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五章 牺牲
    身体记忆中最深刻的渚邑城就在面前。

    就如同幼年记忆中大而宽广的村庄,长大了见识多了,看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既是狭小也无比落后,几十年间外界天翻地覆,它却几乎还是那般模样。

    此刻摆在王越眼前,昔时记忆里似乎无比高大的城墙也不过如此,甚至还比不过吕里城,更不用说淮上淮阴以及上庸这等大城了,然而在某一个时期,对于这身体而言,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而这座城,这片土地,于王越而言,也因此有了特殊的意义。

    这座城是他这具肉身的,这片名为渚的土地是他灵魂到达此世开始的地方。

    昔日他一个人被迫孤单逃离,而今他率领淮上两万联军回来了。

    一切关乎此地的开始,不论如何,都将在今天画上一个句号。

    战车徐徐前行,淮上两个万人队踏着整齐的步伐,入水注坛渐渐塞满渚地城前五百步外,不闻金鼓之音,唯有齐整的步伐轰隆作响,踩踏的大地震颤,声浪仿佛要将前方城墙都要震塌。

    “淮上人来了!”“淮上人来了!”“淮上人来了!”

    城墙上的武士、武卒从未见过此等齐整,数万人于一体的如山压进,顿被这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发出意义不同的惊呼,看着此等混乱的局面,渚氏小君子面上笼上了一层阴影。

    难道他就要靠着这样的武士和武卒,迎着城外那般可怕的对手守住这座城么,守住渚氏的根基么?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论情况如何,他也须守下去。

    他渚氏自宣布脱离申国,站到蔡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无有任何退路。

    这番想着,他定了定神,招来随行武士,吩咐道:“告诉城中的武士,淮上联军攻伐汲地后,将所有的武士、文士的地都尽分给了那些野人、奴隶,叫他们少存些妄想。”

    “告诉城上的武卒,天下任何一国攻敌国,破城后没有不奸~淫掳掠的,想要保住他们的财产不被抢夺,家人不被奸~淫掳掠,就给本君子死战到底将诸邑守下去。”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传话。”见武士发愣,渚氏小君子怒喝道。

    “是,是是!可是小君子,前面的话和后面的话有些…有些……”武士结结巴巴道。

    “你不会分开传话吗?”渚氏小君子满目通红,厉声的喊着,武士连连点头,飞快的去了,传话到底是起到了几分作用,不久后城墙上的武士、武卒总算稍稍镇定。

    渚氏小君子稍稍松了口气,看着脚下还算结实的城墙,心情也平顺了许多。

    渚地的精锐都被他的父亲,渚邑大夫带走了,留给他的实力有限,但是毕竟他还有着地利优势,天下间任何攻坚战,只要守方一意死守,敌军往往拥有数倍实力在短时间内难以攻下。

    象都不就是扛住了蔡国近四千乘兵车数月么?

    北面申国国师残军不就是挡住了蔡国、汲地和他渚邑三方的军力兵车近两个月么?

    他紧了紧拳头,狠狠看向下方,一定可以守住。

    就在这时,一队武士簇拥着一位渚氏家族中的长者上到了城头。

    “小君子,家祭大人来了。”随身武士小声对渚氏小君子道。

    “家祭大人?家祭大人不守着宗祠,他来城上做什么?”渚氏小君子疑惑道。

    “当然是来阻止小君子做蠢事。”

    远远的,渚氏家祭略显得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与声音一同的,还有一股与宗祠内极为相似的气氛,听着声音,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自己身处在宗祠之中正在祭拜祖先。

    “来人啦,将小君子给我拿下。”

    渚氏小君子心头正疑惑,几位平素里在宗祠中见过的武士已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

    一声惊呼,猝不及防,渚氏小君子瞬间就被拿下,他竭力想要反抗,却骤觉一股乏力,体内平时流淌着无比强大的气力和血脉力量,在此时竟不知缘何失效。

    一瞬间,城头上一片寂静,所有武士和武卒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渚氏的家祭大人,竟会对小君子动手?一些武士想要做些什么,但很快就发现家祭并非一人独自前来,还有更多的渚氏家人,但皆非渚邑大夫、渚氏小君子之大宗嫡系,多是庶族、甚至出了五服的小宗,这一行人浩浩荡荡上得城来,竟有不下数百人,内里武士数目竟是不小。

    “家祭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渚氏小君子无比愤怒道。

    “做什么?”渚氏家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来保全我渚氏家族了。”

    说着,他对一旁渚氏一位于城内地位颇高的武士吩咐道:“命令下方打开城门。”

    “你竟是要开城投降?老匹夫。”渚氏小君子咬牙切齿道。

    渚氏家祭摇了摇头,听着老匹夫也不生气,只一声长叹道:“小君子,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渚氏已经大势已去了啊,我知你想守住我渚氏之根本,可是守得一两日又能如何呢?”

    “此次淮上联军北上不是这城下两百乘,而是三千乘大军啊。”

    “甚至不说淮上军,如今汲地兵车已经开始溃散,小君子知道汲地兵车溃散意味着什么吗?”渚氏家祭冷声道:“意味着我渚氏将面临整个申国大军的追究,将来被灭族乃是必定之事。”

    被按压住的渚氏小君子猛的抬起头来,他却不是什么蠢人,心头怒火稍稍一平息,便立刻明白了家祭的意思。

    渚氏落到申国手中,必定难逃灭族,可是落在下方蛇余公子手中呢?蛇余公子和申国可不同啊,他渚氏反叛不反叛关蛇余公子什么事呢?既是不关何事,双方之间无生死仇恨,那很多事都是可以谈的。

    想了想,他情绪平复下来,道:“家祭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反对就是,你且将我放开,我定会配合行事,亲自去向那蛇余公子投诚。”

    “不,小君子你还不明白。”渚氏家祭道:“蛇余公子身为淮上联军统帅,的确有保全我渚氏家族之力量,但这保全绝不包括小君子以及大夫这一支大宗嫡脉啊。”

    “此次我渚氏之乱必定是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的。”

    渚氏小君子身躯一震,惊惧的看着家祭:“你要牺牲我渚氏大宗嫡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