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投诚
    “你…你们这群小宗,这是在造反。”说话的是渚氏嫡脉的一位子弟,他先是被这变化惊呆了,但这时反应过来,立刻朝旁侧大声命令,想要让城头的武士、武卒配合他镇压。

    他的话音未落,人群中就跳出一位渚氏旁支的武士,向前一步,闪电般拔剑,剑光一闪,鲜血飞溅。

    城上的武士、武卒们还未回过神来,就见刚才那位渚氏嫡脉子已经被砍了半个脑袋,身体踉跄了几下,扑倒在地,杀人的武士站在他身旁,大声对城上其他旁支小宗的人道。

    “都还愣着做什么,将所有渚氏嫡脉全都给我拿下。”

    又对城上的武士、武卒道:“这是我渚氏的家事,小君子想叫我整个渚氏和你们都随他们一同被申国大军灭族,你们想这样的话,就尽管对我们动手。”

    城墙上的武士们相视一眼,就各自退开了。

    但还是有几人,刷拉拉的拔出剑,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朝小君子靠近,又对家祭怒喝:“放开小君子”。

    他们都是渚氏或者说渚氏小君子个人的死忠。

    像渚氏小君子这样有地位者,这样的手下总是会有不少。

    有受他一恩而愿效死者,当然此类永远是少数,不然就不会偶尔出现一例就成为传说为大夫们大赞的。

    更多的却是那些自无比低贱奴隶中,给予些许恩惠再观察选出的有天赋者,在此之上再重点培养、给予他们力量、知识、地位和尊严,这样很轻易就可得到一批。

    这也是天下大夫之家最常用的培养死士之法。

    就现在来看,渚氏对死士的培养还是很成功的,是个明眼人都知道渚氏小君子已经完了,出剑的武士也不蠢,但他们还是站了出来,准备用生命为他出剑。

    渚氏家祭冷眼看着他们的靠近,渚氏小君子神色则稍稍复杂些。

    有一个瞬间,他想命令这些人远去,走的越远越好,免得平白死了,但很快他便想到,连他都要为家族牺牲了,这些人活着还有何意义?他们的存在,难道就不是为自己去死的么?

    这么一想,他便沉默了,心底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希冀,但这点希冀,很快被一道焰光泯灭,渚氏家祭掌中出现了一团火焰,点滴微弱却蕴含着毁灭的力量。

    小君子凝视着这团他无比熟悉的火焰,在其中他感受到了远超于他的强大,他从未想过,这种力量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

    “嗖!”焰光四射,探出六道火舌,瞬息间逼近六位靠近的武士。

    众武士拔剑应,体内的气力狂涌而出,下一刻,城头上燃起了六个人形火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六位肯为小君子拔剑的死士已成为一滩谁也认不出来的灰烬。

    火光散去,家祭好像做了件微不足道之事。

    他负手俯瞰整个城头,朝四方大声道:“还有谁要出来殉葬的,老夫现在就送他上路。”

    回答他的是无数敬畏的目光和后退的脚步。

    他们本来就是在观望,这时又见了家祭的手段和渚氏死士的残酷死法,有谁还会上来呢?

    另一边,一阵当当当的乱响,接连几声惨叫,渚氏嫡脉的反抗就作停止,在没有武士支持的情况下,他们和庶出旁支以及小宗的实力实在相差太远了。

    “家祭大人,嫡脉所有人皆尽已拿下。”

    不及片刻,又有人来报:“渚氏嫡脉城中所有家人皆已拿下。”

    一声声汇报,小君子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

    “城门打开了吗?”渚氏家祭问。

    “已经打开了。”

    家祭点了点头,看了渚氏小君子一眼,足下就升起一团红云,携着他如一片羽毛般向城下飘落,随后自城门走出,稍后城门又作关上。

    城外,淮上军列阵完毕。

    跟随在王越身边的武士舔了舔嘴唇,满目兴奋:“大人,要武力致师吗?”

    “看来是不用了。”王越面无表情的说着。

    远处,渚城的大门早已打开,渚氏家祭独身一人自城中出来,随即城门关上。

    “渚氏家祭先云,拜见蛇余公子。”

    渚氏家祭在一干武士引领下,到得王越战车前,再无先前城头上傲视之神情,见着王越就跪倒俯身在地,将头按的极低,他知道,渚氏未来的命运,都在这个战车上男人的一念之间。

    战车上,看着渚氏家祭,王越若有所思,刚才城头上的事,他都是尽看在眼里的。

    虽然不能听到声音,未知具体,但大抵事情为何,他还是推测而知,由此也自知这位渚氏家祭是为何而来,不外乎为了家族的存续,而他也确实有这份能力,但有能力却未必要做。

    关键还在于这位家祭能给他带来什么,如此想着,他抬了抬手,道:“起来吧。”

    “谢过公子。”渚氏家祭心怀忐忑的直起了身,抬头看王越,几番欲言却又止住,终于直声道:“公子,我此来是想为渚氏一族谋一条生路。”

    “我知道。”王越点头道:“但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渚氏家族为这条生路能付出什么。”

    渚氏家祭不假思索道:“我渚氏但凡有的皆可付出,不论是数百年来积累的财物,甚至倾整个渚氏家族向公子效力,乃至尽为公子之家奴皆可。”

    他抬了抬手,凝出一道焰光:“还有我这一身超阶的武力,对于公子想必还是几分有价值的。”

    看着这道焰光,王越微微颔首。

    对于所谓数百年来积累的财物之类,还有渚氏一族与他为奴,他全然不放在眼中,再说只要破了渚邑,这些还不是他的?这样一来,渚氏所谓的条件,所谓可以付出一切就十分可笑了。

    唯这位家祭世间少有的的超阶力量却是不同,更难得的是这份力量为家族所羁绊,也就是说只要拿住了渚氏一族,此人的力量就完全可为他所用,而渚氏一族对他而言,也非是全无价值。

    “可以。”稍稍一想王越便道,渚氏家祭顿时大喜过望。

    接下来无非是一些细节的商讨,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自是任由王越拿捏安排。

    于是不久后渚邑在渚氏一族旁支小宗的“反正”“起义”下告破,自此祸乱申国的汲地、渚氏兵车之后路皆彻底断绝,无论是渚氏还是汲氏,乃至吴氏统领的蔡国兵车,在申国战场上彻底陷入绝对的劣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