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谋国
    “呼!呼呼!呼!”象都的宫城,一间宽广的宫室内,黄沙舞动,映在一片巨大的鲁缟上,在后方的象鼻青铜宫灯灯光照耀下,呈现出一副犹如动画般的沙画,显现的是昔日王越以无当军破暨南军的场面。

    “吴先生,如何?”尚文对旁侧的年轻人道,年轻人正是吴凤岐。

    自从吴凤岐花了三天破了象都后,尚文就将他纳入了自己的核心心腹之列,和蔡国国君、婴子等人一边用着吴氏一家暗地里还提防不同,身为神祗他给予了吴凤岐以全部的信任。

    拥有领主神位,他可以透过领域大致感知已为他麾下吴凤岐对他的大致观感(忠诚度),不虞吴凤岐起丝毫异心,再说天下事,无非是名和利,他能够给予吴凤岐想要的一切,名声、权力、地位甚至连神位都给了,吴凤岐还有什么理由背叛他呢?

    看完影像,吴凤岐皱起了眉头,道:“大人,无当军的这种战法要应付不难,战时只须制作些简单的盾车在阵前,我们军阵在盾车后,徐徐推着盾车,在盾车掩护下接阵,就可不惧他长矛齐射。”

    “没了长矛齐射的杀伤力,他们一样须得靠近身搏杀,这样一来,此战阵本身就没那么可怕了。”

    “那吴先生还担心什么呢?”尚文点了点头,疑惑着问。

    吴凤岐想了想,道:“他们的战阵太过齐整和灵活,即便没了长矛的杀伤力,仅靠这严整和灵活的阵列,天下就少有军队可与他们正面较量得胜。”

    尚文默然,道:“那我们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军队吗?”

    吴凤岐道:“无当军阵看似简单的阵列变幻,内里却有着无数学问,这样的军队我们不是不可以拥有,但却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摸索其训练方式,起码在短时间内不可能。”

    顿了顿,他稍稍思考,又道:“不过若能想办法捉拿数位明白此阵的武士,将部分方法拷问出来,则时间又可缩短许多,只是恐怕还是赶不上此次与淮上军之战。”

    “赶不上与淮上军之战,就应付不了蛇余公子的无当军阵,那我们岂不是有败无胜?”

    对此,吴凤岐沉思许久,终道:“我刚才仔细思考了番,在武卒上我们对蛇余公子的战阵短时间内没有应付的可能,但却可以在武士身上想办法?”

    “哦?”尚文疑惑道:“但是无当军阵的标枪齐射,似乎对上位武士都有威胁?”

    吴凤岐笑了起来,道:“若我们为武士们批上三重铜甲呢?”

    “不错,若武士身穿三重铜甲,就可以甲衣抵御标枪。”尚文点头道。

    吴凤岐笑着说:“我们还可以将铜甲武士组织起来,单独以百位武士为一队,组个三五队重点对其战阵进行突击,无当军阵攻虽强,但阵列太薄,防守未免不足,铜甲武士队当能轻易将它们突破然后击溃。”

    尚文眼前一亮,赞叹道:“妙,蛇余公子所谓无当军阵必为此法所破,有吴先生为我主理兵事,看来于兵事一项,本大人已经可以无忧了。”

    “只是可惜,若是于政事谋略上,吴先生也这般有才那便更好了。”

    吴凤岐笑道:“大人,我虽不深明政事,但有一友人,于政事上身怀大才,若大人也愿如接纳我吴凤岐这般接纳重用于他,对付蔡王和婴子就容易许多,于谋国一事上必定能为大人带来绝大助益。”

    “吴先生竟还有此等大才友人?”尚文问。

    “若其无此等大才,我吴凤岐岂会与之为友?”

    “换成其他人这般说,本大人必定不信。”尚文道:“既是吴先生推荐,那我便给他个机会吧。”

    “多谢大人信任。”吴凤岐拱手道:“此人听闻我得大人重用后,便寻到了我,请求代为引荐,今日我来与大人既然是讨论兵事,也是为他为引,如今正在宫外侯见。”

    尚文点了点头,借助祭司将命令传达至宫城外,稍后一位四十多岁、相貌隐隐与申到有相似处的中年人在武士的引领下入的殿内。

    “申不坏拜见大人。”

    “申不坏?”尚文听着此名有些疑惑。

    “你是申国公室子,如今我蔡国正在攻申,你还愿为本大人效力?”

    申不坏道:“大人,我是法家学派门人,一身所学乃是平天下之学。”

    “申国太小、根基薄弱,不足我才能发挥,去往陈国却苦无名声,去往荆国,但其国虽大却势力太多,有国中国之的乱象,非是法家善地,唯大人此处既是唯才是举,又有可一展抱负之根基。”

    “今日申不坏此来,愿效吴先生破象都,为大人献上谋国之良策以为取信。”

    “谋国之策?”尚文看了看吴凤岐,道:“说来听听看,若是能如吴先生一般,我尚文必当重用,今日可以先生为家宰,将来若是能够谋国,当请先生为国相。”

    申不坏不卑不亢,脸上不见大喜,依旧平平如常,只对尚文行一大礼,徐徐说道:“申不坏此行自蔡国汲地而来,见得蛇余公子大军入汲后,其为收得汲地民心,先是焚烧黎庶债务,又将汲地原本武士、文士之地以每人五亩分与了一众国野诸人。”

    “此举之下,汲地之国野尽弃昔日之旧主汲邑大夫,欣然投入蛇余公子麾下,又因汲地兵车组成多为黎庶出身之武卒,还导致了汲地入申兵车之溃散。”

    尚文听着立刻皱起了眉,却听申不坏继续道:“蛇余公子之法,给了我一启示,那便是人心是可收买的,所以大人于国内,却也可想办法收买多数国野之人,得其人心,又可对比抹黑国君及其领大夫、武士人等。”

    “往后只待时机成熟,就可行翻天覆地之变化家为国。”

    尚文点头道:“申先生以为当如何收买人心呢?”

    申不坏道:“借债。”

    “借债?”尚文摇头道:“此法不好,高息借债实乃盘剥国人野人之恶法,如何能收买人心?”

    “高息借债是恶法,但低息乃至无息借债呢?”申不坏笑了笑:“天下事皆怕比较,武士、文士庄园主之高息借债,乃是为盘剥国人、野人,最终叫无法还上者比之奴隶还不如,为他干活一辈子到死。”

    “如今整个蔡国国夜,除却少数家底殷实者,几乎无人身上不有债务,此等情况下,大人全国范围内低息、无息借债一出,则立刻显出不同,他们是穷凶极恶之盘剥,而大人却是爱民。”

    “得大人之借债,许多已近奴者可重新得到野人身份。”

    “许多野人也可免为沦落,如此之下他们岂不对大人感恩戴德?”

    尚文道:“此法好是好,但行之花费却未免巨大,而且债务既是借出,将来也是要其还的,人心善变,他们得本大人好处时,固然会感激,但叫其还债时,此感激还有几分呢?”

    申不坏摇了摇头,道:“大人,我认为若能谋国,花费再大也是值得。”

    “大人想想看,蛇余公子得了汲地之民心,是何等状况?则将来大人也是一样,哪怕全国国君、大夫起来反对,若无民众支持,就靠他们和麾下武士,能对抗大人之大军吗?”

    说着便是一声冷笑:“他们不反对还好,若是反对,胆敢站于大人之对立之面,战胜之后,则其领地皆归大人国有,到那时整个蔡国皆是大人一家的。”

    “至于黎庶还债,大人可准许其延期,还债时更可采取借十成之大斗,收还七成之小斗之法,我们虽损失三斗,却可叫黎庶更觉大人之仁慈爱民啊。”

    尚文连连点头,心中感叹当今人越发厉害之余,更觉无比庆幸,短短时日他就得了两名大才啊,同时心里也是越发明白,将来之世,神祗自身力量和神位都不可为依仗,像这样的人才才是根本。

    有此明悟,尚文长吸了一口气,躬身拱手一番大礼,对申不坏道:“先生真乃国士也,我尚文何等有幸,能得吴先生和申先生之助?”

    申不坏见此大惊,在来时他还有些顾虑,毕竟法家为神祗忌讳,他也是见了吴凤岐,知此忌讳已是不在,方敢前来以谋国之略自荐,但实未想到能得尚文一位神祗这等礼敬。

    虽然尚文是因他之才才如此,天下恐怕没几位国君大人能做到,如此于尚文麾下,既能展自身之大才,又能得如此尊重礼遇,似乎还能得到传说中的神位,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当下俯身跪地的拜,行了参拜主公之大礼。

    尚文连连扶起,又满怀期待对申不坏道:“申先生才学如此,由此可知法家学派能人必定也是不少,不知先生可还能推荐几位,我尚文必当重用,这样先生手下也可多几位有力臂助。”

    申不坏却是摇头:“可惜我与大人相见太晚,就在月前,我派派主李子得陈国卫氏之请,为卫氏领地全面主持变法事宜,如今除却少数游学在外者,又或于一国主法事者,其他人皆随举派迁往陈国去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尚文遗憾道,心底却将卫氏的老朋友天主骂了个狗血淋头,此辈过去就压他一头,如今又是处处占了先机,率先铸就领主神位也就算了,在抢夺天下人才一项上又得头筹。

    他地主得了法家一位申不坏,人家却是将整个法家学派都扒拉去了。

    但有一点,他在蔡国一家独大,未来更当谋一国之强,此点天主靠着卫氏是绝不可能比得上,又想着法家、兵家皆有大能大才,天下其他能立身之学派或许也是不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