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五章 对策
    神祗真身的出动,于任何神祗而言,都是须慎重考虑之事。

    尚文思量许久,最后对吴凤岐道:“此次小战就罢了,会当大战,当亲自出手破之。”

    就在这时,营寨外齐齐传出淮上军一阵阵“万胜”“万胜”的欢呼。

    随即尚氏武士、武卒也忽的欢呼起来。

    欢呼什么?

    “淮上军退了,淮上军退了。”

    尚文、吴凤岐、吴氏诸将、婴子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在声音中听到了如释重负之音。

    这是庆幸的欢呼啊。

    吴凤岐深深皱起了眉头,心知淮上军此次致师实在是再成功不过。

    经此一役,淮上联军不仅不惧蔡国兵车,甚至可对他们形成心理优势,而以一敌多全胜,更势必造成士气大振,而蔡国一方呢?眼下士气跌落也就算了,晚些时候等到阵列为弩炮轰击的惨状为全军所知,那就再不仅仅是士气低落的问题,在不能解决淮上弩炮前,蔡国兵车甚至会对与淮上军交战感到恐惧。

    “想不到,淮上军竟是胜的如此轻易。”离战场不远的山上,观完此战后,任援喃喃道:“连他们的战阵都未展开就轻易将蔡国这只称得上强军的兵车击的溃不成军。”

    “他们的弩械太厉害了。”任援长吸了一口气,继续道:“陈国张氏的三弓九牛弩我们也远观过,射出去的枪矛威力无比巨大,仅比此弩械逊色一筹,但有几点三弓九牛弩远不及此弩械。”

    “一是三弓九牛弩强则强矣,发射的弩矢为特制的枪矛,造价相对昂贵,陈国张氏拥有的数量也是有限,一场战事若是全胜击溃对方也就算了,那样还可收拾战场捡回枪矛修复再用。”

    “如若不能,则仅发射枪矛,耗费就无比巨大。”

    “再看淮上军这弩械,发射的为石弹、碎石,这等事物可谓是要多少有多少。”

    “另外三弓九牛弩的弓体、筋弦的使用次数有限,以至于张氏在作战时,每发射二三十次之后,就须更换特制的弓身和筋弦,这也是一笔大耗费,且据说弓身筋弦极为难制,甚至须耗时数年。”

    “淮上军的弩械就不同了,如此巨大的威力,连续发射上百回都没出现任何问题。”

    “发射速度最快甚至能到十个呼吸一回。”

    “整体说来,此械比之三弓九牛弩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任援又叹了口气,道:“有此利器,淮上军的战阵也变得极为简单,那就是八个字~步兵掩护、弩械攻敌,只此一手于野战就是天下无当啊。”

    “天下无当?”师弟摇头道:“那倒是未必。”

    “哦?”任援疑惑的说着:“师弟你有办法应对?”

    师弟想了想:“于更大规模的战场,或可寻机出动强者偷袭,催气弩械之阵。”

    “难。”任援笑了起来,道:“师弟,这太难了,蛇余公子有强军、强弩,与任何人对阵,破阵皆无须太多武士,这意味着他可用的武士将远多于我方。”

    “就如刚才,吴凤岐专门组织了一只铜甲武士队,为的是破淮上军阵,可是他们在靠近淮上军时面对的是什么人?那就是蛇余公子将军中武士单独成军应付强者、精锐武士突袭的。”

    师弟眉头微皱,思考了一番:“这却也是,这样不行的话,那我们当想办法获得同等弩械与之对攻,如果无法获得此弩械,陈国张氏的三弓九牛弩却也可以。”

    “战场运用之时,只要武士推动土包加固的盾车在前掩护,将九牛弩移至能远击其弩械、阵列处,就可与之对射互击,将之摧毁。”

    任援道:“此法可是可,但最好还是想办法获得此弩械才好。”

    “此等弩械,哪有那么容易获得?”师弟笑道:“陈国张氏寻常弩弓还是有少量外流,荆国人得了大量仿制,虽弩矢力量、射程有所不及,但勉强可用,只是其最强的三弓九牛弩师兄你可曾在他国见过?”

    两人正说着,任援忽的惊咦了一声,道:“蛇余公子难道不是在退军吗?”

    师弟忙将视野往不远的蔡军营寨处看去,只见淮上军阵的确在徐徐后退,无论是正面还是侧翼的万人队都已经退开,离蔡国营寨越来越远,但却依旧保持着作战队形,竟是齐齐簇拥、防护着淮上军的弩炮阵,稍稍绕开车道,转而去到了蔡军大营右侧不远的一座小山后,先前猛烈轰击尚氏兵车的弩炮,则被大群武士扛着安置到了小山顶上。

    “淮上军想做什么?”

    师弟看得片刻,道:“想不到此弩械还能这般用。”

    “蛇余公子这是要借小山的高度,居高临下轰击蔡国营寨内部啊。”

    “以那弩械的威力、射程,小山附近那片营寨内部两里都在其攻击范围内。”

    “这下蔡国的麻烦大了。”

    稍稍一思,他又看出了些东西,对任援道:“师兄,此次蛇余公子攻的似乎是蔡国国师所在的片区?”

    “不错。”任援道:“吴氏统领的蔡国国师战力颇强,他们统军也有些方略,但最大的麻烦是他们损失不起,蛇余公子此番攻势一起……”

    他摇了摇头:“吴氏必定不敢在此久留,以免遭受大损失,当退守槐下城。”

    师弟接着道:“吴氏千乘之军撤离,尚氏新败之军必定也不敢久留。”

    蔡国大营,吴氏中军帐,淮上军“回军”后,婴子和吴氏诸将就回到了此处。

    刚才那一战,遭遇惨败和严重损失的虽是吴凤岐统领的尚氏兵车,但同为蔡国将领的他们也有些感同。

    他们和尚氏的确有不可解的矛盾,但此刻却面临着共同的敌人,今日尚氏精锐还没见着对手,就被弩炮轰的惨败,将来他们也是可能与淮上军对上的,此刻汇集乃是商量对策。

    “各位吴将军,今日淮上军之弩械委实叫本相大吃一惊,不知你们对其弩械可有克制、破解之法?”说话的是蔡国国相婴子。

    吴安国叹气道:“婴相,我认为,于兵事上,想要破解、克制几乎不可能。”

    “今日尚氏精锐之军与淮上军之战,给我之感,简直是一群蒙昧不开化的野蛮人,身披兽皮、手持石斧乱糟糟的冲我国师战阵。”

    “双方无论是武器还是战阵,都有着莫大的差距。”

    “我们要对尚淮上军,绝不可能比吴凤岐做的更好。”顿了顿,他继续道:“婴相,如若能请公输先生,打造出近似的器械…或可应对。”

    婴子点了点头,道:“请公输先生之事,本相当亲自出面,但想要制出如淮上军那般的器械却是不易,陈国张氏三弓九牛弩谁都知道有多厉害。”

    他看向吴氏诸将,反问:“可如今天下列国,有哪国能够得见?”

    吴敌入帐时就在闭目苦思,这时抬起头来:“婴相,父亲大人,在暂时不能应对其弩械和军阵前,或许我们可于其他方向上削其力量?”

    “哦?”众人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吴敌先是拱手一礼,然后便对众人道:“刚才我想出了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派人破坏掉汲里到汲西、汲南那座跨大河的石桥。”

    “石桥?”婴子闭目一思,道:“可是昔日我大蔡得汲地后,为沟通汲地三邑,由地主数位大德祭司亲自出手以神力构筑的那座跨河石桥?”

    “不错,正是此桥。”吴敌肯定的说着:“此桥乃是关联汲里、汲南之要道,若无它则淮上军的粮草皆须以舟船于此渡河运送,想要支撑起蛇余公子之大军对我蔡中用兵几无可能。”

    “难。”吴定国道:“此桥之重要,蛇余公子此等军神岂能不知,他不会给我们机会的,你还有何法?”

    吴敌不假思索道:“东海国,蔡国大河神位。”

    婴子瞬间就明了他意,接道:“听闻此次越国能叫荆国退兵,乃是有东海国相助,越国请动东海国的条件就有越国长河水神神位,我蔡国若也许其大河神位,东海国必定心动。”

    “东海国若是心动,其千乘兵车,可由海上直攻此刻大军云集汲地、后方空虚之淮上。”随即,他笑了起来:“此法更妙的是,我蔡国多出一系神祗势力,还可稍稍制衡地主。”

    蔡国大营,离吴氏国师营寨里许开外的小山顶上,本有的树木皆被大力砍伐在地,十二架弩炮皆已陆续完成安放。

    “公子,弩炮队已准备就绪,请公子指示。”

    居高临下,王越俯瞰吴氏国师营寨,道:“就从此营吴氏国师中军大帐开始,散弹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