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黑潮
    “大人,消息已经彻底压不住了,小人已经尽力…”

    一个身着黑衣的武士跪伏在地,躬着身体对一个高冠华服姿容俊伟的中年人说话。:3bsp;   他是汲邑大夫效仿蔡国技击营组建的黑衣卫首领黑潮,而汇报的对象就是汲邑大夫本人,身为一个全力动员可出兵车五百乘的大夫,手中有着堪比一小国的实力,他虽不能组建蔡国倾国之力打造的技击营那等势力遍及天下列国的庞大组织,但拉出一个五六十位武士五六百精锐武卒的队伍散布领地和周边却是不难。

    在过去,黑衣卫许多次给过他惊喜,肃清内乱,挫败相邻大夫的阴谋,甚至还完成过几次有效的刺杀,去了他几位大敌,而让他最庆幸的是,黑衣卫还破获过他那位可怜的弟弟想要谋杀他然后自己坐上大夫位置的阴谋,天知道怎会发生这种事呢,那可是从小什么都不敢与他争的弟弟。

    可是他毕竟还是做了,在他毫无防备、不敢相信的情况下动的手。

    所以,黑衣卫组建的越久,他就越是明白一支这样黑暗中武力的正确性。

    但是,这段时日黑衣卫却没能再给他任何惊喜。

    自从一个月前开始,他所有收到的消息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

    淮上联军北上了,淮上联军进军汲邑了,淮上联军覆灭了他留守汲地汲安的百乘兵车,蛇余公子叫他汲氏一族尽是为奴,十万淮上联军占领了整个汲地诸邑……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最坏的消息是近段时间,联军统帅蛇余公子竟将他和整个出征在外汲地武士、文士们的封邑都分给那些野人泥腿子了。

    那位蛇余公子为何这么蠢呢?

    他难道不知道那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么?难道不知这世间再无比土地更宝贵的东西么?竟硬是将地给分了,并且以此成功叫他感受到了自三四百里外散逸过来的锋芒。

    当消息传过来,被军中的武士和武卒们知道,并且陆续确定后,整个兵车队伍呈现出两种不同的表情。

    武士们无比愤怒,因为蛇余公子分的是他们的地啊。

    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都急匆匆的赶过来问,问什么时候杀回汲地,杀回?可是拿什么杀回汲地,淮上军到汲地前军就有千乘,更不用说两千乘后军了,这么杀回去是送死么。

    武卒们则是一种莫名的神情,怎么看都带着欢喜,他们也想回汲地,但显然不是想杀回去,而是想回去享受蛇余公子分地的美妙政策,这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土地啊。

    这种事,一经发现苗头,他就觉不对,几乎是立刻将知道此事的武士、武卒单独调开,又全力封锁消息,然而各种消息还是随着时间推移,由各种不同的渠道,让越来越多的武卒们知道了。

    首先是尹地,紧接着是北边的地方,再往后都开始影响到他包围申国国师的主力,导致整个军心都要涣散,甚至开始出现逃卒,成队成队的趁夜逃走,杀人都镇压不住。

    毕竟在军中,武士只是少数人,当所有武卒都心动时,还怎么镇压呢?这种情况还能打什么仗呢?汲邑大夫甚至可以看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武卒一个个会跑个精光。

    看样子,是时候谋退路了啊,好在他早有准备,或者说历代汲邑大夫都有准备,只是却不曾想,竟真有用到的这一天。

    “大人。”见汲邑大夫不说话,武士小声探问了句,继续道:“今天南边又有新的消息传来,听说那蛇余公子许了所有逃营武卒每人五亩地,如今就是大人亲军都有些人心浮动了。”

    “分了本大夫的土地也就算了,如今又拿本大夫的土地来招揽我的武卒,蛇余公子你真是够狠啊。”汲邑大夫咬牙切齿的说着,随即又是一声长叹,汲地被人占了,人家想怎么分就怎么分,他还能奈何?只是事情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呢?

    按照原本的谋划,他汲氏承担覆灭申国之首功,是可以得到申南大片土地,让家业更加兴旺,成为国内有限几位可发兵车千乘以上的大夫之家的啊。

    可是现在,怎么看都是要成泡影的了,甚至若不是早有退路,整个汲氏都可能在此役中覆灭。

    正想着,武士黑潮忽然道:“还有一件事,小人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事?”汲邑大夫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不当讲的。”

    “大人,近来军中武士们也是人心混乱,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已经败了,再没法回去夺回自家的领地,觉得大人将来也聘不起他们,就都已经开始自谋出路,很多人都准备去跟随随吴将军……”

    “蓬!”汲邑大夫一掌将身下几案拍的四分五裂。

    黑衣卫首领口中的吴将军是谁?除了统领蔡国国师两百乘马军的吴氏将军还能有谁?

    这位吴将军,他第一次见面时还是十分尊重的。

    毕竟他横穿象国突然出现在申国国师之后,雷霆一击轻易叫申国国师大溃,紧接着又组织他和渚氏兵车围点打援伏击击溃了申南诸大夫的兵车。

    此短短时日间接连前所未有的霹雳手段,几将申国攻至灭国之境,只叫他目不暇接,试想面对拥有此等领兵能力的兵家大将,带的又是国君之亲军,他怎能不尊重。

    但接下来这位将军就不那么地道了,可以说局势落到如今之地步,吴将军当负成之责任。

    当初如果不是这位吴将军一意保存实力,三方合力齐攻,申国国师早就被击垮了。

    没了申国国师主力,申南残军和申北动员的农兵又算什么呢?

    现在倒好,此等局势下这位吴将军不思其他,竟是还有心思跑他这来挖他墙脚,委实是万分可恶,王越厉害也就算了,毕竟是他的敌人,吴将军可是他的盟友啊,也难怪汲邑大夫气成这样了。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汲邑大夫看了看身前无比恭敬的黑衣武士,道:“黑潮你也看到了,本大夫这棵大树眼看要倒了,树上的猴子啊、鸟啊什么的,都要自奔前程去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挥了挥手,无力道:“那些武士们都说的对,没了汲地的领地,本大夫拿什么养他们呢?你们黑衣卫也是一样,你去传本大人命令,叫他们散了吧,都走个干净好了。”

    “大人,小人不走。”黑潮听着听着眼睛就红了,猛的扑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磕的满头鲜血,声泪俱下的说:“大人您不要赶我们啊,小人们自小就生活在大人府中,半生都是为大人效力,离开大人不知怎么活,也没地方可去。”

    “大人您就让小人们继续为你效力吧,那些武士、武卒们都散了没关系,但我们黑衣卫还有六十多位武士,五百多位精锐武卒,在各地还有诸多产业啊。”

    “有这样一股力量,在这样的乱世,大人你迟早有一天可以重振汲氏家业的。”

    汲邑大夫愣住了,心底多少有些欣慰和感动,都树倒猢狲散了,竟还有人如此效忠于他啊。

    黑潮说的也对,六十多位武士,五百多位精锐武卒,已经是不小的一股力量了,更重要的是黑衣卫手中还控制着许多产业,有着一定自给自足之能,无须他拿出更多钱粮来奉养。

    此等力量加上汲氏历代的暗中布置,哪怕没了汲地,他手中的实力也可比寻常大夫,在这样礼乐崩坏的时代,有多强大的力量,就能拥有多大的名位,靠着这些重振家业完全不是虚妄。

    “黑潮,还有你们黑衣卫,本大夫若有能够再起重振家业之日,必定不会亏待你们。”这么想着,汲邑大夫无比郑重的对黑潮说着。

    “黑潮代全体黑衣卫的弟兄谢过大人。”黑潮大喜道。

    汲邑大夫点了点头,黑潮面色却忽然大变,满脸欢喜凝在了脸上,形成了一副极为诡异的神情,瞪大着眼睛看着他身后,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物。

    “大人,小心。”黑潮一声惊呼,汲邑大夫猛的转过身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就在这时,他的身体猛的颤了一下,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胸口中捅出来的剑尖。

    汲邑大夫竭力转过身去,试图说些什么,但身体里的剑却大一扭。

    “撕!”剑身抽出,空中飙出一道血柱,汲邑大夫无力的倒在地上。黑潮冷笑着蹲下身,割取了他的首级,小心拿木盒装起,飞快提着出了帐外,看了看不远,那里有一位武士正在等待。

    “事情办的如何?”见黑潮过来,武士小声的问。

    “幸不辱命。”黑潮提了提木盒,交给武士,带着一丝轻松说:“这狗东西,竟真的以为弟兄们还愿继续为他效力呢,不过风海大人吩咐之事,我黑潮已经做到了,那蛇余公子那边?”

    “放心。”武士笑道:“我家公子连普通武卒都能许下五亩田地,又岂会吝啬对你这种大功臣的奖赏?或许不久后,我们就是同僚,说不得还要叫你一声大人了。”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便舒坦了。”黑潮满是欣喜的笑了起来,又道:“真是想不到,我黑潮竟能有与淮上技击营诸位朋友同为一位主公效力的一天啊。”

    武士点了点头,道:“先别说这些了,现在还是先将事情做好,免得拖久了生出变化来。”

    “是。”黑潮连声应是,急忙就去组织黑衣卫,又动员起黑衣卫多年来暗中控制的一些武士、十伍之长,准备应付控制接下来必定发生的变乱,更是要趁此乱,将淮上兵车除却部分不愿留的武士外所有人,连同军中一切武器装备、钱粮等,都尽带往南边尹地北关投诚去,相较于取汲邑大夫之首级,这才是真正的大功劳啊。

    看着黑潮远去,武士面上露出一丝冷意,暗自道:“这条老黑狗,竟还真的以为可以爬到本大人头上,现在也就还用的着你,等事情一完,就将你炖了,功劳自是要尽归于风大人的,到那时我也可以小小喝上一口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