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地狱
    “婴相,小心。”吴敌只见一个不好,急忙将婴子扑开,其他几人各自反应,或闪或躲的让开,吴正德运气差些,竟有三枚石弹同时轰过来,竟是躲都难躲,只得拔剑相迎。

    他是超阶武士,但超阶武士在未蓄力时候,力量与速度比上位武士也强不了几分,而石弹之威势又远非上位武士可接的下的,怎么办?他立刻开启了兵力对自身力量的加持,一身气力威能骤然提升数倍,先是让开其中两枚石弹,再准备举剑格开其中一枚。

    恰在这时,一股军心战意铺天盖地而下,直与他兵力加持对冲,竟将他兵力对自身力量加持冲消了。

    “伯父。”吴敌才扑开婴子,就看到吴正德全力一格,竟没能格开石弹。

    “当啷!”青铜剑被大力击飞,吴正德手臂欲折、虎口爆裂,然而这只是小事,更要命的是石弹。

    那枚石弹在与他剑身碰撞时,碎裂了。

    吴正德惊骇欲死,只得撑开全身气力朝前一迎,尽力冲消碎石来势。

    “噗!噗!噗!”他全身上下爆开几十朵血花,整个人都被强大的动能带的向后翻滚了近丈才停下。

    “正德。”吴定国急忙跑过去,查看吴正德的伤势。

    “没事,死不了,幸亏没被击中头颅。”吴正德有些艰难的将身体撑起,勉强对吴定国脸上露出了个笑,说着将气力一震,破入体内的碎石齐齐向外飞射。

    他说是这样说,但吴定国却知道,他身上几处肋骨全断,腹部更被开了几个大洞,手臂、腿脚皆有不同程度的伤势,这已是极重的伤了,也亏得他以气力保护了要害,不然身死都有可能。

    “真是想不到,此械竟还能杀伤有兵家之力集身的超阶武士。”远处,吴凤岐若有所思的说着,随即对尚文道:“大人,此处不能呆了,我们当于营寨中另搭一处高台。”

    尚文点了点头,此石弹之威势,哪怕他都心有余悸,于是一行人急忙下了寨墙。

    他们一走,公输榆立刻更换目标,十二门弩炮齐齐锁定他们所在寨墙下方营寨大门。

    那里却是尚氏近四万武士、武卒撤返营寨的必经之路,且通路就只有那么大,十二枚石弹几乎能将那里封锁覆盖……想想此刻那里无比密集的拥挤着大量武士、武卒甚至还有回返的战车、盾车,这种情况下,一波射击将会造成怎样的场面呢。

    下一刻随着弩炮的发射就知道了。

    无比凌厉的怪啸再起,不少正在往大营回撤的尚氏武士、武卒只听着声音就打了个踉跄,随即发现呼啸只是自头上过去,并未伤到任何人,便松了一口气。

    已经知道被那石弹或碎石击中是怎样的惨烈,他们谁也不想自己经历一下。

    这些人,他们现在是暂时安全的,但营寨大门和周围已经哭爹喊娘了。

    十二枚石弹一次攻击就几将寨门前和寨门内正在进寨的武士、武卒大半打死打残。

    只见石弹轨迹过处,鲜血四射、脑浆横飞,到处都是残肢、碎体。

    稍微靠后些,接近寨门的一位武卒,只觉眼前一花,前方寨门前就已是这种场面。

    他急剧的吞咽了几口并不存在的唾液,手软脚软的转头看向周围的同伴。

    同伴全是他这番模样。

    他们之中,很多人在经历了象都攻城战后,自觉世间最残酷的事都经历了,天下间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但这时候,他们意识到错了。

    攻象都时,踏着同伴的尸体冲城,他们好歹还可以有个搏杀的对象。

    只道杀死敌人自己就可活下来。

    如今可是连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被人隔着老长的距离轰杀,而且被杀死者如此惨烈,远非是被刺死、砍杀者可比,简直一再要击破他们心理承受底线。

    看着前方恐怖的场面,他们停步了,再不敢再继续往前。

    偏偏他们身后急于回营的其他武士、武卒不知前方景象,还在往这边挤,潮流的涌动并不因他们的停步而停止,巨大的力量自后方而来,不住推动着他们往前方血肉地狱中赶。

    “娘唉。”武卒被迫前行,踩踏着被血淋的已经有些发黏的路往寨门内走,却不想脚下还有人未死,在喊娘,他低头一看,只见这人腹部都被打穿,整个几近腰斩,虽一时半会还没断气,但也快了。

    他咬了咬嘴唇,猛的朝前方狂奔起来。

    他不想这样死在这里啊。

    更多的武士、武卒做出了和他一样的选择,不管不顾、发了疯似的朝营寨里冲,跑在最前方的人是幸运的,他们冲进了营寨,稍稍安全了,后方则因为没了秩序,数以百计的挤在了寨门前后。

    呼啸声再起,噗噗噗噗噗噗!寨门口刹那间尸体枕籍,残肢、碎体都形成了两尺的堆积,偏偏还有些生命力无比旺盛的,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在其中挣扎蠕动,整个场面无比血腥、诡异。

    “啊!”营寨外,又一波武士、武卒面临着比先前同伴面临的还要更残酷的场面,很多人都疯狂的嚎叫了起来,眼前的场面实在是太可怕、太恶心了,接着他们就开始呕吐,将朝食都吐了出来。

    先前的武士、武卒还敢往营寨内冲,现在他们连冲的胆量都没有了。

    再说,也得有通路给他们冲啊,先前的同伴须只踩着被血水浸泡有些发黏的土地、让开碎裂的尸体就可过去,而今他们前面已经没有通路,除了堆积起来的尸体还是尸体。

    他们得连走带爬才能过去。

    走的时候,脚下不知是谁的身体、谁的手臂、谁的肠、脑,一手按下去,尽是鲜血、屎尿、脑浆,不小心按着个软软的圆球,说不定是谁脑袋被击爆后飞出来的眼珠子,稍微用点力还会爆开。

    这样的场面,只是想想都觉恐怖到爆,更何况要去做?

    但后方数万不明情况的同伴却会逼着他们去做。

    稍微停留,他们就感受到了这种逼迫,无比的力量在挤压他们向前。

    向前、向前、向前。

    一位上位武士发疯似的从队伍里朝城门冲去,他可不想变成寨门下那一滩血肉。

    他是上位武士啊,上位武士怎能被当成普通武卒一样的屠杀?

    然而如果不冲,等到淮上军下一波弩炮过来,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了。

    上位武士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对气力的控制自如,叫他弹射如飞,踩踏在营寨大门下尸体中,也不会打滑,这样三两下就冲了过去,安全的抵达营寨内。

    他的成功逃脱,对于后方的武士、武卒而言,就是个希望。

    希望,多么美好的东西,但在某些时候,却会造成无比可怕的后果。

    靠近营寨门的武士、武卒惨嚎、呕吐过后,再不停留,连走带爬疯狂的朝营寨大门内狂涌,而就在他们停留呕吐的时间段里,淮上军弩炮队新一轮发射已经准备就绪。

    王越也已经亲自到达弩炮队前接手公输榆的炮队指挥。

    隔着半个战场、无数人群,公输榆看不到弩炮轰击的详细结果,但他通过墨蝰却是可以见的。

    可见,则意味着更狠辣的指挥。

    甚至不止如此,刚才他让公输榆对寨墙的轰击,就是为将吴凤岐赶下寨墙。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吴凤岐将主动权彻底的交出,意味着吴凤岐失去了对淮上军动态的掌控,不能如他施展军心冲击消除铜甲武士营神力加持那般,引军心冲击他队弩炮队武士的力量加持。

    是的,现在弩炮为弩炮蓄力的武士在力量领域加持下都力量大增了,力量大增就可为弩炮更快的蓄力,更快的蓄力则弩炮发射时间将大为缩短,原本十几到二十个呼吸时间…被提升到不用十个呼吸。

    对尚氏这只精锐武力而言,刚才那些轰击还只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恐怖即将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