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义理
    “刷”的一声,青光犹若电闪,一柄精铁剑直指对面武士右肩,运剑的少年武士不等剑落,手腕一振,竟震处七点寒芒,将对手的周身尽数笼罩,虚虚实实,直叫人不知哪分力是真,哪分力是假,武士只能凭着感觉凌空一迎,铮然一声,寒芒尽散,剑刃已落在他的喉前,只要再向前一撑,就可划开他的咽喉。

    “好!朱煜的剑术又剑掌进,只此七星耀长空之一击,天下间就少有上位武士可挡。”不远处,一位长须老者满脸得色道的赞道,又对旁边一位青衫中年人道:“文先生,你但觉这朱煜可得入眼?”

    中年人摇了摇头,道:“我刺道杀人之剑,何须如此多的花巧。”

    老者顿时不快道:“花巧可以更好的杀人。”

    “那好,你叫他来杀杀我reads;。”中年人笑道。

    “文先生,你乃是我刺道的绝顶高手,和一个小辈动手,这未免有些以大欺小。”

    中年人冷笑道:“同样的力量,同样的速度,我只手可杀他,他这样的剑,也就欺负比他剑术低者,但凡与他同级者,也是一样可以轻松破他,更不用说剑术造诣再高些,杀他只须一剑。”

    “这样花巧的剑术练来何用,还不如将世间普传的十步一杀练好。”

    “哼。”老者冷哼一声,道:“文先生这话不如击败了我技剑派宗师再来说。”

    说罢,他朝远处少年武士一个招手,就往庭院外离开。

    “技剑派宗师?”中年人摇了摇头:“杀他,我也只须一剑尔,只是不能留手罢了。”

    老者走后,不久一个农家少年般打扮的武士自后方过来,将一四方为正的青铜片交到他手中:“老师,这是蔡国技击营与地主神庙联名递过来的刺杀帖。”

    “你可看过了?”中年男子道:“对那目标可有否调查?”

    “有。”少年道:“指定的目标是近半年来天下间成名与势力拓展最快的少年英才蛇余公子。”

    “蛇余公子?”中年男子想了想,问:“此人可有残民害民之劣迹?”

    “没有。”少年回答道。

    “没有为师就不接。”中年男子道。

    “可是老师。”少年犹豫道:“我们已经有几年未出手了,此次又是蔡国技击营和地主神庙联名递过来的刺杀帖,我们刺道又在蔡国国土上,如果不接恐怕说不过去,不大好交代。”

    中年男子将帖子接过,随手丢在一旁桌上:“为师不接,但还是有人接的,不过你却须明白一事,我们是刺客,不是杀手,杀手为钱而杀人,我们不仅为钱,更为心中之义理而杀。”

    “而若无此义理,就永远无法达成刺道之最高境界。”

    见他似无法理解,中年人也觉是时候告诉,便道:“纯良啊,你的剑术天赋极高,在我刺道年轻一代中乃为第一人,但是此刻你之剑术已经达到了你所能达到的极限,再难往前一步。”

    “甚至终你一生,都可能在此世间所谓超阶武士一等止步。”

    “因为你现在还缺一项东西。”中年人抬头看着天空道:“那就是一种广为天下人认同,且你心中同样无限肯定的,可以持之以奉行的,属于你个人的绝对正义。”

    “而当你哪天可以领悟到这一点,那么为师当恭喜你,你也可达至为师这种境界,不仅仅可凭此义理挥出超越生命极限的一剑,更引动天地间一股冥冥中的浩大。”

    “凭此力,哪怕是一位神祗当前,也可将他挥剑斩杀。”

    “刺道最高境界连神祗都可斩杀?”少年人不可置信道:“可是数千年来,能以凡人斩杀神祗的,似乎唯有两人,一位是昔日大象之商龙君,另一位就是此次刺杀帖的目标蛇余公子?”

    “很多事,只是世人不知道罢了。”中年男子笑了笑:“就为师的另一位学生,当今陈国昭氏第一武士的于让,就亲手斩杀过大河途径昭氏领地一段的河伯啊。”

    “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曾出于蛮荒之地,斩杀过妖神、邪神。”

    “陈国昭氏第一武士于让,竟是老师的学生?”纯良惊讶的说着:“他也达成刺道最高境界了吗?”

    “没错reads;。”中年男子肯定道:“若不达此境,如何能以凡人之身面对神祗?”

    纯良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么老师,能否告诉我,老师你和于师兄的义理是什么?”

    “我的义理。”中年男子道:“我的义理乃为惩恶扬善,制暴除恶,是以通常不出手,出手必杀残民、害民之大恶,至于你大师兄于让的义理,那可比为师大的太多了。”

    “他已经如出于蓝之青,剑术已远在为师之上。”

    “那到底是什么呢?”纯良追问道。

    中年男子道:“他领悟的剑术极意,名为平乱诀。”

    “平乱,平的是何等之乱,乃是天下礼乐崩坏之乱啊,所以他领悟此道之后,去了天下大霸陈国,投入到了他认为最有希望的昭氏之下,只为辅陈国将霸业推行天下而重规礼乐。”

    他感叹道:“为师之义理,着于为人残害国人野人之小众,能为也自有限,像你大师兄那种大道,却是志在天下,自得天下无比浩瀚之力,听闻陈国中哪怕三位天神,都敬让他三分。”

    “这真可谓是我刺道创派百年来的第一人。”

    “连天神都敬让三分。”纯良不由神往:“那岂不是可比大象之商龙君?”

    “商龙君?”中年男子笑道:“昔日之商龙君可未必能强于你大师兄于让啊,他只不过是旧日的强者罢了,可天下之势,浩浩荡荡的向前,谁会一成不变呢?”

    “昔日之大象,乃至全天下只有一个商龙君这等强者,如今世间英才辈出,且不言陈国韦、张、荀这等大家族的少年英睿,各大顶级学派有此实力者也是不少。”

    “而当今之天神,也比昔日商龙君时期的强的太多了。”

    “好了。”一番感叹后,中年男子结束话题,对纯良道:“为师可以教你的,到今日已经尽是教授,后面的路,只能看你自己去走,你也可以如你师兄于让一样,去行走天下,看这世间百态,寻找属于自己心中那份义理了。”

    “老师,你这是要赶我走?”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雏鹰不可能永远呆在雄鹰的羽翼之下,终将去搏击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纯良,你已经可以出师了。”

    说罢,他足尖一点,犹若瞬移,出现在百步开外,接连两闪就消失无踪。

    纯良试图前去追寻,但哪能跟得上,几个呼吸就被彻底甩开。

    两人走后,忽然周围整个环境都仿佛变得阴暗,随即一道黑影出现在桌前,将桌上的刺杀帖拿起来,看了看,传出了笑声,喃喃自语道。

    “古冶子又因那套狭隘的义理不接帖,放在这看来又是要便宜我鬼刺了。”

    “来来来,且叫我看看,这份刺杀帖上有多少功。”

    “啧啧,蔡国的婴相、技击营、还有地主神庙,希望蛇余公子死的功可真是强大呢,若能将其刺杀,得取此功为用,或就可借此完成传说中的无间影王身而踏破神人极限。”

    “嗯,还有黄金两千斤,也足够我逍遥好些年了。”

    “哈哈哈!这样的好事,古冶子竟是不接。”黑影大声怪笑,将刺杀帖收入怀中,身形骤然一闪便作消失,原本变得晦暗的空间,也随之亮堂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