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求将
    象都城下,营帐无比密集的汇集成巨大的营盘,将象国都城围了个密不透风,看起来城外的兵车较于城内处于绝对的上风,但此刻蔡国兵车执掌最强一股势力者,却站在城下营中,看着城上、城下战斗的残迹有些愁眉不展,局势已经是越发不妙了,象国都城再不攻下,更大的麻烦就要来了。

    谁是更大的麻烦?除却南边统帅着淮上联军的蛇余公子还能有谁呢?

    还未出兵,就已创造出秽物破之术给他带来了无比巨大的麻烦,近来天下间一股谣言的传播,更叫他地主神位越发势弱,说不得哪天在一瞬间就作崩溃毫不奇怪,紧接着兵出汲地,他本体亲自去阻止,更遭当头一棒,如今兵压汲地,虽未北进象国,但锋芒已经叫他如芒在背。

    “大人,吴凤岐在帐外求见。”

    “吴凤岐?”地主尚文脑中闪过一个年轻人的画面,这个年轻人是为蔡国国君效力吴氏家族之一支有女无后旁支招赘的赘婿,似乎颇有些本事,暗地里几次向他输诚,自言统兵之能,自请愿为他效力。

    可是吴氏自入了国君帐下,已是他之死敌,这样一位出自吴氏的人,哪怕再有才能,他也是不敢用,只因吴氏兵家实在是太过厉害,这位叫吴凤岐的年轻人,焉知就不是吴氏派过来的间作。

    近年来与吴氏明争暗斗中,他可是吃过太多亏在这上面了。

    “不见。”尚文摆了摆手:“叫他以后不要再来了。”

    武士退后,但稍后又过来,手中比去时多提了个木盒,拱手对尚文道:“大人,吴凤岐说给大人带了一件礼物,大人看了这礼物一定会见他。”

    “礼物?本大人一定会见他?”尚文微微沉凝,道:“拿过来。”

    “诺。”武士双手捧着木盒,恭敬呈至尚文身前,尚文将木盒接过,随手打开一看,饶是以他之阅历都被惊到了,面上先是一冷,随即露出了笑,道:“好个吴凤岐,好个吴凤岐啊。”

    “现在的凡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稍稍感叹,对武士示意:“传本大人之命令,宣吴凤岐觐见。”

    武士随即退去,稍后领着一位年轻人近到前来。

    尚文已经见过吴凤岐几次,但都并未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唯今日终将目光好好的审视。

    只见这位年轻人,年纪约莫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面貌并无特出众处,唯独一双眼,不时流露出一股凌厉,但内里处却显出一股犹如他身上黑袍般的沉凝。

    凌厉是他性情果决,也是年轻人之锋芒毕露,沉凝显然是他胸中韬略渊深之外显。

    好一位出众之年轻人,尚文心中暗赞。

    “吴凤岐拜见大人。”年轻人拱手一礼。

    “起来吧。”尚文摆了摆手,看了看他道:“你竟敢送此等礼物给本大人,就不怕吴氏怪罪?”

    吴凤岐起身道:“若能投得大人麾下,吴氏又算的了什么呢?”

    尚文笑了笑,不置可否,道:“你几次前来拜访,如今又送上此礼,诚意本大人已经收到,今日我便给你个机会,你若真有几分才能,我尚文必当重用。”

    “谢大人。”吴凤岐微微拱手,却看了看旁边,尚文知意思,挥手就叫武士退开。

    “好了,现在已经四下无人,你说说看,可为本大人做些什么?”

    吴凤岐自信一笑,口出惊人,道:“只要大人封我为将,我可以助大人削平吴氏,放逐国君、讨尽国内之不平,叫大人成为蔡国国君,由大地之主、尚氏领主而化为一国之国主。”

    尚文身体陡然一震,目光露出一丝杀机。

    这吴凤岐竟知道他之隐秘身份,竟还将只存于他心中,虽步步落实却从未告诉任何人的事说了出来。

    “大人,我吴凤岐乃是为大人效力而来。”地主这等天神之杀机,若换个凡人,哪怕是超阶武士一等,也会心怀惴惴,身体本能都要颤栗,但吴凤岐却面不改色。

    尚文想了想,微微颔首,此等表现,当真非是寻常凡人能有,又看着一旁的木盒礼物,点头道:“且不想那些看不见之事,关乎攻破象都和应付淮上蛇余公子,你可有何策略?”

    吴凤岐心知这是考校,便道:“应付蛇余公子颇有些难度,我须得大人全力支持,起码会兵车三千乘,再花些时间编练一支强军方可,但要想破象都却是不难。”

    “大人只须以我为将,只凭城下两千五百乘归于大人之兵车,在短时间内都可破之。”

    “我大蔡近四千乘兵车围攻象都近两月都不能破,你两千五百乘兵车就可破?”尚文不信道:“那商龙君还有其麾下大将风镰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大人近来应当领教过兵家之术。”吴凤岐笑道:“不然不会重铸神位。”

    尚文厉然,道:“你或者吴氏,还知道些什么?”

    吴凤岐笑着说:“我、吴家还有那位婴相皆知道,大人之神位已经与自身势力及势力内名望息息相关,若此次与淮军之争中实力大损,又累及尚氏与自家领地内的名望,大人之神位必损。”

    “我还知道,此次淮上与蔡国之争中,蛇余公子除却我为大人统军,又或吴家汇集倾国之力外,蔡国国内再无任何人可应付他。”

    “但如是后者,吴家汇集倾国之力,要灭尚氏那可就如易如反掌了。”

    “尚氏若是灭,大人又当如何自处呢?”

    听着吴凤岐之言,尚文面上数变,之前他可是从未想过,自己认为最隐秘之事,外人竟是已尽知,更没想到,婴相和吴氏竟已经有了对付他之策略,而且看起来颇为可行。

    若真按照吴凤岐说的,在这个杀劫初显的时代,他已然有陨落之危啊。

    “大人,吴将军在外求见。”先前退却的武士,在远处大声说着。

    吴凤岐立即道:“是吴家的人来寻我了,此麻烦还须大人援手一二,吴凤岐必为大人尽一切所能。”

    尚文思索片刻,长吸了一口气,对远处武士道:“告诉他,本大人有事不便相见。”

    “多谢大人。”吴凤岐顿首道。

    尚文点了点头,道:“你兵家之能,确实有几分厉害,只是你之能力,本大人却还不能全信。”

    “只要大人许我统此两千五百乘之军,我吴凤岐便愿立下军令状。”吴凤岐肃然道:“十日之内,必破象都,若是不能,请大人斩我之头。”

    “大人对吴凤岐之信就以此开始吧。”

    “十日之内?”尚文深深凝视,似是想要确信。

    “十日之内。”吴凤岐肯定道:“也必须在十日之内,否则拖得越久,就越是对我们不利。”

    “好。”尚文道,又看向一旁,随手将木盒拿起,抛回给吴凤岐,道:“以自己妻子的头颅为礼物送人,在数千年里本大人也只见过你一例,这份礼物本大人就不收了,唯等着你将象都交到本大人手中。”

    “到那时整个尚氏和地主神庙近五千乘兵车尽归你统帅又何妨?”

    “不过你若做不到,我也不斩你头,只会将此礼物和你一同送回吴氏,到那时自有吴氏收拾你。”

    “多谢大人信任。”吴凤岐大喜过往,直接跪倒在地,向尚文行拜主大礼。

    “起来吧。”尚文淡淡的说着,稍后就招来武士,传令召集家将,准备移交兵权。

    等到夜晚之时,吴凤岐掌中已多了一枚将印。

    把着将印,吴凤岐感受着漫天汇集而来,无比庞大的兵力,心潮澎湃几难以自抑,心中喃喃:“兵家之术,我虽已尽会,诸般兵法战略战术之能,也不在吴家任何一人之下,但终究未亲试。”

    “十天破象都或有些仓促,但今日若不如此,我只怕再无这等机会啊。”

    “也罢,十日之后,若能城破,那便能功成名就,来日必可创吴氏先祖都未创之功业。”

    “若是不能破,我杀妻、背家求将也当遗臭万年。”

    “哪怕是个坏名声,也比世间无数生前默默无闻,死后也再无声名者强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