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章 邀请
    “拜见大将军!”“拜见大将军。”

    王越召集申南大夫和国师统帅公良术一会的地点就是军中大帐,才入帐中,他便迎来了一波热情的迎候,一番见礼之后,他坐上主位,看向左右公良术和申南大夫们。

    说实在的,这次商议并非什么隆重的正式会议,主要原因还是申国和淮上五国都是陈盟成员国,哪怕双方实力有所差异,但地位上是平等,不存在上下关系,也就是说,除非淮上五国想取代陈国在这联盟中为盟主,不然是不能发起会盟的,顶多也就是这样大家聚起来一会,再由于由于王越急于赶回汲地,等不到申国国君参加,会议就更不那么正式了。

    略微打量,他的目光落在申国国师统帅公良术身旁的一位四十余岁、一位看似老农的中年人身上。

    这人身上气息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与昔日子玉、子敬两人虽有差别,却十分相类,不过却强盛的多,应当是农家学派的重要人物。

    “大将军,这位是我申国农家学派的善翼长老,此会诸般可由他传达至我申国国君处。”见王越稍稍注目,公良术为王越j介绍道。

    那就是如淮伯祭司一等人了,但却须得长老一等强者才有此能,王越点了点头,先对帐中诸人拱手一礼道:“公良将军、各位大夫,这几日诸位与我淮上贵族商讨诸般交接事宜,我为淮上联军之统帅,却须避嫌,所以直至今日方与各位一会,在此先向诸位道歉,失礼之处,还请各位包含一二。”

    公良术笑道:“大将军行事真是坦荡,高德也是令人敬服,之前本将来时竟连将军一面都不能见,心中还觉颇有不快,如今方知个中原因,却是我公良术小人之心了。”

    众大夫也齐声应是,又言王越统帅三十万联军,诸般事物也是繁忙,能百忙一见已是荣幸云云。

    经此一番,气氛便活跃起来。

    等到稍稍平息,王越略微斟酌,就说正事,道:“近日里蔡国攻破象都,近四千乘兵车汹汹,势压申国及淮上,今日本将军将各位召集起来一会,主要是就此事与各位一议,将来作战也好配合reads;。”

    “原本还望公良将军将诸事转达贵国国君,如今既有善翼长老在此便是更好。”

    “公良将军,关乎此等局势,贵国国君和将军可有何看法?”

    公良术想了想,道:“蔡国不过是汲地兵车和国师一部入我申国,我申国就已近破国,我申国国师和申南诸大夫之军皆是损失惨重,亏得大将军大军入申,接连破了汲地、渚氏之兵车,方得局势抵定。”

    “我申国本就弱小,难当蔡国之师,此时更是不能,所以国君交代,此次对蔡之战,当以淮上大将军为首,若有可能,更希望大将军能将此破渚之精锐之师驻留于我申国之内,如此我申国方有些信心。”

    “至于贵国之师的粮草、军饷,我申国愿一力承担,军饷更愿双倍以酬。”

    王越稍稍一思说:“蔡国攻我陈盟之国,我陈盟诸国皆有救援之义,贵国除却向我淮上求援外,其他陈盟国诸如曹国、邺国、许国可曾派使者过去,各国可有回复?”

    公良术苦笑道:“各国我申国皆是有派出使者,但此三国皆靠近陈国,又各自与陈国诸卿为亲,所以也被一同卷入了陈国内乱中,如何能抽得出身来管我申国事?”

    他叹了口气:“也唯淮上高义,又有公子亲自率军来援,否则此番我申国必定覆灭啊。”

    “那将军可知如今陈国之内乱局势到底如何,短时间可否平息呢?”

    公良术摇头道:“听说此次陈国内乱,昭襄子生前就有所布置,所以内乱一起,太尹和逢氏两家之军就为另外四家合力围攻大败,但其主力却全身而退,退守两家各自领地。”

    “而陈国各卿之战,输了历来就是灭族,数百年来无数大家族由此覆灭,所以太尹和逢氏军不存在投降,大将军,此两家兵车主力尚存,又凭其领地死守之下…”

    公良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话中之意不言而明,也就是说此战是绝不能指望陈国以及曹、邺、许三国。

    王越点了点头,略微斟酌,道:“公良将军,此次我淮上之军兵发汲地,我手中此四万、包括此刻留守汲地六万精锐,实乃是决战蔡国之主力。”

    “若无此哪怕如本将,对蔡国也无必胜把握,而此战若是不能胜,则非但你申国,我淮上五国皆再无当蔡国之力,所以恐怕不能应贵国之请留在申国。”

    “大将军。”公良术与申南大夫们齐呼。

    王越摆了摆手,道:“各位且听本将军说完。”

    顿了顿,等诸人心情稍平,王越继续道:“此次对蔡之战,有我淮上五国三千乘之军驻留汲地,兵压象国、蔡东南和蔡中之地,于北面随国又牵制了蔡国北方军力,加之象都虽破,其国内还有诸多残存力量,所以蔡国能向申国动用的兵力是极为有限,各位实无须太过担忧。”

    他笑了笑:“而蔡国若真敢大军压进申国,我必由汲地北出象国断其后路,到那时其兵车就是昨日之汲氏、渚氏,我们可旦夕而破之,这反倒是好事。”

    公良术点了点头,问:“那大将军认为我申国之军当如何行事呢?”

    王越道:“申国之军既不能自曹、许邺诸国获得援助,那就不须做更多了。”

    “此等情况,我建议贵国可倾国于象国西面的申中及申北要害大城驻军,以城池行固守,并想办法与象国残军取得联系,进行支持,只须做好这一点,往后只须等待我淮上军与蔡国决战结果就可reads;。”

    公良术家族世代为申国国君领兵,自然也是懂兵事,他仔细想王越此局,却是以申中申北边境诸城与淮上军驻守之汲地为犄角之势。

    蔡国若敢全军攻入申国,淮上军可北上直击其后。

    不全力,只是分兵,未必能攻得下申国固守之城池且不言,又会造成与淮上军决战主力实力不足,所以此局中蔡国未解决淮上兵车之前,申国是无太多忧虑的。

    至于支持象国残军,这就是在给蔡国添乱。

    蔡国若其不管,残军在自己国内自还可动员兵力壮大,都到快到灭国的份上了,谁还管其他呢?只管将国内的青壮全拉出来,说不得仅数月的功夫,又是一只大军。

    不想见此局面出现,则势必要管,蔡国就得分出数倍的军力来应对,这就给淮上军减轻了压力。

    总的来说,此战主力尽是由淮上军担纲,申国实在不需要做太多,想着如此,公良术暗自点头,他之前言此战以淮上为首,心底还是有所顾虑的,现在却是尽去。

    一番思量,公良术又一旁与善翼长老商议一番,将事情借其呈于国君处,待再无疑问,此事便这般定下,稍后王越又请来数位淮伯祭司,派往申中,以便加强双方信息之沟通。

    这场短会也就此结束,诸人也各自离去。

    “善翼长老且请留步。”正出帐外,农家善翼长老忽被王越叫住,面带疑惑的转过身。

    王越朝他拱手道:“昔日我在申南时,曾与贵派子玉、子敬二人为友,却不知数月未见,他们可还好?”

    善翼长老听着顿觉亲近许多,脸上更有一丝喜意。

    天下学派皆求发展,他们农家也不例外。

    知道自家学派后学子弟竟与王越这等大人物交好,他能不高兴?便笑道:“多谢大将军记挂,子玉与子敬如今皆随我派主鲁子左右,是以此次未能与我同来,不然大将军就可与他们相见了。”

    “那真是可惜了。”王越遗憾道:“当日于尹地,我虽与子玉、子敬同行时间不长,却受惠良多啊。”

    “尹地?”善翼长老惊讶道:“难道大将军竟是子敬于尹地遇到的那位才学超卓的武士?大将军诸般学识言论,我家鲁子都是赞不绝口呢。”

    王越笑道:“些许愚言荒论,哪当的起鲁子之赞,倒是鲁子之学识,只由子敬可窥得边角,当真是深不可测,昔日我就想拜会,可惜当时有要事缠身,未能成行,至于如今,就更是脱不开身了。”

    想了想,道:“此次淮上与蔡国决战后,我蛇余家于汲地重复蛇余国,当请鲁子携农家子弟观礼,到时候正可借此与之坐而论道,不知长老可否为我转达此邀请。”

    善翼长老大喜,却问:“听大将军之言,似乎对此战颇有信心?”

    王越直接自身上拿出一张名帖,交由善翼长老手中:“若无此信心,岂敢妄言复国事?”

    善翼长老双手接过名帖,拱手道:“此事我必不负将军所托。”

    两人又寒暄几句,善翼长老满身欣喜的离去,片刻后就有淮上武卒、民夫一同过来收拾此军帐,很快将一番事物打包装车,再看营外,处处皆是此等忙碌景象。

    不久后兵车、辎重、武士、武卒有条不紊的整队汇集,大军徐徐离开渚地向东面尹地起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