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四章 弥彰
    镇邑郊野处的小庄园,一行大军在不远处的车道徐徐行进,军中一辆战车在车道岔往庄园的路口停下,王越直接自车上跃了下来,看了看庄园方向,叫过两个百人队的武士、武卒随行,一同往庄园去。

    “大将军,这处庄园经历过战火。”

    才到庄园门口,随行的武士拱手道,王越目光扫过庄园残破的大门,又往还有遭受不同损伤的围墙上稍稍注目,最后落在围墙上一根深入墙体的箭头上。

    一番打量,低头再看小道周围,时间虽过去许久,依稀可见大队人马行进过的痕迹,看行进的去势,乃是自大路而来,经小路到达此庄园,然后分队向前,将庄园四向都包围过。

    “你们去找周围庄户或者其他村邑的人问问,这里发生了何事?”

    “诺。”几位武士各自带着一小队武卒往一旁去。

    王越随即自庄园大门往内进去,进入大门,绕过照壁,不远就是昔日他收服蛇纹武士的院落,不过和那时候已经完全不同,院子里的草都已经长出来,显是很久无人打理所至。

    忽然,他目光一凝,凝视在院子中央处一大滩黑色的物事上。

    凝固的血液,这么多?王越眯起了眼。

    时间都过去了许久,中间还经历过风吹雨打,都还能留下的大滩血迹。

    他一看就知这院子里死了很多人,并且杀人者在杀人后并未收拾现场。

    那尸体去哪了呢?应该是周围村邑的人收的尸吧。

    这样的时代,除非发生大的战事,寻常乡野村夫通常一辈子都在小范围内打转,所以一地之人,多半有着姻亲或者直接就是亲戚,庄园内的庄户都死在这,必然是有人收尸的。

    在院落里探查了一番,稍作停留,王越继续往里走,查看各个房间,发现这些房间里许多被破坏的迹象。

    不少痕迹都是武士出手那种特有的气力渗透所造成,很多房间的墙壁,都被大力轰穿了,各色家具之类,更是被打成了米分碎,坛坛罐罐也是破碎一地。

    毫无疑问的,来敌攻破庄园后,庄园内的武士还曾以房屋为屏障做出过抵抗。

    只是可惜,敌势太强,寡不敌众,结果可想而知。

    看着这等景象,王越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看到这里,他对文礼的存活,已经不报太大希望了。

    这是很显然的,文礼的敌人先是捣毁了悦宾酒栈,后来甚至还追查到了这里,还是调集了大队人马和武士将此团团围住,这种情况下,文礼若是在这庄园内,多半是难逃此劫。

    “大将军。”片刻后,先前派往周围探听消息的武士来报。

    “你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一五一十的说与我听。”

    “是。”武士拱手,恭敬道:“大将军,周围的村民说,在约一个半月前的晚上,渚氏小君子亲率一队兵车过来,围住了这处庄园,然后连夜攻打,在攻破庄园后,将庄园内所有人都杀光了。”

    “我知道了。”王越微微点头,却听武士继续道:“小人还听说了一些奇怪的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奇怪的事?”

    “是这样的,村人们都说,因渚氏的人杀戮太重,这里积累了大量的怨气,以至于这里自那日不久后,就时常有鬼怪出没。”

    “鬼怪出没。”王越稍稍一思,点了点头,道:“你们先回去,本将军在此继续看看。”

    “这。”武士稍稍犹豫,王越摆手道:“怎么,本将军的安危还须用得着你操心。”

    “诺!”武士想想也是,王越是何等人物,武力之强足可以一人击破千军,此等实力者,安危哪是他能操心的,如若真的碰上了厉害人物,他这等实力,只怕在此也是添乱。

    武士离去后,王越笑了起来,道:“好一个鬼怪出没。”

    说着,他运转猪龙气,朝着下方大地放出了一波声波,然后努力感知回音,稍后点了点头,径直往院内一处不起眼,堆放杂物的房屋行去,在内里找到了一处暗门。

    轻轻用力推开,就顺着暗门进去,内里有着阶梯。

    顺之而下,却是一处以石板、石头加固的密室,密室的空间竟还颇大,里面摆放着一些甲衣、武器、迷~烟以及各类暗物,中间还有几案和不少床铺,另一侧的柜子上则堆着大量羊皮、书简。

    再看向密室的另一侧,则还有一处出口连着地道,以先前回音测定结果来看,那地道直通向五十丈外一处天然涵沟侧壁,不用想都是极隐蔽处。

    王越心知,庄园下既有此等密室存在,那日文礼定是靠此逃脱了死劫,甚至不止是逃脱死劫,他还在敌人离开后继续以此看似危险的庄园为据点继续活动。

    村人口中的鬼怪,或许就是夜晚看到他们活动,要么便是他们有意制造放出这类消息,使村人们不敢接近此庄园,这却是深合文礼那等小聪明啊。

    他整出来的这所谓的鬼怪,在王越看来,实在是多此一举,此处已为人摧毁过一次,通常人心中,这里已经是心理盲区,绝不会再来,结果弄出所谓的鬼怪传言,反倒是欲盖弥彰了。

    王越摇了摇头,又行至几案前,拿起上面几张羊皮,稍稍一观,只见这些羊皮上却尽是淮上联军的消息,在关乎淮上联军统帅他的名称处,有几张羊皮还被重点圈红。

    他稍微一想,文礼虽在此活动,却未必可定什么时候能回,他又不可能在此长留,便抄起一旁朱笔,在下方添上了一行小字:“文礼,主公来了,还不前来拜见。”

    写完后,最后在看了看密室,王越就往旁侧阶梯上去。

    稍后出得庄园,与大军汇合,继续东行,下午就到达尹地与渚地交界,昔日他连夜袭击过的哨卡处。

    此处哨卡此时已经修复,但内里却是无人。

    想必是早就知道他大军既是入尹,迟早要攻渚,是以直接撤退回渚地城邑去了。于是大军过此哨卡,长驱直入,终在第二日中午终到达此身体中记忆最为深刻的渚邑城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