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三章 杀手
    两军军阵接近一百步,渚氏军阵中射出了一阵稀稀拉拉的箭雨,之所以稀稀拉拉,是因为渚氏军中射手实在不多。&

    这固然有弓难制、射手难培养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射箭实在是太耗钱,每一根箭支箭杆、飞羽就算了,箭头可都是价值昂贵的金属制品,一般的大夫领根本烧不起。

    像诸氏军中能有两千射手,每位射手身上都配了二十只箭,这已经是奢侈,换成平时战事,哪怕箭矢可以收回部分,渚邑大夫都是舍不得用,但今天却是顾不得了。

    他只求率先的远程攻势,能在双方阵列接触前,能够将对方阵列射溃,实在不行哪怕打乱阵型都可。

    只是渚邑大夫的想法很快就作落空。

    淮上军精锐联军手上都持着足以遮挡大半个身体的大盾,这种的大盾并不仅仅是在古代罗马出现,也在战国时代弓弩盛行的年头被各国广为采用。

    所谓樯橹灰飞烟灭,樯指的是更大更厚须两个人抬的巨盾,橹就是这种单手可持的大盾,都是被用来应对对方大规模射手、弩手,淮上军人人持大盾,岂会惧怕这种稀稀拉拉的箭雨。

    “举盾避箭。”

    箭雨当前,淮上军百人长齐喝,各部武卒行进时,身体微蹲,齐齐提起大盾,向上稍稍斜举,将上半身尽护持在内,空气中接连就是一阵当当当当如雨打之急音。‘

    声音过后,除却少数淮上武卒运气不好,被箭伤及大盾未能阻挡的区域受了轻伤,大部分箭矢都只钉在大盾上,没对盾后武卒造成任何杀伤。

    见此攻击无效,渚邑大夫面上笼上了一层阴影,但身上火焰蒸腾的却越是厉害,远远看过去他就好像火焰神临凡,麾下武士、武卒可能靠不住,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随着战阵临近,他默默计算着距离,只待一接阵,他就要将聚集起来的火焰热力一剑劈出。

    这样的力量,许久前他就尝试过,蓄力之后,全力出手,这一剑足以挥出一道长达十丈的火龙,火龙过处不管武士、武卒,不论他们身上装备如何,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瞬间被烧成灰烬,此剑,催破淮上军阵绰绰有余。

    双方接近四十步,淮上军中武士们一声声接连的呼喝,如山压进的军阵说停就停,各百人长在停下来的同时朝前二十步处投射出了一根短矛,大力插在地上。

    受此一击威吓,渚氏军前军冲势顿时一止,却又被后方不知道情况向前冲的人推着继续向前,接连就是种种混乱,直到看到只是一根短矛射在身前十几步处,并未造成任何杀伤,前军武士、武卒才敢继续前进,军流稍稍畅通,混乱稍稍平息。

    但他们显然不明白,淮上军百人长的这一击名为射阵,其目的既是为一阻敌阵冲势,同样也是给各自百人队中武卒们标定攻击距离,只等敌阵一越过短矛,淮上军的标枪攻势就会开始。

    这时,车道第一列战车,渚邑大夫已经高举起了剑,火焰在他上方渐凝成了形状。

    高度凝练的火焰是一只九头怪蛇的模样,这是渚氏超阶武士秘剑中的“相柳之剑”。

    按照原本他是想斩出一条十丈的火龙,但淮上军阵列只有那么薄,这样剑法威能会有所浪费,便改成了“相柳剑”,却是要以自己为中心,朝前方一剑九出,将五丈扇面之敌尽焚。

    三十步、二十五步,驾驭着相柳,渚邑大夫计算着距离,战车的速度也在御手下越来越快。

    二十步,正面迎战渚氏兵车的淮上军猛的齐喝三声“万胜。”

    随着第一声万胜声起,齐齐五百支标枪朝前二十步破空袭杀,第二声万胜,又是五百支,第三声淮上军第一列左右疏散,第二列的五百支标枪又起。

    淮上军中武士、武卒惨嚎与第二声万胜同时响起,但淮上军声音过于齐整,以至于竟被彻底压下。

    渚邑大夫心中一寒,再顾不得剑法威能是否可完全发挥,掌中剑力一运相柳之剑就要朝前方大力劈出,但就在这一瞬间,远处王越抬手朝他一指。

    “轰”的一声,他只觉脑袋好像都要被炸开,祖灵加持而来的意志竟在瞬间被王越引过来的淮上军心战意击溃,而没了祖灵意志加持协助,渚邑大夫根本运转驾驭不了超阶武士的力量。

    “不好。”渚邑大夫感受到剑法汇集的力量,在失去了祖灵加持协助运转后已经失控,如此庞大的火焰力量失控会怎样?他想都没想,抛了手中剑,脚下炸开一团火光,身体弃了战车向侧面横冲了十丈。

    空气爆出一声巨大的雷鸣,声音压过了淮上军的第三声万胜余音和渚氏军的惨叫。

    渚邑大夫先前所在战车刹那间已经被火焰和冲击波吞没。

    “杀!”这是淮上军阵列之间,一位上位武士低沉的声音,随即二十位武士随他自其中涌了出来,这是王越军中专门为应对上位武士及超阶武士而组建的武士杀手队。

    当今天下各队,哪怕是陈国,武士都是破阵的主力,唯王越之军不靠武士破阵,有武卒就够了,军中所有武士除却百人长外,其余人等皆被他以每两个千人队一组,编制成了这样一只只武士队伍。

    于战时,此杀手队隐藏在军阵第一道阵列线第四列之后。

    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横向调动到任何一个阵列后,自阵列与阵列之间的空隙冲出来,对敌军上位武士和超阶武士进行围攻狙杀,又或在阵战的关键时刻用来改变战局。

    现在渚邑大夫面临的就是一只这样的杀手队,因为他之前装逼过头,火焰神形象实在太过拉风,王越直接给他送来了最强一只队伍,队首为上位武士,其余二十位武士皆是中位武士。

    他们的武器除了掌中剑刃,就是一捆数量高达二十只的短矛。

    青铜短剑通常不用,仅作为最后护身手段,所有人都靠短矛在三五十步乃至百步开外远程杀敌。

    这却是为了避免与上位武士、超阶武士近身缠斗,叫其更高明的剑术无有发挥余地,同样也减少这类武士诸般远程剑技杀伤力,给杀手队武士一个能躲避的时间。

    事实上杀手队短矛攻势一旦展开,不管对方是上位武士还是超阶武士,除却少数特殊案例,通常是没有还手余力的,躲避和格挡都还来不及呢。

    现在渚邑大夫已经体会到了这一点。

    一柄音速投矛和二十柄稍弱些的短矛,正如狂风暴雨朝他射过来呢,而这却仅仅只是个开始,杀手队武士在射出第一根短矛后,第二根短矛、第三根短矛也在陆续出手。

    昔日东门廷的飞剑术可以在瞬间射出七道威力堪比炮弹的小飞剑,杀手队的武士们没有他那等速度和力量,但人数却弥补了一切,只在一个呼吸时间内,就有近九十根短矛被他们投出。

    “噗!噗!噗!噗!”渚邑大夫在这种连超阶武士都针对在内的饱和投矛倾泻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下来,勉强格挡躲避了七八根矛,接下来就被后续短矛射成了蜂窝煤。

    身体在短矛携带的力量冲势下直直飞回了渚氏军中战阵里,带倒了大片武卒。

    渚邑大夫身周的武士、武卒们呆住了。

    渚邑大夫就这样死了?渚邑大夫死了,他们还为谁打仗呢?

    渚邑大夫死了,谁给他们领地,谁给他们钱粮呢?

    “大人卒了。”一位武士哭丧着脸,语无伦次的说着。

    “大人战殁了。”

    无形的波动如同病毒般向渚氏全军扩散,原本就在淮上军攻势下苦挨的渚氏军再也绷不住,小规模溃退顿化为彻底的溃败,再无任何人能阻挡,哪怕身处其中个别武士还有战心也是无用。

    “传令,降者不杀。”王越对淮伯祭司淡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