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六章 战云
    影子先生最后到底还是考虑好了,他付出无穷努力,好不容易达成当前之境,再往前一步就是神人极限,怎会甘心就死?还是那句话,拥有的越多就越是舍不得,既是舍不得,那就只能暂且认服。

    考虑好后,他交出了自己的性命牌,其实就是一块铜牌,但个中意义却不简单。

    王越接过后查看,发现此物他却是认识。

    此等性命牌在他的认知中又叫元神牌,修仙大派收真传弟子时,都会给其制一块。

    制法便是抽其一缕元神融入牌中,制好后归于派中保存。

    至于作用么,其中一个是师长可随时借此牌查知弟子生死,同时也可以以牌追摄弟子下落,最重要的还是制约之用,想想也是,修仙炼形之法何等宝贵,岂能轻授呢?

    谁也不想教、养出个白眼狼吧。

    若是有谁真的白眼、叛门、逆师,通常而言,门派只须毁此元神牌,就可将其诛杀。

    少数修为高至逆天者,或有宝物之类依仗者,也必定会被重创,勉强存活之下,修为也毁去大半。

    没办法,元神嘛,元者为根本,元神就是一个人最初的那点意识灵光,是一个人精神、思想最核心基础的部分,往后哪怕他再强大,精神、思想都是以此为基础铸就出来。

    毁此牌就等于毁了相应人精神基础,被毁者就如同没了地基的房屋,后果就一个字倒。

    不过,按道理这位黑影的元神牌,应该在他传法者手中拿着才对,如何却在他自己手上拿着?

    稍稍一思,王越忽的拿起铜牌,做出了一个叫黑影惊骇欲死的动作。

    “蛇余公子,你做什么?”

    只见王越竟将铜牌横在胸前,大力一折,黑影眼睛都瞪了出来,王越不是要胁他为用吗,这是干什么,他的性命与牌一体,铜牌一毁他还有命在么?

    “咔嚓”一声,元神牌被折断,王越再用力一搓,法力渗透之下,直将铜牌搓成了粉末。

    黑影身体一震,只道这下小命不保,但奇怪的是铜牌已毁,他却并未受到任何损伤,不仅如此,与铜牌融为一体的元神竟回来了,他从未感觉到自己有今天这么完好过。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越,王越竟有将元神自铜牌中剥离的手段?王越竟将他性命牌毁了?王越不是要胁他效命吗?为什么这么做?太多的疑惑了。

    王越随手将铜粉抛在一边,对黑影道:“本公子改主意了,今天你只须应下本公子两件事,我便还你自由,并且你来刺杀之事也一笔勾销如何?”

    黑影平复下心中情绪激荡,隐隐有些兴奋,却疑惑着问:“何事?”

    王越想了想,说:“其一,交出你所修炼的种种法门,其二,谁派你过来刺杀我的,你给我杀回去。”

    黑影深吸了一口气,修炼法门虽然宝贵,但以之换一条命、换取自己的自由当然是值得,但要杀回去?稍稍思考,他便道:“要公子性命的可非是一人,我接的刺杀帖,乃是蔡国技击营和地主神庙联名发起的reads;。”

    王越说:“技击营的人,还有地主祭司,你能杀多少就多少。”

    “能杀多少就杀多少?”黑影道:“我若说技击营的人过于隐秘,我找不到呢?”

    王越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黑影,道:“那你便需要考虑得罪我的后果了,如果没把握应付本公子之算计和力量,那我劝你于此事还是多用点心。”

    他将手抬了起来,这只手修长、纤细却有力,肌肤莹润透亮,绝非昔日那个奴隶阿木的手,但吸引黑影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手上流转着的一缕神力的光辉。

    看着这抹神力,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竟然试图来刺杀一位神祗本身。

    这种事如果换成古冶子那种义理派的人还有些可能。

    仔细考量一番,黑影点了点头:“可以,这事我应下了,我的修行之法,尽可交予公子,离开后也会为公子尽力斩杀地主之祭司,但事先说清楚,地主神庙大德一等祭司以及地主本身不在其内。”

    正式的地主神庙祭司分为下德、中德、上德、大德四等。

    其中大德本身为超阶存在,又有神祗关注,确实不那么好杀。

    “那便将你的修行之法先交出来吧。”王越以自身法力凝出了一枚符印,弹指射至黑影身前,道:“只须心中想象此法,将之传于此符印中便可。”

    束缚黑影的线网稍稍一松,黑影的手终于可以好好活动,便接过符印,也没多想就按王越的意思做了。

    王越拿回符印,灵觉渗透其中,便轻易将种种法门入了心。

    这黑影所持法门有二。

    其中根本法门乃是愿力法、也可称为功德法,说白了就是一部能转化愿力的法门,借实现人之愿望,由此收集人心之力,转化出一种类似神力的力量。

    此力量无太多认知限制,或者说认知限制反着于自身,就如黑影就只以此力辅助加速自身修行,如储备大量,关键时刻也可转化为力量爆发一二,又或以之对抗其他人心之力。

    细说起来,这部法门昔日王越也接触过,只是和神力一样,在末法之世,此法受制于整个世界人心环境几乎无甚大用,顶多用来解决精神、意识以及心理上的问题,各教派所谓功德啊什么都成了笑话。

    另一部法门就是黑影此时的炼形法门,最基础部分是修炼开发武士之力,在此基础上转化暗影之气、继而神气合一修成暗影法力,高深处便是以暗影法力转换、炼化形体,最终成就是无间影王身。

    从修行最终成就来看,神通威能普通,只胜在一个诡秘,另外就是身体形态彻底转变后,一旦展开真身,短时间内就是阴影元素之躯,也就是所谓无间影王身,此身能借阴影汇集力量、恢复身体,比较耐扛、耐打,但于生命本质…大损,恐怕习此法大成者连一百岁都活不过。

    总的说来,至少以王越的目光来看,此法乃是一般、普通,不过对此世之人却是极具价值。

    修习此法者,不但可获取强大诡秘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能借此身踏破神人之极限,在此之上,凭远超常人的身体根基支撑意志精神完成一次凝炼升华,到此就达到能铸就神位的水平线。

    观此修行之法,王越微微点头,此法前部分,交由隐秘战线者修习却是再好不过,随之抬手一挥,密布整个帐内的线网就作散去。

    黑影深深看了王越一眼,长叹了一声,身化阴影,借助帐内阴影,接连几个影跃,头也不回的离开reads;。

    王越收回目光,凝在地面上一滩铜粉上,稍后便将此事搁置,开始处理各类事务。

    起先是早在申南就决定的,风海等暗卫的正式建制。

    这也是急需做的事。

    不仅仅是淮上与蔡国的正面碰撞即将开始有此需要,还有个大原因是其力量已经越来越强。

    风海麾下的暗卫最初为离淮上前收编自蔡国淮上技击营的力量,那时候还很薄弱,等到入了汲地,为了壮大暗卫,汲地一些投诚的武士也被王越安置了进去,紧接着是近段时间入申,吞下了汲地兵车。

    汲邑大夫的黑衣卫随之并入,更吸纳了汲地兵车少数部分投诚武士。

    到如今,暗卫光论及武士就足足高达一百三十二位了。

    此等力量,集中起来颠覆一个寻常大夫领都不成问题,可以说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规化约束之时,不然一不小心可得伤到自己了。

    对此王越仔细考量,决定将此暗卫机构命名为蛇余国国家安全局,内部组织机构划分三个部门。

    由风海负责外事部,具体事务包括对外的情报收集、刺杀、破坏、谣言、颠覆、策反等。

    国事部暂抽调蛇纹武士中蛇大负责,原黑衣卫黑潮为他副手,具体事务为清理汲地内部外国特务机构、暗中搜集国内各类信息、对异心者镇反、以及各类保密工作等诸如此类。

    最重要的是监察部,主监察外事、国事两部,此部赵午兼任,东门廷为副手实际主管。

    框架设置好,王越又编制了三个部门的各类条例、规章制度、人员等级、薪俸等,准备近日就为试行。

    暂时拟定此事,接下来是完成汲地未来军事规划,以及淮上联军对蔡大战略下的细部。

    这一日就在处理事务中过去,第二天王越将汲地军事规划交由赵午后便随大军起行。

    太阴历八月十八,淮上援申大军到达汲里。

    此时离蔡国破象都已经有一段时日,蔡国之兵车已陆续到达汲地周边,虽诸般调整还在继续,但已有小股部队不时自汲里各方向进入,与驻守于此的淮上精锐联军每日冲突不断。

    这正是暴雨还未来,狂风先已至。

    战云密布之下,整个淮上军驻守此地的六万精锐都是心头沉郁。

    毕竟北面的大军是数百年压在淮上人头上的蔡国人啊。

    不过这一切等到王越援申大军到达,就扭转过来。

    援申四个万人队战果辉煌,几乎无损就破了汲氏、渚氏近八百乘兵车,连下了两城,更是正面以一敌三击溃、俘虏了诸氏军兵车三百乘,将渚氏、汲氏兵车肆虐申南的战利品尽得。

    这些战利品他们哪怕只分得一小部分,但对普通武卒而言,都是发了笔不小的财。

    仅此一项,随入申援军一经到达彻底传遍整个汲里各军,便叫无数武卒羡慕嫉妒恨,只恨不得当日随王越入申的是自己。

    而辉煌之战果,更使许多武士、武卒对自己所练战阵,以及王越的指挥产生了近乎盲目的信心。

    淮上联军因此士气大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