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一章 弩炮
    随着淮上军第一个万人队的列阵前压,正在列阵的尚氏精锐兵车的武士、武卒都是一阵骚动。

    这是一只与他们过往所见任何一只军队都截然不同之军,作战之法也绝非他们上城之后各种生死搏杀大乱战,整个万人队万人如同一人,徐徐压进时步伐齐整有声,感觉就好像一座大山横向压过来,给人的心理压力完全不同。

    吴凤岐的目光转而凝重,淮上军的阵列太厉害了,哪怕没有兵家统领,此军都有一种万众一心之感

    这可是军队自然汇集出来的军心之力啊

    而此时有兵家统领,简直叫他都生出难以撼动之心。

    吴氏诸将也是面色各异,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无当战阵,但短短一个照面,就颠覆了他们心中强军形象,直接就将他们数年来为国君编练的新军给比下去了。

    “太强了。”吴敌感叹道。

    此刻,他们只看到淮上军战阵与训练的强大,很快,另一波更猛烈的冲击即将到来。

    “吴先生,如何?”尚文问吴凤岐。

    “无事。”吴凤岐道:“我们的盾车阵,加上铜甲武士营,当可破之。”

    他正这么说着,空气中就开始传出一声声尖利的呼啸。

    发生了什么事?

    是淮上军第一个万人队最前方,公输榆的弩炮队开始发威了。

    不过,弩炮队的弩炮不是没有弦吗?没关系,有公输榆呢,他的法力线随便一延展,就为横向十二架弩炮编制套上了弩弦、弹兜,并且天下间再不会有比他法力线更好的筋弦了,至少原设计的弩炮的扭力筋弦远比不上它。

    此弩炮线网编制之弦,平时无比稀松,在弩炮后的武士可以轻松为弩炮上弦。

    等到上好弦,将圆滚滚的、直径有碗口大小的石弹放好后,武士们又可以将自身气力往弦内输送,于是松弛的弦子就会完成蓄力,变的有弹性且无比紧绷,进入到发射状态,然后武士们只须瞄准目标,以大锤锤下扣动为此弩炮改造设计的扳机就可发射,威力么……

    当日王越于上庸与公输斑论战时,公输斑最终出动的是青铜巨人reads;。

    据公输榆说,那架青铜巨人的动力乃是坐于巨人身内五位上位武士输出自身气力提供,经线网汇集协调运用至青铜巨人全身而支持其活动。

    公输家的线网之力既能驱动青铜巨人那等庞然大物,由此就可知线网内能积蓄多大的力量了。

    这么大的力量,将石弹发射出去,威力都可比古代青铜炮,射程可达两到三里。

    再从气力转化角度而言。

    此弩炮可叫一群下位武士一同蓄力,发挥出不下于任何一位超阶武士蓄力一击的力量。

    超阶武士蓄力之击仅数击之下就得力竭,操作弩炮的武士们自身体体力上限而论,并不比超阶武士差的太遥远,只是运用输出远远不及罢了,此时数量够多,为弩炮输力却是十分轻松。

    “真是厉害的器械啊。”

    感受着十二架弩炮弦力的汇集,眼看着整个弩炮最核心主体部分,那王越到达汲里后亲自出手特制的精钢部件都被线弦大力拉的隐隐变形,公输榆心下感叹,对一旁武士传令。

    “距离三百步,瞄准敌阵最中间的一排盾车。”

    负责操作弩炮的武士立刻开始比对、调整弩架的瞄准器具进行瞄准。

    眼看弩炮大致瞄准到位,各武士皆示意可以发射,公输榆大喝一声:“放。”

    操作弩炮的武士齐齐双手操起手中大锤,猛力往下一抡。

    “蓬”的一声,空气中响起十二声诡异的呼啸,尚氏军阵前方一阵稀奇古怪的声音一齐响起。

    有武士在惨叫,刚才耳边一声呼啸,他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就是一痛,紧接着就发现自己整个右手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肩上断口处鲜血不要钱的往外冒。

    他的后边,有人还比他更惨。

    那个常年跟随他的武卒,整个胸口多了个大洞,透过前方能看到背后。

    还有人脑袋如西瓜般爆开了,各种颜色不知是脑浆还是大脑、脑干般的事物,浇了后方武卒一头脸。

    不远的一位武卒,眼看着前方爆开一条血路,然后一个圆滚滚的弹自前方打着旋滚溜到自己旁边,本能就朝旁边挤压队伍躲避,他却是幸运的,后方没看到此石弹的武士脚被滚中,右腿就被砸了个稀烂。

    最倒霉的是盾车后的武士、武卒,当石弹击穿盾车,朝后方形成毁灭性杀伤时,他们运气好没被石弹击中,却被盾车破裂时向后炸开的碎片扎了一头一脸,很多运气不好的眼睛都被扎穿了。

    一轮弩炮过后,尚氏阵列中部靠前的队列里,到处都是哀嚎、惨叫。

    很多在攻象都以为什么场面都见过了的武士,都是两股战战。

    部分没参加过象都攻城战的武卒们更是不堪,一些人屎尿都出来了。

    城墙上一片死寂。

    十二架弩炮这一轮攻击,造成的巨大伤害,已叫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

    淮上军阵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是弩?

    但陈国张氏号称最强的三弓合一九牛弩威力也没法和这个相比吧。

    很多武士都面色无比苍白,在这样强大的器械面前,他们的勇武还有什么用呢?

    这些武士的感叹时,却不会知道,在地球古代,面对罗马人的弩炮时,斯巴达将领阿基达姆斯曾经这样哀叹:“伟大的赫拉克勒斯啊,自此之后,人类的武英勇再无任何价值了reads;!”当时身为古往今来全世界最强步兵之一,他们面临的还仅仅是罗马人的弩炮,论及威力还远不及王越简化改造出这十二架“黑科技”加“超凡力”结合型弩炮的一半。

    吴凤岐脸上更是无比精彩。

    他满以为自己整出了个“高科技”盾车,却不想将王越的“黑科技”逼了出来,而且还威力这般巨大,一轮十二颗石弹不但摧毁了他七八台盾车,更杀伤、杀死了近两百位武卒。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远处的弩炮眼看着又装上了石弹,第二轮射击又要来了。

    见此,吴凤岐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放任淮上军的弩炮不断射击,仅此就足以将他这只精锐打至溃散。

    “传本将军令,阵列放弃盾车全速压进,铜甲武士冲锋,全力摧毁淮上军弩械,撕裂其战阵。”

    吴凤岐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武士以猪龙气高声传话,尚氏军冲锋鼓开始敲响。

    随即,下方阵列中隐藏着的铜甲武士齐齐自阵列缝隙向前出阵。

    “呼”第二轮弩炮轰击呼啸而来,又接连击破盾车,在尚氏精锐军阵中犁出一条条血路。

    其中有一队铜甲武士运气十分不好,恰处于其中一枚石弹飞行轨迹上。

    最前方的武士整个人都被石弹打的凌空飞起,三层铜甲都被打的凹陷入体内。

    吴凤岐脸色阴沉,抬手就是一道无比巨大的神力落在铜甲武士们身上。

    力量加持,叫所有武士实力都在此之下实力往上提升了一等。

    得此加持,近两百的铜甲武士开始朝淮上军阵列发起冲锋。

    他们都是武士,任谁都能运转千斤之力,身上三重青铜重甲对普通人而言无比沉重,但他们却行动自如,在得了吴凤岐力量加持后,甲衣于他们而言,已是轻若无物。

    铜甲武士一个个狂奔起来,简直快如奔马,两百人的奔跑,轰隆隆的竟跑出了重骑冲锋的效果。

    吴凤岐面上冷笑,阵列之间不过三百步而已,对铜甲武士营而言,不过是十几个呼吸就可跨越,一旦冲过去,弩炮就不算什么了,可以轻松毁去,那淮上军的标枪更算不得什么,薄薄的不到二十排阵列,铜甲武士可以轻易撕裂、打穿,往后再得后方阵列跟上,整个淮上军都将被一冲而溃。

    “杀手队准备。”见得铜甲武士出击,王越借淮伯祭司传令道,列于四道阵列间,淮上军第一万人队的两百杀手队武士齐齐顺着淮上军阵列准备出列应战。

    在这同时,淮上军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万人队也没闲着。

    其中第二个万人队已经整好队列,去分成两队,自第一个万人队阵后自左右绕开,化为了纵队,随时准备向前方直插,对第一个万人队阵列前三百步范围内的区域形成三面包夹。

    第三个万人队向营寨左侧行进,第四个万人队向右侧行进。

    他们是去封锁蔡国大营自其他营门左右出来袭击、接应之军的道路。

    指挥弩炮队的公输榆冷笑一声,对弩炮队的武士,命令道:“换散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