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八章 劲敌
    夜晚,淮上联军,随王越攻渚地的两个万人队都沉浸在一片喜气中。

    在大将军王越带领下,今天他们又不费吹灰之力破了~或者说是接管了一座城。

    说起来最初他们离开淮上的时候,还是颇有几分忐忑,毕竟是要和蔡国见仗啊,谁能想到一路过来,竟是连一场像样的仗都未打过,仅是行军就攻占了汲地,又攻入了申南,接着占领了尹地和渚地,

    如今尹地方向据说每时每刻都有着大量汲地武卒逃过来,现在渚地既在掌握,渚氏想必也和汲地后方被占的汲地兵车一般,也是蹦跶不了多久了,也就是说申国的战事,竟是已经要接近尾声了?

    原本以为要大小战斗无数,死上不知道多少人的入申就这样简单就结束了?

    无论是武士、武卒都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个战果却是实实在在的,最后只将一切的光环归结在王越的身上。

    相较于军中武士、武卒们的喜气洋洋,这时候王越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此次联军无论是北上还是援申,在他诸般谋划之下,实在是太过顺利了,当然不是说顺利不好,只是十万精锐联军,除了两个万人队伏击过汲地留守百乘兵车外,其他八个万人队都还未真正经历过阵战呢。

    按照原计划,他是打算在与蔡国大军决战之前,以长途行军和一场场小战来练级,将军队逐渐磨合并叫他们日益成熟,再以最强姿态去迎战蔡国。

    哪曾想计划赶不过变化,如今看来在与蔡国兵车真正正面冲突前,精锐联军是没法完成最终的淬火了。

    “大将军,尹地方向、我主刚才急报。”

    淮伯祭司的声音,王越稍稍回神,道:“进来。”

    大门被打开,淮伯祭司入得门内,拱手道:“尹地方向急报,今日武士风海成功策动汲地兵车反正,汲邑大夫被斩杀,汲地四百乘兵车除却大部分武士外,其余武卒已经开始陆续南下尹地北关向我军投诚。”

    “好个风海。”王越淡淡的说着,这明明是大好事,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笑,嘴上的赞叹,但心底却是不快,风海此等大行动,并且还做成了,功劳当然是大功劳,但行动不在他吩咐之中,行动之前竟也未有任何上报,悄无声息的就做下了大事,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黑暗中的力量,就是一柄双刃利剑,用来杀人自是无往不利,一个不好却会割伤主人,使用起来当然得格外小心,不叫其有任何失控,眼下风海之擅自,正是失控之相啊。

    当然此次失控取得了好的结果,更猛烈的杀伤了敌人,可是下次他往自己杀过来呢?

    所以,这种事,有功自是要赏,还要大赏,但擅自行动,也当罚,罚的他再不敢乱来,而风海这股力量,他原本只是临时起用,如今看来也是须正式成立组织了,更当设立种种规章,在保持其一定灵活自主的情况下,将其管束起来,像这种事都未通报就行动的事情决不可叫其再发生。

    “淮伯阁下方向呢?”稍稍一思,心下有了成算,王越问。

    淮伯祭司深吸了一口气,道:“是来自蔡国的消息,据说是围攻象都近两月未果的尚氏,前些时日启用了一个叫吴凤岐的人为将,仅仅花了三天就将象都攻了下来。”

    “如今象国国都被破,一国主力兵车或死或降或被俘,全境虽未被蔡国人占领,但已经是近乎亡国了。”

    “什么?”王越目光一凝,站了起来,立刻就是一连串的问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消息可是确实?关乎吴凤岐此人以及此次他攻象都可有更多细节详情?”

    淮伯祭司道:“象都城破是今天下午的事,差不多就是渚氏小宗反正献城之时,其城一破,消息就立刻被地主祭司传遍整个蔡国,我主驻蔡国之祭司也是由此得知此事。”

    “至于吴凤岐,此人默默无闻,之前哪怕我主都从未听说过。”

    姓吴?难道是吴氏兵家之人?王越心下暗疑。

    这段时间,他得了东门廷的效忠,加上有意收集,得到关乎蔡国的消息却是越发详细,早已经知道吴氏乃是蔡国国君一系的人,与尚氏及地主一方势力可是龌龊的狠。

    甚至因此龌龊保存实力,导致象都两月未破,申南之局势也被拖成了此局。

    按照常理而言,吴氏怎可能会为尚氏领兵?可是事情似乎偏偏发生了?

    不然尚氏早两个月干什么去了,攻了两个月的城都未破,凭什么吴凤岐一位将象都就破了。

    这一切定然是兵家力量带来的啊?

    吴凤岐此人必定是精通兵家术,尚氏的兵车得到此人的统帅,整体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得到了大幅度提高,这个变化象都城内商龙君恐怕是不知道的,然后吴凤岐再领军攻城,一切就不一样了。

    王越将自己代入吴凤岐的位置攻象都,心知如若商龙君等人未能在第一时间反应、适应过来,吴凤岐这等兵家好手,必定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抓住此破绽穷追猛打,将破绽越撕越大直至崩溃。

    最后的疑问,吴凤岐这位吴氏兵家之人,缘何能为尚氏统兵?

    难道蔡国国内的矛盾为人以大手腕翻云覆雨的统一一致对外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等等?王越眼前一亮,他想到了淮伯祭司口中默默无闻四个字。

    一个身怀大才的兵家,只要拥有统兵机会,就可纵横天下,这样的人生怕自己没名气,当然得想办法四处扬名,以求带兵机会,可这位吴凤岐在此之前怎会默默无闻?后又凭什么能得地主尚氏的重用呢?

    王越几乎立刻想到了自己,他凭什么为淮上联军统帅呢?

    这建立在几个基础上,一是淮上面临蔡国兵车南下之危局,二是淮上无人有能力领兵能与蔡国兵车争锋,三是他想尽一切办法的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这才成为淮上联军三千乘兵车之统帅。

    将此放到吴凤岐身上,首先地主坏了蔡国战略大计攻伐象国,因吴氏统领国师不愿自损实力的坐视,以至于他两月未能破得象都,淮上兵车又兵出汲地,地主乃至整个蔡国的形势都因此大变,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越是往后蔡国和地主的形势会越来越差,这就是地主面临的危局。

    然后地主的兵车两月不能破商龙君镇守的象都,于是此危局他自己显然没能力解。

    有此两个条件,默默无闻的吴凤岐,只须能叫地主明白他的能力和本事,又能够取信,目的就可达成。

    顺着这里,王越继续往下推。

    吴凤岐既通兵家术,显然是出自吴氏,但其既有大才,却为何默默无闻呢?还要投靠尚氏呢?

    到这里,很多事,无须深想就已经可知其大概了。

    王越心念如电闪,分析推理出种种,对淮伯祭司道:“此二事本将军已经知道了,你替我传令尹地驻军,命其一方面收容整编汲地武士、武卒,同时做好撤军回汲地之准备。”

    “另传令驻守汲里的六万驻军以及十万后军,皆叫其做好战备,本将军不日完结申国之事,就当回师汲地,全力准备对蔡之战。”

    “诺!”淮伯祭司自去传令,王越微微沉思。

    自种种分析来看,这吴凤岐抓住机会、崛起之速比他都是不慢,能力更是不差,统帅的又是尚氏地主之军,吴凤岐或许已经是地主领主神位下之军神,将来淮上联军与蔡国之战必定是一位劲敌呢。

    不过对吴凤岐,他也不是没有优势,淮上联军可没有蔡国那么多龌龊,他手中更有一只数量高达十万已经完成磨合只待淬火的新军,明白这一点,接下来他当然是要将此优势维持到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