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章 忌惮
    “啪嗒。し”一枚漆黑的陶子,被重重敲落在棋盘上。

    “都这么长时间,淮上联军都占据汲地近二十余日了,象都还没攻下来。”说话的是个老者,若是王越在此,定可认出他就是昔日在庸国有过一会的蔡相婴子。

    他的对面,则坐着一位一身白衣的年轻人。

    年轻人名叫吴敌,自出生起就为整个家族寄语了所向无敌名号者。

    若无意外,此任吴氏兵家家主一旦故去,他就是继任之人。

    吴敌执起棋,略微斟酌,落下,抬头道:“婴相,我吴家认为,象都随时可以攻破,但却必然建立国君直属兵车大损之上,这恐非婴相和国君想见之事。”

    “是啊,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好不容易才有一支可以制衡尚氏和地主之强军,若是大损,纵然于外战上获胜,却失于国内。”婴子微叹:“到那时,国君就和陈国那位国君差不多了。”

    “但这样下去,局势对我大蔡越发不利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吴敌道:“事实上自尚氏和地主神庙力主攻象,坏了我蔡国战略大计时,我们就已看到这一天,只是未曾想到淮上联军对我大蔡之威胁竟能如此之大。”

    “尤其是那位淮上联军之统帅蛇余公子,听我叔父传回来的消息,竟似是以兵家术成就了军神的存在,淮上军有此人为帅,若是要对付他,非得倾整个家族之力,又得统帅其同等兵力方有败他之可能。”

    “兵家术?军神?”婴子皱起了眉头道:“天下间除却吴家外,竟还有人能精通兵家术?

    吴敌道:“兵家之术,究其源头乃是出自昔日成天子伐象时司马龙且之兵法,我吴氏可由其中化出兵家术,天下其他长于兵事之智者未必就不能。”

    “听我叔父说,他游历陈国时,就见得陈国昭氏也有位兵家统兵,后更于申曹边境一处山谷,见过两位少年在谷中以棋为兵推演诸国局势,个中深得我兵家之妙,甚至叫他都自愧弗如。”

    “只不知这两位少年是哪家子弟,将来这家学派若是出世,还不知会对天下局势造成何等影响呢。”

    “天下间,竟有如许之多的能人?年仅少年,就足叫令叔父这位大兵家都自愧弗如?”婴子惊讶道,随即感叹:“也不知发生了何等事,近五十年来,整个天下诸般变化,竟是过往千年都未有,从国事、家事、军事、货殖事、农事等诸事,几乎每一年似乎都有变革产生,直叫人目不暇接。”

    “便是老夫,都觉有些跟不上这世间变化。”

    感叹之余,他忽似想起了什么,道:“说道这变化,近来地主都有些变化,叫我有些看不透。”

    “地主之变化?”吴敌稍微一思道:“婴相说的可是近来地主及其相关势力对国君之态度越发强硬?”

    “不错。”婴子肯定道:“过往地主神庙那位地主,极惧名望之损,是以虽有大能,势力也庞大,但本相只须由此入手,他便不敢造次,甚至可为我所用。”

    “可是如今,他似乎全然不再惧怕这些了?”

    吴敌猛的站了起来,负着手在院中来回走了几步:“一定是这样。”

    他回过头来,朝婴子拱手道:“此等事情,在陈国也有发生。”

    “昔日陈国之天神也如地主一般无二,但陈国内部六卿之偶尔小斗中,昭氏之兵家曾锋芒毕露,于此之后,陈国的天神就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婴子并非蠢人,反倒是越老越是深算,立刻就明白了吴敌的意思:“地主的变化,似乎是其去往淮上阻拦淮上联军北上未果,或者说是失败后产生的?”

    “那到底其身上发生了何等变化方能如此呢?”

    吴敌闭上了眼睛,深思片刻,道:“我曾祖曾击败荆国三位天神,后曾有言,神祗之力与我兵家之力并无本质区别,皆是出自于人心,想要明白明白神祗之种种变化必须须由此人心入手。”

    “昔日之地主,乃是天下人心中的大地之主,其力来源于天下之人,说的清楚些就是地主的神位、神力与其天下名望息息相关,但凡有任何名望之损,都会波及其神位、神力。”

    婴子点头道:“难怪他极惧名望之损,可是如今为何不惧了呢?”

    “我知道了。”吴敌突然道:“婴相,国君身为国君,可惧国外名望之损,大人你身为蔡相,可惧蔡国外的名望之损?淮上联军那位军神,可惧麾下联军外任何名望之损?”

    “不,应当是外在名望之损,是否能动摇损及国君、婴相、军神身上人心所铸名位?”

    婴相目光骤然一凝,道:“原来如此,地主想必是弃了天神之位,以类似名位为根基,重铸了此等不受势力外在名望动摇的神位,但他所铸之神位为何呢?”

    “要知道很简单。”吴敌道:“地主新铸与势力相关之神位,唯势力越强,神位、神力就越是强大,我们可由此推之。”

    婴子猛然道:“尚氏?没错,就是尚氏,尚氏乃是地主神庙自五十年前就一力扶植的家族,地主神庙的领地也多寄于尚氏名下,并皆以尚氏马首是瞻。”

    “若其以尚氏之名位重铸神位,仅此,其实力就足据我蔡国之四成国力啊。”

    “这么说来,地主在五十多年前,就已经在谋算今日?”

    “但此事却有一疑问,地主又非尚氏家主尚文,他如何能以尚氏之名位铸就其神位呢?”

    “如若当今尚氏家主尚文就是地主呢?”吴敌冷笑着:“这却是极有可能的。”

    “婴相你想想看,尚氏之血脉乃是地主之力量血脉。”

    “似此等神祗血脉,虽能使拥有者天生就具备力量,但大多数人连超阶的边都摸不着,偏偏尚文昔日还不到二十就已经是彻底开化了血脉力量的超阶武士,号称我蔡国第一武士。”

    吴敌继续道:“这种事,是不是与陈国三大家族年轻一代却已掌家权的少年英睿相似呢?甚至远不说陈国,就说近的,我们蔡国此次的敌手,统帅淮上联军的蛇余公子,年纪也不及二十吧。”

    “他之名号出世才多少时日?就造出此等大声势?不但斩杀龙巢湖神,更能成就军神?如今看来,他或就是某位不知名号的神祗化身啊。”

    婴子身体剧震,惊道:“我说近数十年来,天下少年英睿也未免太多了些。”

    说着,他看向吴敌,道:“贤侄也是不世出之年少英睿,却不知是哪位神祗大能化身呢?”

    吴敌笑道:“我就是我,吴氏吴敌,可不是哪位神祗之化身,不过当今之世,天下列国神鬼乱舞,似乎身为凡人都有些没法混下去呢?”

    婴子摇了摇头,道:“唉,老夫都有些疑神疑鬼了,倒是贤侄还能笑的出来,有此心情大笑还不如想想如何应对地主和蛇余公子啊。”

    吴敌道:“我之名为无敌,若真的是天下无敌,那岂不是寂寞的很?至于应对地主和蛇余公子,此事却是不难,婴相,那蛇余公子,就是对付地主的一柄无上利器啊。”

    “但若行此策,我蔡国此次与淮上之争乃当先败后胜。”

    “如何个先败后胜法?”婴子问。

    “其败者,尚氏大夫与地主于蛇余公子淮上联军之败,而我国师保存实力,于申国、象国皆是胜。”

    “其胜者,尚氏大夫既败,不仅仅是军力大损,更于我整个蔡国包括其势力内部皆损名望,这将导致地主实力大损,地主之败之损,就为我蔡国之胜。”

    “老夫明白了。”婴子道:“那蛇余公子大胜之后,必定对我蔡国不会善罢甘休,大军压进之下,我整个蔡国除却贤侄吴氏之外再无人是其敌手,到那时候,一国之望必定尽寄于贤侄之吴氏。”

    吴敌道:“到那时候,我吴氏若能掌除却防备北方随国外之倾国之军,则击败蛇余公子,甚至顺手将尚氏和地主都是易如反掌,更可趁胜追击南下淮上、再入象申。”

    “贤侄之策果是高妙。”婴子连连点头,接下来两人又是一番交谈,议及如何利用尚氏之败大损其余自己领地中之名望,吴敌之高论,不时叫婴子击节而叹。

    两人商议了一下午,吴敌方是离去,但及至他背影稍稍消失,婴子得破地主和淮上策后脸上的笑容就是一敛,喃喃道:“破尚氏、地主连同淮上都是易如反掌,更借我蔡国劣势趁势而起,吴氏可真是厉害啊。”

    婴子眉头一皱:“若有一日也如地主尚氏般谋国之心呢?”

    “昔日越王以一杯鸩酒将吴落毒杀,老夫只道他自断双臂,给了我击败他的机会,如今看来不是没有原因啊,实是吴落实力过强,于国内缺少制衡,严重威胁越王国君之位方落得如此下场。”

    “或许,吴落忠诚于越王,并无反意,但越王岂会将自己的一切寄托在吴落没有反意上?”

    “只有此威胁,就可动手,更何况吴落本性跋扈?”

    “不过这地主尚氏和蛇余公子乃是迫在眉睫之威胁,却还须借吴氏之力才可应对,至于吴氏…来日若胜于淮上,剪灭尚氏及地主神庙,必当速削其兵权以去其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