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四章 夜逃
    怎么会这么快?汲英显然不明白王越这只大军真正的行军速度。

    按照他自己的经验,军队一旦上万,每天能行二十里就算过得去,能行军三十里已经是精锐,可王越这只军队自出发时还未经磨合,已经达到这个程度,如今很轻松的每天能走四十里以上。

    他以每天二三十里的行军速度来估算王越,这当然会存在大误差,以他想来十多里地的距离,够一只军队走上半天了吧,尤其是天气还这么热,而且这只军队还走了这么多天,应该已经疲劳了。

    但天知道,王越连绑腿神技都还没给用上呢,也就是组织得力,安排武卒们每天晚上安营后烧水泡脚相互按摩脚底及小腿而已,不然行军速度还能够继续提升。

    他麾下的无当军,日后可是要向向整个古地球第一强兵魏武卒看齐的。

    魏武卒有多强?那可是每位成员都可穿重甲、携弓带剑,再带上多日之粮,一口气跑个百里还能立马开打,能以五万人以一当十,将号称最悍不畏死的秦军五十万大军正面击溃的存在。

    汲南城,既淮上联军已至城下,眼看着想跑都跑不了了,汲氏众人也是无法,安抚了慌乱中的武士、武卒,就带着人上城观阵,但才一看,汲英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城下,淮上联军最先到达的一个万人队如一条长蛇般由车道上开始进入城下,每每以一个百人队向左右整齐的转向到达指定位置由纵队化为横阵,无比轻松的就在城下五百步外轻易拉出一道横列。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横纵不同的阵列就已经在城前密集的展开,将下方塞的满满当当。

    整个过程,几叫汲英想起了往坛子里用竹管注水的景象。

    汲英都如此,其他人就更不消说,都是嗔目结舌,城墙上武士、武卒们更是面色苍白,他们原本就是准备逃跑了,却因淮上军队赶到城下,又被拉上城,怎禁得住此等军容阵势冲击。

    汲勇喃喃道:“哪怕是以阵战闻名的陈国之师,论及阵列也未有这般厉害的吧。”

    “淮上的军队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这还只是前军。”

    城头上的人呆愣的看着城下,随即发现联军在下仅是列阵,却并未出击攻城,汲英敏锐发现联军武卒未有一人带攻城器械,诸如长梯之类,便稍稍松了口气。

    看样子,联军如要组织攻城,恐怕还须一两日时间准备攻城器械,随后淮上联军后队陆续到来跟上,这回却非是列阵,而是在前方万人队阵列后有序的在城下开始安营。

    汲英大致看了下,城下之军仅是来了两百乘兵车左右的人马,后续兵车显然见此地盘不够,竟是不愿伤了田地里的麦苗,选择在离城七八里外的一处荒地安营reads;。

    眼见此景,他心中不由暗笑,行军打仗竟还如此之多的顾忌

    但想着下方无比齐整精锐的军队便笑不出来,心知不是对方如此多的顾忌,却显然是将汲地的一切,已经看成自家的东西,所以不愿毁坏任何。

    “汲英,淮上联军已兵临城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啊?”汲安满脸苍白的看着下方,早已经方寸大乱,只能满怀不安的问唯一能出点主意者。

    汲英道:“今天淮上兵车是不会攻城了,且其前军至城下还不多,并未开始围困,若是要离开,我们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可以继续安排武士们继续准备撤离。”

    “等到深夜时,我们可以在城东大作声势,再由西面悄悄离开,连夜前往汲西。”

    “那就只能如此了。”汲安小声道。

    “都准备好了吗?”入夜不久,晚食过后,汲南城南方五里处,营寨中无甚火光,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火把燃烧着,带着些许的光,营中空地上,却密集的排着两个巨大的方阵,每个方阵人员都不下万人。

    如此多的兵马,无声整齐的排开,无声间散发着一股冰冷肃杀。

    “已经准备好了,大将军。”方阵前两位上位武士拱手对王越道,他们皆是出自武士教导队中人,如今担任联军两个万人队之万夫长。

    王越点了点头,看向下方,淡淡道:“多余的话我便不多说了,今天这场仗,乃是我淮上联军入汲地以来第一场战事,当务求全胜,所以本帅为你们安排了一只连夜脱逃、成员多半是农兵的军队,并且你们还是偷袭、伏击,是有备攻无备,胜利乃是理所当然,但如果这样的战你们都有大损失,那你们就等于白训练了。”

    “是。”两位武士低头应是。

    “那就出发吧。”王越不再多说什么,目送着两万大军陆续齐整出营。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天上明月晦暗,知此战最大的问题当是军队中不少武卒因某些维生素缺乏而有有夜盲症,不过此事他早有安排,只叫能见者行于队前,部队每一个纵列都发下了一根绳索,如此黑夜行军就不成问题,等到一旦见阵了,全军立刻点燃火把,有火光则自可夜战。

    实际上敌军除却武士外,其他武卒多半是未经训练的农兵,既是组织力度不够,晚上夜盲症的问题还严重些,只要两个万人队皆是到达指定位置,等到其路过时,随便一击或许就能击溃,或许还能一网成擒。

    这时,他又以墨蝰的视野,自汲南城邑透过微弱的夜光,向下看去,城内依旧是一片慌乱的准备,城外的联军除却值夜者之外,多已经在保持警戒的姿态下入睡,营中一片寂静。

    城内欲弃城而逃的军队,恐怕绝不会想到,在下午他们欲向西逃离的时候,就已被王越借墨蝰之眼看了个清楚,更不知会对他们动手的不是城下这两个叫他们安心的万人队。

    这样的有心算无心,有备击无备,如果还不能成功,那可就是有鬼了,而此汲南城中的百乘兵车,恰恰是整个汲地三邑中仅存的强大武力,一旦将此兵车拿下,汲地就再无反抗之力。

    接下来,就是对整个汲地各城、各镇、各村邑进行占领,将之临时军管,彻底纳入无当军的管理之下,也就是说,哪怕此时未复国,关乎汲地诸邑的军政,在破了这一路军后,他已可借淮上军威收下了。

    “赵午,你去叫申先生。”如此想着,王越对赵午吩咐道,又道:“再将近两日投诚于我军的汲地文士、武士都一同召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