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下午的时候,渚地的上空过来了一片乌云,一阵秋雨随之落下,给这暑气未退的大地带来一丝凉意。

    渚邑城外,一队数量高达百乘的兵车自南方徐徐过来。

    “又有谁到了?”许多大夫在城外的营寨里眺望,这几日申南大夫联军、申国南下国师一部或个别大夫单独的兵车陆续来到,当然不能所有人都进城,只能在城外扎起了密集的营寨。

    就是淮上军除却少部分人在城内维持秩序,都在城外安下了个巨大营盘,一边驻守也看押着数万俘虏。

    “原来是尹阴大夫。”

    “尹阴大夫,他还有百乘兵车啊。”这位大夫声音中有些羡慕。

    羡慕什么,当然羡慕尹阴大夫的好运了reads;。

    这次申南之乱,最倒霉的是靠近蔡国汲地以及渚地北面渚邑几位大夫,领地直接被攻破了,还有被迫投降附逆的,其次是渚地西面和西北面接近申中的诸大夫,这群人去救援申国国师被打了个埋伏,损失颇惨重。

    哪像尹阴大夫,身处渚地南方,并非渚氏、汲氏主攻方向,对渚地、尹地的攻势,也是以在南面压制威慑为主,结果几乎就没任何损失,在现在竟还能拿出完整的百乘兵车。

    除此之外,更令人羡慕的是,据说这位大夫在蛇余公子未发迹前,赠送了蛇余公子一乘兵车,更让自己儿子拜了蛇余公子为老师啊,对此尹大夫可就悔死了。

    当初王越可是在他领地上路过呢,竟却无缘结识。

    现在可好,人家身份地位与当日已截然不同,想好好结交都是难了,看看他们都到达渚邑长的都快两日,现在连蛇余公子的面都还未见着。

    换成个什么其他人,让他们受此待遇,他们决计是受不了。

    但现在蛇余公子身为淮上五国三十万联军统帅,又是亲自来带兵来援申,接连破了汲地和渚氏两路近八百乘兵车,这样的大人物,就是受不了也得受得了,甚至还得给人家找理由。

    想来也是,人家统帅三十万联军,联军内每天多少事情需要处理?能安排人来迎接安顿已是不错。

    “尹阴大夫。”“尹阴大夫。”兵车才至城外,一大群申南各地大夫就涌到了队伍前。

    “尹大夫,西关大夫?你们这是?”

    尹阴大夫下得马车,顿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他领地处于申国最难边鄙处,实力于国内也仅是中等,领地也不繁华,在国内向来可是被鄙视的边鄙之人,何曾被人这般热情对待过?

    他看了看旁侧不远,认出了正在安营的似乎是申国国师,统帅此军的是国君的上卿将军公良术,换成平日里,此刻他似乎才是那个被众大夫环绕者吧。

    随即,他便想起了此次淮上联军的统帅蛇余公子王越。

    当初他就知王越必成大器,可是无论如何都是想不到,这才多长时间,今日之王越已经须他仰望了,周围这些热情的大夫,如果不是知道他和王越的这层关系,会对他这般吗?

    正想着,远处一位淮上武士过来,道:“大人可是尹阴大夫,我家大将军已经等候大人多时了。”

    淮上武士一言,就惊起周围申国大夫无比艳羡。

    他们来了两日都没见着王越,而尹阴大夫一来,王越就派人来迎,这重视就显出来了。

    当尹阴大夫随武士往淮上军营一行时,王越就在不远处的淮上军帅帐里,坐在几案前闭目养神,旁侧是武士风海,小心翼翼、无比恭谨的跪坐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弄出点声音惊动了王越。

    “大将军,申南各位大夫还有统帅申国国师南下一部将军的公良术都已经到了,都在等着大将军您的会见。”帐幕被拉开,随王越的淮伯祭司进到帐内。

    王越睁开眼,道:“不是吩咐过了么,本将军只负责联军军略一部分。”

    “申国诸类交接事宜,皆由贵主、各国国君大夫们一齐协商着办,拿出个意见由贵主之祭司转达与申国人谈,等这些事处置好了,我再与他们一会,一同商议应对蔡国之兵锋。”

    “诺!”淮伯祭司只负责传话,无任何其他权利,与王越又不亲近,建议都没法提,得了吩咐便躬身退去,将王越的话传回淮上,将此事交由淮上贵族们处置reads;。

    淮伯祭司退开后,王越看向风海,道:“本公子身为淮上联军统帅,对三十万联军有着全权,刚才诸事也在范围内,你可知我为何将此权仍然交回淮上贵族?”

    “公子此举必有深意,小人不知。”风海拱手道。

    王越冷笑道:“申国诸事已了,不日本公子将回返汲地,你将来的行动目标就是蔡国,所以此事你还是有必要知道的,否则你哪怕再有能力,此生的成就也是有限。”

    “风海悉听公子教诲。”风海诚惶诚恐道,他才入王越麾下并不久,可对王越厉害却是深深领教。

    见他如此,王越颔首道:“本公子这淮上联军统帅,固然是我花费了许多手段,纵横淮上争取来的,有我一番付出和努力在内,但说到根底上,是得淮上贵族支持才得来。”

    “淮上贵族们相信我,我才能担当此职。”

    “所以本公子须对得住他们的信任,更须维护这份信任与支持,让他们放心,这样这个大将军位置才能坐的稳当,并可借此之力达成自己的报负。”

    “否则一旦失去此信任,他们不放心了,本公子哪怕再有能力,也得自大将军位置上退下来。”

    “你看我淮上联军诸般权力,除却统军作战一部分,我可有恋栈半分?”

    王越摇头道:“除却大略,皆是交由淮上贵族们自己去完成,诸般事情也皆向他们传达,叫他们可见,此次入申诸般战利何等之大,我更是分文不取。”

    “风海,本公子此等身份地位,都是如此行事,你可明白?”

    “风海明白。”王越说的如此直白,武士风海也是个大大的聪明人,联想自己,如何不清楚,将淮上贵族换成王越,将王越换成他自己就是了,当下俯首肯定应是。

    王越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风海是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

    此次回汲地后,关乎暗卫就要成为正式编制,诸般规矩制约之下,哪怕他不明白也翻不了天。

    当然明白更好,风海在暗事上的能力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稍后,结束了此番赏罚敲打,王越便打发风海离去,又想了想刚才叫淮伯祭司传回淮上的话。

    他在此事上的放手,原因可不尽是对风海那番话,内里也未尝无其他考量。

    因为申国交接事宜,涉及许多利益。

    就如淮上军来援申国一事,虽是出自盟友之义,却非无偿,天下间也无无偿的说法,毕竟大军行动、战士死伤都有人力物力之大消耗,当然需要申国拿出点东西来,至于拿多拿少…

    拿少了淮上贵族们不满,拿多了申国也觉不快,人家已经损失惨重了不是,还要在他们身上割肉…再说淮上军此次实在损失不大,入申后缴获极多,大半个申南的财富都自汲氏和渚氏手中缴获了不是。

    总之,仅此一事,他若是插手,怎么来都是要得罪人。

    其他更不消说了,都是一大揽子麻烦事,索性自己退开一旁,将事情都交给淮上贵族们借淮伯祭司和申国人去扯皮,这样无论结果如何,双方都怪不到他头上。

    最终结果么…当然少不了那份。

    “大将军,尹阴大夫在帐外候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