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烽火
    尚氏军军营,中军大帐,婴子主持的那场军议散去后,尚文与吴凤岐就回到了此处。

    正主位几案后,尚文面色深沉的端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吴凤岐坐在一旁沉默。

    片刻后,尚文问吴凤岐:“刚才婴相那一番议功你如何看”

    吴凤岐想了想道:“这是婴子的离间之计。”

    这当然是离间之计,问题是大家明明知道,可还是不得不中招,婴子之可恶、可恨就在此了,略微思考,尚文笑道:“吴先生,你且放心,婴子之计并不能如何。”

    “他愿为先生分功,许先生一国之封,先生只管接受,本大夫必定万分支持,也是乐见如此。”

    吴凤岐心想,尚文若真是乐见如此,先前还那等表情?

    可是若非乐见,又缘何说这番话?以他的智慧,不用深想他都知道,尚文现在离不了他,所以是哄着他先胜淮上大军,顺便将吴氏也料理了再说。

    但是当林子里的鸟被射尽了,主人家用不着,就会将弓收藏起来,当山上的兔子都被打尽了,猎狗也就无用了,兴许哪天主人家想吃狗肉就将狗烹了。

    他就是那弓、那狗啊,当没了淮上大军、没了吴氏一族,尚文是会对他是雪藏起来不用?还是炖了吃肉?无论哪两者,可都是他不想看到的reads;。

    所以不能为弓为狗,还是得拥有自己的实力啊。

    婴子为离间他和尚文,既是能下此等大饵,那他就如其所愿吃下去就是,至于会得罪尚文,等到拥有了自己的地盘和军队,尚氏那些兵车再多也算不了什么,再说婴子还会从旁协助对付呢。

    这样一来,他怕什么?

    心中如此想,吴凤岐却道:“大人,此婴子之画饼,如何能当真?将来他若是真愿此封,我只管名义上接着就是了,到时候还是听大人您的,我的力量不正是大人之力量吗?”

    名义上接着,还听我的?尚文心头冷笑,以你之性真的会如此?

    心中想着,他决定一试道:“吴先生有心了,那本大人更当倾力支持,此战若得胜,先生得封一国之领,但却独身一人,无甚得力手下,恐难治理这般大的领地。”

    “到时候,我可协助支援先生些文士、武士。”

    吴凤岐心下顿时骂娘,以他统兵御下之能,怎会管不下领地,若真叫尚文这般来,他岂不是会被架空为傀儡?但他面上却不露声色:“那便多谢大人了。”

    听得此言,尚文心中冷意凝成实质。

    吴凤岐既有自立之心,如何还可容忍他架空之举?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过虚伪。

    以他看来,无非是和他一样的意思,凑活着将此战打胜再说,此战既胜,于他尚文而言,吴凤岐就没那么紧要,于吴凤岐而言,得了一国之封,手里一旦有了实力,他尚文还能拿他怎样?

    说不定,到时候他为了谋国,还得容忍、低头拉拢,以免他坐到国君一方去呢。

    尚文这般想的时候,却没想过吴凤岐明面上拒绝会如何,而若是吴凤岐如此,或许他心中会怒意更甚,只道吴凤岐都还在他手中做事,就敢拒绝他,将来自立了那还了得?

    也就是说,吴凤岐无论如何答,他在尚文眼中都是邻居家那个可能偷了斧头的小孩。

    站在吴凤岐的角度来看,如果先前尚氏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支持,而是明面上直接拒绝、否定他,不支持他一国之封,则吴凤岐心底一样会很难受,从而对尚氏心怀怨怼,然后咬牙都想谋自立。

    这就是婴子针对性施展出阳谋政略的厉害所在。

    尚文强忍着心中冷意,道:“这又何须谢?吴先生帮本大夫破象国,来~日还要破淮上联军,当然当得起此本大夫之报答,不过这一切却是战胜淮上联军的事。”

    “如若不能战胜,则一切都是空啊。”

    去吧,去竭力为本大夫战胜淮上联军,只等此事一完,但愿你还能有命活着去就一国领地之封。

    吴凤岐笑道:“大人且放心,此战我吴凤岐必定全力以赴。”

    “哈哈。”尚文也笑了起来:“有先生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于是两人皆自大笑起来,帐中气氛一片和谐。

    当尚文和吴凤岐大笑之时,吴氏统领国师中军大帐中,也是一片欢声。

    “妙,真是绝妙啊。”吴氏家主吴定国赞道:“婴相今日之手段,只当场尚文和吴凤岐面色就已经大变,想来是两者之间裂痕已经生出,往后只会越来越大,最终必定破裂啊reads;。”

    “更妙的是,两人还皆须为此战全力以赴,那蛇余公子军略又不差,甚至可称得上厉害,麾下更有强军,其即便能胜,也必定是惨胜,若是不能,打成僵持,则我军自可于关键处一锤定音,收此破淮大功。”

    吴敌却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本道已然对政治有些明白,今日见了婴相的手段,才知道过往之浅薄啊,父亲大人,假若父亲你是那吴凤岐,面对婴相之计,当如何行事才是最好呢?”

    吴定国眉头微皱,思考一番,说:“若我是吴凤岐,必定会寻个机会弃将而逃。”

    “弃将而逃?”吴敌不解道:“此战胜利,可得一国之封,为何弃将?”

    “因为尚文必定不会容忍吴凤岐得一国之封而自立。”吴定国道:“而既是不能容忍,则必定会是先利用他击败淮上联军,再于他自立之前将之除去,以地主尚文之能,做到这点不难。”

    “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死路啊,而唯一的活路,恰恰是弃将而走。”

    吴敌点了点头,道:“也是,若其弃将而走,虽失去了一国之封的机会,却能保全性命,并且统军三千乘三日破象都灭象的大名也不会丢,当今天下处处烽火,有此之名,任去任何一其他大国,他都可得用。”

    “不过。”吴敌忽的想到:“若是他吴凤岐弃将而走,岂不是大大有利于我吴氏?”

    吴定国目光微凝,道:“不错,若是没有吴凤岐,则一切皆将回到我吴氏之前的计划中去。”

    吴敌接着说:“或许我们可以将地主对他的杀心,想办法传至吴凤岐耳中?”

    吴定国摇头道:“传于他耳中或许也无用,吴凤岐此人向上之心极重,更有着很强的冒险心,所以哪怕知道,也会全力一试啊,不过传一传也是无妨,叫其有所提防准备,则到时候其与尚氏决裂的可更有趣。”

    吴敌道:“看来还是父亲大人更高一筹啊。”

    吴定国叹道:“兵者国家之大事,军者政略之延伸,是以为将者除却懂得兵法之外,更须通国事、晓政略,昔日家祖就是吃了政略之亏,不明白急流勇退,又或勇而搏上之理,结果自己身死也罢,还差点叫我吴氏一族都为之覆灭,过去之事也就算了,但今日我吴家绝不在此事上再栽一个跟头。”

    “搏而勇上?”吴敌疑惑道。

    吴定国解释着说:“我兵家之力,有平天下之能,而于会当力量强于一定程度,于国有不世之功,军心皆所向时,任何君王都会感受到巨大威胁,必定会生出忌惮,然后想方设法削除势力或者除去。”

    “此时兵家唯有两条路,一是辞去将位甘守田园,没了军势,则君王忌惮之心自去,另一条路,则正是君王忌惮的,我们只叫他成真就是。”

    吴敌点头,又问:“那我吴家如今于蔡国如何自处呢?”

    吴定国道:“吴凤岐之所求,也是我吴氏之所求,如今且不言其他,乃当谋求属于自己的实力,只要足够实力,则不论进退皆是自如。”

    “报~~~~~~~将军,汲地方向关卡传来烽火。”吴氏父子两人正说着,帐外忽有武士急报。

    父子两对视一眼,烽火可不是什么情况都会点的,一旦点着必定是大军破关,关卡守无可守,才会退走,并临走前点燃烽火,也就是说,汲地方向的淮上军,竟向蔡中主动发起攻击了。

    吴定国道:“好个蛇余公子,算算时间,他自申国回军也差不多到汲里了,想不到才一回来,就敢主动率军攻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