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一章 出路
    凡事就怕比较,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渚氏远超淮上军数量的人马开始列阵,在一开始还是很有些威慑力的,毕竟人多嘛,但很快他们就原形毕露,因为整个场面实在是太混乱了。

    以至于很多淮上军武卒都可以当笑话来看,每一位武卒都可以指出他们无数问题。

    其实他们原来和渚氏的人马没啥区别,甚至渚氏一部分精锐比他们昔日还强,但这都是过去的事。

    经过王越一番整训后,他们已经脱胎换骨了,他们学会了更有效的阵战,甚至学会了如何多人配合对付武士,只是不甚熟练,行军和体能训练,加上相对原本更好的饮食,他们的体能也得到了极大增强。

    现在他们唯独缺少一场像样的仗,来让他们确定自己有多强,建立起对自己和战阵强烈的自信,所以有了今天这场仗,但现在仗还未开打,敌军的种种无能,已经衬托出他们的强大,自信心已经开始出来。

    这时候他们已经不全是盲目的信任主帅的领兵统军之能,而是开始相信自己了,没什么说的,自己就是比对面的傻逼强。

    淮上军万人队武士、武卒的士气和信心变化,王越第一时间就已经察觉,身为一位军神,自身神力与麾下军力人心变化息息相关,这个即将迎战渚氏兵车的万人队的变化,已经造成他神力有所提升。

    荒野上另一端,渚邑大夫整军列阵之时,也不忘往淮上军方向看,见淮上军在都要开战了,竟还是那般松松垮垮,信心更加十足,这样的军队,淮上人也敢拉上战场?不是在说笑么?

    唯有少数武士,本能觉得不对,眼前的情形实在是万分诡异,都要开战了,淮上武卒坐在地上,竟丝毫没有任何畏惧,还有说有笑的样子,他们都是傻子吗?

    “大人,这片荒野地面不平整,此次作战恐怕用不了战车。”有武士向渚邑大夫汇报。

    渚邑大夫能在申南大夫和申国国君敌视下一直好好活到现在,却也不是完全的蠢蛋。

    他还是很有几分作战经验的,只是未与强大的对手较量过罢了。

    渚邑大夫看了看这大片的荒野,荒野之间齐小腿的草中隐约就可见各种沟坎,许多大小已经超过战车可驰骋的范围,就知武士之言不差,但他又仔细打量了荒野间的车道。

    “战车在荒野上无法行进,却可以在车道上冲锋。”

    “此次作战,当以车道为核心,中军突破,两翼跟进,彻底将敌军击溃、绞杀。”

    众武士都觉不错,战车的力量他们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在面对上位武士以下者,但关键是要能冲起来。如今有车道可用,能够自车道突破撕裂敌阵,再有后方武卒跟进,自家军力数量又是远甚…

    还有比这更好打的战事么?

    大约耗费了小半个时辰,渚氏兵车的进攻队形终于勉强组织的差不多。

    整个渚氏之军队阵列呈现鹤翼之形,中军战阵皆是精锐,战车也被集中于此,准备依靠车道作战,两翼各一个战阵,被排的稍微靠后些,显然一切都是按渚邑大夫指示来办的。

    就在这时,王越对淮伯祭司轻声说了句。

    几个呼吸后,被架在淮上军后阵的大鼓咚咚咚开始敲响。

    随着鼓声,车道旁侧竖起一杆淮上黑色大旗,旗杆如一杆三丈大枪,斜指渚氏兵车还未成型的队列,以此为中,每隔一段横向皆有一旗,只是稍稍低矮些,旗上除却淮上联军标志外,还有篆文数字,以便区分各千人队,千人队下又有百人小旗,都是随鼓声起立了起来。

    原本隐隐成阵松散坐在地上的武卒立刻起身,人员稍稍一聚,就组成了一个个百人队,再对照着队旗一调整,结果不到几十个呼吸,淮上军的这个万人队就组成了一个军阵相对齐整的五道阵列线战阵。

    整阵速度之快直叫人瞠目结舌。

    鼓声一停,整个荒野上除却呼呼风声,竟再无其他杂音。

    所有渚氏的武士、武卒包括渚邑大夫在内,都被这短时间的变化惊的目瞪口呆,他们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将三万人勉强成阵,淮上军竟只用了几十个呼吸时间?

    不仅是渚邑大夫及其兵车被此变化惊到了,就是借助法术遥遥观战的两位少年都直瞪瞪看着身下水镜中的变化说不出话来,呼吸不自然就变得沉重,脸上冷汗都流了下来。

    三五个呼吸后,任援才道:“早就听闻蛇余公子无当军阵暨南一战以快速的阵列变化,和强大的战阵,以一当十,轻易将暨南大夫百乘兵车击溃,本以为多有夸大,看了这组阵之速我才知道传言不虚啊。”

    “这下渚氏兵车麻烦大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兴奋道:“蛇余公子淮上入申大军靠其战略,仅是行军占领就几乎抵定申国局势,先前还以为想看到他之战阵须得淮上与蔡国决战之时,却不想今日竟能有幸得见。”

    “师弟,我今日一点都不遗憾没看到吴凤岐破象都之役了。”

    “你说呢?师弟,你如何不说话?”

    他转过头去看师弟,只见师弟正以见了鬼般的神情看着下方的显影水镜,忙转头向下看去,只觉水镜居高临下俯瞰的视觉中,淮上军中军处隐隐有一人抬起了头,正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画面中的人虽小,存在感却极强,隐隐就成了画面的中心,似要将水镜都彻底填塞。

    任援稍稍操纵了法术,将水镜视野集中在那人身上,只见一位身青衣白袍,无丝毫武将形象的年轻公子,竟似透过了法术将他们两人都看入了眼,紧接着这位公子抬起了手,戳掌成刀,隐隐朝上一劈。

    “不!”任援一声惊呼,水镜竟在这一劈中被破碎了,重新化为一团普通的水。

    没了这圆光法术,战场上的事,他就再也看不到了,当然他可以在此施展,可是人家能发现一次,就能发现两次、三次,不过是引军气一冲,冲坏法术中的心神核心,就可再次破除。

    他想了想,道:“师弟,用老师赐予你的耳道神吧。”

    师弟道:“我看我们还是立刻离开的好,不然接下来可能会有大麻烦,我们这里离战场实在是太近了。”

    “轰!”荒地在一阵可怕的沉寂后,一旁哗然,渚邑大夫的武士和武卒们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个简单对比后,此刻他们哪怕是傻子,都知道了自己和对面武士、武卒的差距。

    “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阵,哪怕昔日昭襄子的强军和这都没法比啊,淮上怎会有此强军?”

    渚邑大夫喃喃自语,心中满满的自信都被这阵列变化米分碎,当自信被米分碎,紧接着一个个可怕的,他之前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猜想接连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难道这只淮上军,竟是已将渚邑攻破,如今正是在北上攻我的路上?”

    “不,不可能。”他嘴上说着,但脸上的神情却已经有几分肯定,随即镇定了下来,又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接连几口后,再睁开时眼,他脸上的神色就恢复了平静。

    到底是以一地之力与整个申南和国君作对的人物。

    渚邑大夫智慧未必称得上顶级,见识相对有限,但却有一项特质。

    那就是当事情发生后,可以很坦然的面对和接受现实,一个可以坦然接受现实的人,往往在面对种种事情时,不会有那么多无聊的、不能改变任何现状的情绪,可以以更冷静积极的心态去解决问题。

    渚邑大夫看着对面的淮上阵营,刚才他调整时就已经想明白了。

    此刻他唯一的生路,就是击败这拦路的淮上兵车,淮上入申兵车不过四百乘,尹地后路必定是要留守重点看护的,起码要留下一半,那么入渚地的能有多少呢?如今多半都在吧,只要能够击破,他就还有机会夺回渚邑,还可借助渚邑固守,虽然往后可能会比之前设想的要艰难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