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锋芒
    淮上军攻过来了,烽火一起,蔡国一方各统帅立刻放下手中其他,齐齐汇集到大营南大门寨墙平台上。

    各营中武士、武卒也被动员起来,或准备出击,更多的是准备守寨。

    毕竟如今仅是烽火,只知道有大军破关沿车道攻过来,具体是多少人、是什么情况,一切都还不明白,当然不能贸然出击,是以以守御营寨为主。

    “婴相。”尚文满脸“笑意”朝婴子见礼,婴子也不失礼仪风度点头,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

    一旁吴凤岐对随身武士吩咐道:“传本将军令,速速派人将淮上军情况与我探明报来。”

    武士应诺下去,紧接着就带了一大队上位、中位武士朝西南去。

    吴凤岐要明敌情,还须费些力气,须派人去观察,方能借领域明敌情,尚文想了想,便调动自身地主神力,直接以大地领域的力量,试图感知,但才出手,他心下就是一沉。

    刚才他放出的力量,才一放出,却几乎是立刻之间就被一股军心战意击溃,法术神通自然没法用了。

    可是才一放出力量,如何就能为军心击溃?王越大军还未至啊reads;。

    尚文很快想起当日他真身前往阳翟阻止淮军北上之事。

    寻常兵家军心冲击范围只在大军军势所至,王越却是不同,借着墨蝰,那天可是追了他上百里。

    他抬头看向天空,毫无疑问的,那头蛟龙可能就在或近、或远的天空某处。

    两刻后,去探查的武士回来了,数量却少了大半,回来者也多是带伤,竟只有少数几位完好的。

    “你们出营后遇到了何事?”吴敌对带头的武士问:“怎会这般损失惨重?”

    “各位将军。”带队的武士满目恐惧,道:“属下才出城不久,正准备往淮上军方向去探查,却不想几队人马都遭遇了淮上武士的伏击,他们以多打少,或施投矛、或以剑技,我们寡不敌众,只得撤回来。”

    “这么说,你们连敌军影子都没看到。”吴敌眯起了眼:“淮上军任何消息都未有获得?”。

    这时候吴凤岐说话了:“消息还是有获得的,他们的遭遇至少让我们知道两件事,那便是淮上军队我军任何动向都了若指掌,其对军队的调动、指挥也是灵活之极。”

    吴定国点头道:“不错,如若不是对我军情况了若指掌,淮上军武士绝对不可能埋伏我军去探查的武士,而知道我军武士动向,就立刻能派武士埋伏截杀,恰反应了淮上军调动指挥之灵活。”

    尚文抬头看向天空,道:“蛇余公子有头蛟龙隐藏在槐里上空,其俯瞰之下,我军情况都可一览无余。”

    吴敌道:“敌暗我明,他想如何打就如何打,我军却只能被动防守,这种情况可是极为不妙。”

    他看向左右:“这头蛟龙,我军须得想办法除去。”

    婴子颔首道,朝尚文问道:“尚大夫,对此你可有办法?”

    尚文道:“此事却是难,蛇余公子那头蛟龙可远远脱离军队范围汇集军心冲击,仅此能为,地主祭司就拿他无任何办法,更不可能携武士飞天去将其斩杀。”

    婴子想起了昔日岳海心,道:“地主神庙可还有岳海心那等可飞天的超阶武士?本相记得尚大夫似乎有地主血脉,且迈步超阶,当也可飞天与蛟龙一战。”

    尚文深吸一口气,稍凝视婴子,摇头道:“飞天战技太难习成,整个地主神庙也唯有岳海心一人而已。”

    话虽如此说,他心却在想。

    他尚文自是会飞天,但此身何等身份,更系他地主神位、谋国之要,怎可如普通武士那般轻易出手,一不小心折在阵中,尚氏家主的身份没了,领主神位都会烟消云散。

    没了领主神位,地主神位眼看着也撑不了多久,到那时他可就要失去一切。

    同样真身也是不好轻易出动,那可是他后路所在。

    婴子叫他出手,其心简直是可诛。

    婴子轻叹一口气道:“岳海心之死,实在是太可惜了。”

    吴凤岐听着,眉头便越发皱了起来。

    “吴先生,此事你可有办法?”

    尚文无法,只得求助于吴凤岐,且不管将来如何,吴凤岐想要获得一国之封,却是必须全力赢得此战。

    吴凤岐沉思良久,道:“此战只能我攻他守,以堂堂之战而对,否则只能疲于应付reads;。”

    吴定国点了点头,吴凤岐私德不行,为求上位连老婆都能杀,但于兵事之能,却绝不在他吴氏一门任何人之下,吴凤岐之想,也是他之想。

    想着如此,他便道:“兵战上之奇谋皆惧堂堂正正之兵,我军只须守住后路不为其所断,然后步步为营凭强大军力压过去,则淮上军诸般谋算皆是无用。”

    又作解释:“此恰如武士较剑,淮上者花样百出,虚实莫测,我军管他虚实,只管大力攻其要害,则他必定正面防守,一切虚招乱势便随此一击而散。”

    几人正说着,远处已可见大军行进之烟尘。

    “淮上军进军速度,可真是快。”吴敌道。

    周围知兵事者,皆有同感,槐下靠近汲地关卡离此地大营有十余里地,此时烽火未起多久,不过两刻而已,淮上军便已离此不远,几叫他们于寨墙高处可见。

    随之,城寨上的气氛骤变得凝重,淮上军来势太汹了。

    不过,此气氛也只持续了片刻。

    淮上军离此越来越近,很多东西无须派人去探查,他们以眼睛就可看到,吴氏一门皆是老于战事者,只一眼看过去,吴定国就做出了判断,淮上军过来的兵车只有四百乘兵车左右。

    四百乘兵车,相较于他们在此驻扎汇集的兵力实在是太少了些。

    “淮上军只四百乘之军,就敢攻蔡国两千乘几连环十里之大营,师弟,蛇余公子可真是好胆量啊。”在离蔡国大营不远的一处山头上,任援将自己裹在一丛灌木里,居高临下俯瞰山下,感叹的说着。

    师弟嘴上叼了根茅草,仰头看上天空,漫不经心道:“这可不是蛇余公子胆量大,只是他准备的充足,万无一失罢了,而且他也非是攻蔡*营,看样子倒是致师而来。”

    随即他笑了起来:“古来致师皆是少数强者为之,今日蛇余公子四万大军朝蔡国人致师,却是有趣。”

    任援点了点头,师弟说蛇余公子之准备,他是知道的,别看此次淮上军只出动了四万,可汲地边境有六万精锐随时可以接应,而其余四个万人队攻蔡军大营,其出发路途不远,也就无须带甚后勤,可谓是轻车简行,以淮上军精锐联军的行军速度,只要不被蔡国人抄了后路,蔡国的兵车恐怕是追不上。

    想到这里,任援看了看天空,墨蝰施展鹰眼术时扫过的目光他可是有所感受呢。

    天空上有只这么大的眼睛,蔡国人想抄淮上军后路,那不是笑话么?

    他想了想,道:“若我与淮上用兵,无论如何,天上那只眼睛都须先除之。”

    但师弟却没回话,只是默然看着天空,于是他继续观战,直到淮上军离蔡国大营越发靠近,他方才将师弟叫起,心道上回在渚地,没能见着无当战阵如何以一敌三正面催破蔡国战阵,此次淮蔡之战,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了。

    此事想想都觉兴奋啊。

    天下间战事那么多,但如此大规模军事力量的碰撞,且都用兵家好手为统帅,一方还采用了全新战阵战术的战争可是难得一见,可与此同类相比者,百年间也唯有兵家现世、吴落破荆之战。

    淮上军离蔡军大营越来越近,吴凤岐对吴氏众人道:“淮上军四百乘兵车,来我军大营,非为攻营,乃为致师,我军不应则士气衰、敌越胜,其对我大国之军再无畏惧。”

    “各位,你们谁可领军应战去挫其锋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