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老奸
    蔡国中西,槐下邑。

    此地西南方就是汲地汲里。

    这时,槐下靠近汲里的方向一片山林,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除却此地,槐下西面的象南定夷城接近汲地处同样是如此。

    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蔡国对大军调动以及后勤安排,采取了和王越近似的战略,都是竭尽全力缩短自己的后勤线,将战场摆在自己家门口reads;。

    淮上联军的军粮消耗,由淮伯经水路在淮阴汇集,北上过阳翟就可送达汲地。

    蔡国的军粮供应中枢,很显然是已经调整到了蔡中地区,像槐下城驻军就可得到后方蔡中地区各大小以的补给,驻扎在象南定夷城的大军,则只自槐下城向西多一站路。

    这却是蔡国兵车后勤最省力、也最易调整的路线。

    “定象大夫,恭喜,恭喜,真是想不到,我吴氏小宗的赘婿,也能有如此瞩目之成就,真是为我吴氏兵家大增了光彩啊。”槐下邑蔡军大帐前,吴敌满脸笑意对吴凤岐恭喜道。

    吴凤岐现在是定象大夫?

    这是当然的,为蔡国立下了破国之功,蔡国国君当然得给封赏啦。

    不仅是赏,而且还是大大的赏,几将整个象国南部诸邑都赏给了他,或许等到这场战事以蔡国胜利结束,象国残余力量被彻底平息,象南诸邑的名称就全得改上一改。

    什么定夷、定南啊,哪有定象好听?

    得了吴氏兵家在蔡国都未得到的大夫位,并且还有大片的领地,按照道理,吴凤岐似乎应该很高兴,但他面上却满是阴沉,冷哼道:“吴小先生,兵者虽是诡道,但决定一切的,还是得靠正兵之力。”

    吴敌点了点头:“这么说,定象大夫自以为是正兵,能决定一切胜负?”

    他一声冷笑:“那我吴氏便拭目以待,只看大夫如何如破象都般催破淮上联军了。”

    吴凤岐笑了起来,道:“能催破淮上联军的当然唯我麾下兵车,无论是破象、又或破淮上之大功必定属于我尚氏。”

    “你们吴氏还有国君就干看着最好。”

    “唉。”他又长叹了一声,说:“想不到吴氏一族自吴子疏于政事身死后,竟弃了兵家堂堂大道,由兵家而为政客,尽作些小人之行,恐怕是再也上不得台面了。”

    “你们真以为此次将尚氏之功大半封于我,就能使我吴凤岐与尚大夫之间生出隔阂龌龊?”

    吴敌面上微沉,却见吴凤岐摇了摇头,负着手已经入了中军帐内。

    站在帐外稍稍一思,吴敌也随之进入。

    帐内,最上首处婴子已经在就坐,左处几案是尚氏大夫尚文,吴凤岐跪坐居他左侧,右侧几案是他父亲吴氏定国居席正、伯父吴正德以及自申国横穿象国回军的叔父吴令军居旁侧。

    吴敌略微一观,忙行至右侧几案父亲后方跪坐,静待此会开始。

    蔡相婴子见他到来,微微颔首,便说话:“各位既都是已经到达,那本相就长话短说,此次我大蔡与淮上五国联军之战,势关大蔡能否吞并淮上、象、申七国之大局。”

    “若能胜则此七国再无挡我大蔡兵威者,若是败,不仅各位兵车皆会大损,已破的象国都会重新复起,蔡南汲地等昔日淮上故地也会被侵占,淮上兵威自此可直压蔡中,叫我大蔡永无宁日。”

    “所以此战无论如何都须全胜。”

    “今日本相在此召集各位,便希望诸位能够将一切事,放到携手击败淮上联军后再说。”

    婴子的话还未说完,尚文便道:“婴相的话,我尚文自是无甚意见。”

    又看了看对面的吴氏众人:“只盼吴氏各位不要象都城外、申中那般就好reads;。”

    吴凤岐接道:“大人,象都一战后,各大夫皆知其性,愿听我尚氏指挥,合我尚氏之力已不弱于南方淮上三千乘大军,此战没了吴氏千乘兵车又何妨?”

    吴凤岐之言就是此次吴氏统领国师保存实力后的弊端了。

    就如王越与申国之议,却是将主力尽往自己身上扛了,申国国君及大夫能不信服?

    吴氏等人保存实力,打仗尽捡能完胜的去打,捡软柿子去捏,碰上攻坚战就叫他人去填沟壑,这样玩下去,实力是保存了,也打了几场看似辉煌的大胜仗,可是于整体战局无任何补益。

    结果这回连原本还愿意听从的大夫都转向尚氏了。

    可是吴氏也是没办法,他们抓在手里的牌太小,保存实力好歹手里还有实力,不保存实力将国君的国师打没了,的确是可得胜利,但到那时国君没了实力,蔡国却得尚氏说了算,胜仗是为谁打的还两说。

    吴氏诸人无言以对,婴子却笑了起来:“旧事就且不提了,攻象之役,尚氏出了大力,损失了数百乘兵车,但却也是大功,整个象国大半难道不是封与尚氏和定象大夫了吗?”

    “呵!”尚文冷笑了声,道:“婴相如此说,是否意味着此次若破淮上,整个淮上三国皆封于我尚氏呢?”

    婴子道:“破象尚氏大夫出近半之力,得封象国半地,乃是理所当然,但此次与淮上联军大战之时,我蔡国北方数千乘大军也与随国在鏖战,其守护后方之功也不可埋没,也须分润一二。”

    “所以,尚氏当可得其中两国之地,但定象大夫统军决胜也是有大功,其中一国当封于定象大夫。”

    又想了想,对吴凤岐道:“定象大夫,如此封土,却会使得大夫之领地分隔两地,此却是不好,本相看景国不错,到时候再将象南与汲地置换一二,大夫之领地就可联成一片了。”

    听此一眼,尚文目光骤然一凝,狠狠盯着婴子。

    透过领域,他查知到,随婴子之一言,一旁吴凤岐的“忠诚度”都往下了一大截。

    为什么会往下掉,因为若此战得胜,如此封功下,吴凤岐有脱离尚氏山头自立之能啊。

    景国和汲地之领地加起来,这可是千乘国之资,为此等领地大夫,直等申、象两国之国君。

    吴凤岐是在他手中继续为他做事,看他脸色行事,还是自己说了算好?

    吴凤岐为他尚氏统军好,还是统领自家千乘兵车舒坦?

    千乘相较于尚氏兵车数量是少,但毕竟是自己的啊,而且兵家大将统领的千乘大军,已然是足够纵横天下,得了此根基吴凤岐能运用出来的实际实力比尚氏都不会差太远,其前途就远不止于此了。

    至于神位,如今却非是数千年前神位奥秘仅为少数神祗所知的时代,吴凤岐早就迈步超阶,又以兵家术擅驭军心之力,只差一部炼形之法修炼成功就可自己为神……

    以尚文对吴凤岐的了解,若有此等机会,吴凤岐自立几乎是必然的。

    人家为了上位统军,连老婆都杀了送给他当礼物,如今有了属于自己更好的前程会不要?

    这正应了那句话,忠诚只是背叛筹码不够大。

    婴子许吴凤岐一个定象大夫不够大,他丝毫不动心,现在就不一样了reads;。

    这也就算了,偏偏尚文还得忍着,不能反对,甚至还得表示支持。

    因为反对婴子的此等分功,那就是反对了吴凤岐的利益,吴凤岐“忠诚度”只会掉的更猛更快,一个不好影响对淮上大局那就不妙了。

    真是恶心人啊。

    这一刻尚文几乎忍不住想要动手杀了婴子,甚至这是很轻易的,捏死他不比捏死一只蚂蚁简单,但是他能杀吗?婴子在蔡国人心中威望太大,他若是敢动手杀婴子,谋国还谋不谋了?

    而且吴氏兵家之人在此,他若敢杀婴子,四人引千乘军力加持自身合力一击,他此身是也挡不住。

    再看吴凤岐,他如此全心的信任,将整个尚氏及追随大夫之军皆归其统帅,甚至赐予其神位,只望他用心为自己统军谋国,却不想今日竟被婴子一张画饼说动,此战后若得封一国,几乎是必定脱离他。

    今日如此,如果将来婴子再使什么类似手段,岂不是反咬他一口与他为敌都不奇怪?

    这却是更叫他咬牙切齿。

    相比于敌人的强大狡诈,部下、盟友的背叛却更是可恨。

    但此事他也得忍着,没办法,他现在离得开吴凤岐吗?

    离不开啊,没了吴凤岐,领教了王越厉害后,他对对决淮上联军没任何把握,一旦失败则后果不堪设想,他的一切谋划都将成空,什么谋国不谋国,直接就是笑话。

    所以,不论如何,他都要吴凤岐先领军将此战胜了再说。

    吴凤岐面上也是无比复杂。

    他是聪明人,婴子的话,包括其中意图,他都再明白不过了。

    这却是第一次他体会到,这政治中隐含的锋芒、杀机,竟比杀场决胜更加复杂与恐怖,并还可以如此堂堂正正的说之于口。

    恰好,地主尚文目光看过来。

    两人相视一眼,脸上皆露出愉快的笑容,似是一副君臣相得之相,但无论是尚文还是吴凤岐心里都清楚,经婴子这一手过后,他们已经再不能如过去那般愉快的玩耍了。

    婴子随之笑了起来,吴氏诸人也各自露出意义不同微笑。

    一时间,整这帐中都处于一种看似其乐融融,却又无比诡异的气氛中。

    气氛持续片刻,婴子却又道:“定象大夫,尚大夫,却不知本相此等分功如何啊?若皆是认可,没有异议,此会之后,各位自当齐心协力战胜淮上以各取其功。”

    尚文听着刺耳,却觉比吃了个苍蝇还难受,看了吴凤岐一眼,一字一句对婴子道:“本大夫无有异意。”

    “大夫无异义便好。”婴子笑道:“那么接下来,便商议此次对淮上作战之策吧,定象大夫,各位吴将军,此事你们才是里手,重任便交由你们了,各位有任何结果,本相皆全力配合。”

    吴凤岐深吸了一口气,朝婴子正色道:“婴相,对淮上之策,事关重大,非能帐中决之,须得观过淮上联军营寨、军容以及明了其种种布置再来议定才是为妙,否则一切皆是空谈。”

    “本将建议,此军议可推迟数日,容我等各自往淮上联军营地一观。”

    婴子点了点头,又看向吴氏诸将,道:“那就依将军之言,改日再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