击营的人因缺乏了解,难以找寻,他杀的是不多,但地主神庙之祭司,那可真是一找一个准。

    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不到半月之间,自风海处得来的情报显示,蔡国竟有五座城邑的地主神庙祭司几被杀尽,直将超阶强者破坏之威展露个淋漓尽致。

    估计此时地主感觉必定是糟透了,像影子这等存在,一般超阶强者根本拿不下,尤其是在没办法克制他容身阴影、阴影跃迁能力时,哪怕派上复数也是无用,整个地主神庙,估计也唯有地主出动真身或可对付他,但面临淮上军随时可能发动的大战,他却是绝对不敢擅离,只能暂且容忍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似乎对王越越发有利,但这是在意料之中。

    唯一个意外之喜,倒是真正的惊喜。

    当汲地被他派出去的无当军为核心的各工作队陆续纳入军管,开始建立起逐渐完善的体制,并得到汲地民众深深认同后,王越发现自己的军主神位隐隐发生了变化。

    当然是好的变化。

    变化主要出现在领域的增加上。

    原本他军主神位只有四个领域,即统帅、军法、力量、感知,如今却是多出了军训。

    这项领域的来由,却颇为奇妙,乃是在军管统治确立后,无当军于各地建立民兵体系,定期组织他们进行一定军事训练,然后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出现的。

    领域的奥妙么,就是可施以神力,让他所辖内任何一兵于训练和学习效率上大为提升。

    这无疑是一门很有用的领域,尤其是对于人才缺乏的王越而言reads;。

    在明白此领域奥妙后,王越当即吩咐远在溧南的蛇四将溧南庄户们都纳入军事体制内,却是大量消耗投入神力加快他们的训练和学习效率,除此之外,大量受惠的是接受五位蛇纹武士通识教育的无当军。

    可以说,未与蔡国人决战前,几乎每一天,王越的神力都尽数投入在此之上。

    这样似乎有些浪费,但他的神力受限于军力,有着上限,又不能无限积累,每天消耗了又可以回复,因此这反倒才是利用率最高的运用方式,而神力领域的介入,却是使得教育进度大为提升。

    同时此领域的出现,也叫王越看到了获取更多领域的可能。

    比如说,军国一旦建立,全*民对工业的认知,会否化为军工(工业)领域呢?又如组织农村搞土地工业化大生产(大农庄、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会否能延伸出军屯(农业)领域呢?又或发展医学有此延伸出军医(医学领域)、运输后勤延伸物流领域、军事贸易延展出军贸(商业)领域等等。

    若按此发展下去,他这个军主神位,可就远远不限于军队本身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很快太阴历九月来临。

    这一天上午,王越清晨时分通过淮伯祭司,向淮伯发出了邀请,请其真身前来汲地共议对付地主之事,淮伯才至淮上赶来,驻扎在汲里北方边境大营的淮上精锐联军军帐外,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为首者一身黑袍笼身,又带着连帽披风,显得无比神秘,其身后者却是男女老少皆有,随行还有许多武士、护卫之流,一行人足有三百人之多。

    “来人止步,此地乃是淮上联军军营重地,一切外人未得允许不得入内。”才一过来,营寨外就有一位武士带着武卒迎出,将众人尽皆拦住,大声喝止。

    黑袍者走上前,朝武士拱手一礼道:“这位将军,我家公子蛇余公子可在营内?我是他之家将风镰,今日引荐阴阳学派来投靠,还请劳烦代为通报。”

    “哦,原来先生竟是大将军的家将。”听得风镰自我介绍,武士脸上严肃骤,满脸笑意的对风镰说道:“你们且在外等候,我这便为你们向大将军通报。”

    说完,武士去往营寨大门不远,驻于旁侧负责传达的淮伯祭司处说了几句,将事情由此淮伯祭司直传营中帅帐随行王越的那位祭司,稍后帅帐方向传回消息,武士便飞快跑了回来:“风镰先生,大将军有请先生和阴阳学派派主、长老等诸人入营会见,其余人可随我一旁歇息。”

    “钟先生,就请各位随去见主公吧。”风镰对身后一位年轻人道了一声,便直往前行去,年轻人点了点头,与后方队伍诸人交代一番,便带着几位年长者跟着风镰一同入内。

    稍后,就有武士为他们引路,接连三五之绕,往内行了近里许,终于到达淮上联军帅帐所在。

    一路上,年轻人与三位长者不时打量军营,不时面上就露出了敬畏神色。

    阴阳学派的力量,除却自身法力与命数之力外,还有便是鬼神这种非为神祗,却同样能运用人心认知之力、甚至以人心认知之力存活的存在打交道,由此对于鬼神乃至更强大的神祗都是了解颇深。

    此刻,在他们眼中,此处大营就是一位神祗的神域。

    以法眼而观,营中竟有一位真神坐镇,这如何不叫他们心中升起敬畏之心呢?

    到达营帐外,淮伯祭司看了几人一眼,直接迎过来,对风镰众人道:“各位客人,我主刚才应大将军之邀自淮上赶来,正在帐中议事,你们且在外稍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