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六章 退守
    蔡国大军,吴氏国师中军营帐,婴子等人正在商量对策。喜欢网就上。

    忽然,吴氏诸将面色骤变,皆如临大敌看向周围。

    这是随着淮上军弩炮瞄准,他们本能已感有些不安,等到一阵奇异的声音传来时,吴敌更是被惊的跃起来,大叫道:“是淮上人弩械发射的碎石朝我们来了。”

    吴定国立时反应,道:“一齐出手,保护婴相。”

    吴正德受伤,此时吴氏诸将仅仅有三人,吴定国一声话,三人齐齐窜至婴子身旁,各自运转气力。

    “哗”的一下,中军营帐在弩炮七八百枚碎石集火下瞬间被催垮,余势朝着帐内覆盖。

    吴敌率先出手,将身旁几案抛至了上方,其他两人也是有学有样。

    木制几案如何能当高速飞行的碎石,只在瞬间几案就被粉碎成木屑。

    “哈”,吴敌吐气开身,在几案碎裂时气劲外放,朝上方一冲,正面迎上,吴令军接叠,吴定国附尾,三人气劲层层叠加上击,骤然,上方无比激烈的爆鸣,随即,漫天的碎石与气劲碰撞间化为无数石粉,劈头盖脸的淋了下方众人一头一身,几将四人化为石人。

    呼,吴定国挥出一道劲风,扫去众人身上石粉,大声道:“是从我营寨一里外的小山上轰过来的,以淮上军弩械射程,营内两里多皆在其攻击覆盖范围,此地已不可守,当速速撤离,依城池或立安更坚固之营方能固守。”

    又道:“此次撤离,令军你的马军当游击于侧,威胁其后路,使其不敢紧追。”

    身为久经兵事者,吴定国的安排,吴令军自然明白,此等局势下撤退,如被淮上军尾追打击,说不得撤退就会变成一场大溃退,这就不妙了,而有他马军游击于其侧,淮上军若是敢追,则可抄其后路,撤退之军也可由撤退转为反击,兵力占优又两相夹击之下,淮上军那十二架弩炮和四个万人队可是不够用。

    “诺。”吴令军拱了拱手。

    吴定国再不多言,背起婴子就往后方去,一边行一边朝中军左右营帐发号施令,吴令军自去召集两万马军,吴敌则去安排正在养伤的吴正德,以吴正德此时之状况,可接不下淮上军的弩炮轰击。

    “嗖嗖!”几人才离开中军营帐不远,又是一阵呼啸,但并未朝他们轰击,只是吴定国脸上却无半分庆幸,反倒是无比压抑。

    淮上军弩炮轰击的目标显然是有选择的,先打中军大帐,紧接着再击中军大帐周围。

    中军大帐周围的军帐是什么?

    一只军队于营寨内,大将想要灵活掌控军队,其核心指挥系统必不会离中军帐太远。

    也就是说,周围营帐是这只军队的枝干、神经中枢、脊椎。

    自这一点,就可以看到王越的狠辣之处了,一只军队首脑先挨了一下,对军队指挥已经不那么灵便,再这么来一下会发生什么事呢?这是要将吴氏国师打瘫的节奏啊。

    一旦吴氏统领国师指挥瘫痪,武士、武卒又面临弩炮不断的轰击,那他们的乐子可就大了。

    吴定国见势,当即命人去疏散。

    弩炮散弹威力太强,他们三人刚才勉强可以应付,但军中其他将官可是没这能力。

    吴定国的反应是极快的,不过王越此番攻击,来的极为突然,哪怕他及时反应,却还有许多将官没能逃脱弩炮的轰击,有此死伤惨重。

    这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接下来淮军弩炮继续向外延伸,再攻其更下一级的指挥支脉。

    仅仅是不到盏茶时分,整个蔡国国师就彻底乱了起来,所有各级将官、武士皆陷入了恐慌…谁也不知淮上军下一击会攻在哪,会否将自己连同周围一群人击杀,这个营寨内好像哪里都不安全了。

    好在吴氏三人保持着清醒,知道淮上军弩炮射程顶天也就三里,且越远弩炮威能就越弱,便在将婴子送至安全距离,又安排了吴正德后,亲自上阵指挥,这样又将混乱稍稍恢复。

    接下来,蔡国国师营中局面就成了王越制造混乱与吴氏国师指挥系统的对抗。

    对于王越而言,隔着里许外只须冲着营中指挥者,又或大片武士、武卒汇集的区域轻松轰击就可。

    吴氏国师却得在此混乱状态下,将所有人先撤至更远安全区域,还须组织整个军队撤离事宜,一个更要命的问题是兵家术中指挥相关的力量被王越盯着并随时压制,使得他们无法像在对阵其他军队那般拥有直接消耗兵力进行心灵引导指挥优势,通信又回到了基本靠吼的时代,也亏得他们是超阶武士,指挥系统各级将官也是武士,都是大嗓门,不然这只军队可真的就要完了。

    饶是如此,在此过程中,几乎每隔十几个呼吸,都有数以百计的武士、武卒为弩炮散弹击杀,等到吴氏诸人将事情安排妥当,吴定国大致感知了下,在淮上军这一轮攻势中,国师的武士、武卒之死伤竟高达七八千,武士比例竟是颇高,达到了两百以上之数,这样的损失,于国师新军成军以来,简直是前所未有,直叫他欲哭无泪。

    此处槐下城外之蔡*营,吴氏与尚氏之军各据一半,吴氏统领国师之大营发生这等大事,吴凤岐和尚文等人当然知道,没什么说的,看到此等情况,他们也不想在自己营中重演一回。

    当国师营中稍稍安定,他们连撤离都快准备的差不多。

    王越若想再寻个高点轰他们一把看样子是没机会了。

    不久后,蔡国大营在未破的情况下,两只主力主动撤离。

    因有着吴氏马军对侧翼、后路的威胁,加之一场大战下来,天色渐晚,淮上军此次出击又是轻车简行,未携过多粮草,王越也便未追击,只开进了一只万人队进入国师大营为他弩炮轰击区域。

    这当然是收拾战场了。

    尚氏军撤离准备相对充分,能带走的都带走了。

    吴氏统领的国师为弩炮轰击威胁,随时都面临重大损失的情况下,大片的营地诸多物事是没法带走的。

    将这些做完,王越先对整个战事进行统计。

    此战淮上军与蔡国一方并未接阵,仅靠弩炮杀人,己方无甚损失,战果却是无比丰厚。

    他直接提取记忆初步计算,蔡国一方尚氏和蔡国国师两军加起来死伤近三万,可称得上惨重,想必此战过后士气也会低到无以复加之态。

    战利品么?当然十分丰厚了。

    先是尚氏兵车那只精锐之军,因是精锐,尚氏在他们身上所下本钱是极厚的,其死伤近半,淮上军打扫战场可是得到了大量装备,虽许多为碎石击坏、击损,但是有工匠修修补补,还是可用。

    这可是很大一笔收入。

    往后吴氏国师走的匆忙,留给淮上军的各色战利却也是不少。

    仔细算起来,淮上五国国君、大夫们为了编练此十万新军,可是将老底都掀了,过往积存的武库无一保留,甚至很多旧军的武器也被征调交由工匠改制,耗费不可谓不大,但接连几场仗打下来,除却汲地及相关战利全归王越处置,其余战利品王越处置一部分、武士、武卒也分得一部分外,他们于新军的投入竟已经收回小半。

    天下来钱最快的,却果是这无本生意。

    一番收拾,王越带着丰厚的战利品开始回军,到达汲地边境,顿得到其余六万淮上精锐联军全军欢呼,随后请战的呼声是越来越高,没办法,眼看着随王越入申的武士、武卒们,伴随着一场场胜仗,一个个都发了财,军队却由几是无损,各军武士、武卒可都是眼红极了。

    而在清点战利品后,位于淮阴后方的淮上贵族也是喜笑颜开,所有人皆抛开了对蔡国的畏惧,都已经开始盘算此战这么打下去,此次出兵北向,最后各人不仅可弥补出兵之消耗,还皆可大赚上一笔。

    于是,经此一战,王越于淮上贵族,乃至整个淮上军中的威望也随之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巅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