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兵临
    地主是走了,可他留下的烂摊子,堵在前面的山还得好好收拾了,不然整个大军都得被堵在这。

    不过这烂摊子,对于现在的王越并不难收拾,在吩咐大军继续等待后,墨蝰自汲地飞了回来。

    等到墨蝰到达堵路小山的上空,王越就叫他落在其上,将神力对力量的增幅尽加于他身。

    就在联军前队与淮上贵族们眼中,墨蝰的身体以恐怖的速度由原本几个水桶粗,化为昔日之原身,整个堪比辆的火车大小和长度的蛟龙。

    这样大的身体,拥有多么巨大的力量?

    但凡见过墨蝰此等体型者,恐怕都会觉得墨蝰的力量必定天下第一。

    当然前提是天下间没有第二条这样的蛟龙。

    不过此等体型全开,墨蝰能否控制呢?如果换在以前,那是不可能的,可现在有了神位神力的临时性加持和增幅,虽然不可持久,但短时间内,这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不仅没问题,王越甚至驾驭他的身体,施展近乎武技的运用,连神通都不施一个,直将身体巨力转化而来的法力渗透入堵路石山之内,施以如之前武士开路的内爆之法。

    “轰隆隆”一阵乱响,墨蝰身体压住的小山整体自内爆开,化为无数的小石子,又被墨蝰巨大的身躯蜿蜒扭动着挤开,如此只是几下,堵路的山体中就被挤出了一条可行的通路。

    这还没玩,接下来王越又叫墨蝰施展神通,释放出他用以炼器的那股火红力场,大片大片的将身下和左右周围的石子融化再凝结,将通路地面及道路两侧的山体彻底固化下来reads;。

    这样一条比原本更好的车道就在墨蝰休整下成型。

    地主费力移山造成的道路阻塞,王越叫墨蝰短短不到盏茶功夫就给疏通了。

    眼见得此等近乎神迹般伟大的力量,联军前队的武士、武卒都被惊呆了,但很快清醒过来,一个个呼吸急剧,面上通红,双拳紧握,紧紧盯着造就此奇迹的王越,无比激动的大喊“万胜”。

    在他们心中,有着这样强大的统帅带领着他们,何愁不能万胜呢?

    就在无数崇拜的目光里,王越将墨蝰收了回来,吩咐大军继续起行。

    当夜,淮上联军前军精锐终于在跋涉了九日后,到达了汲地,在此安营休整一夜,又继续前进。

    王越本道入了汲地,可寻些镇邑或者地方武装之类来练兵。

    不想汲地兵车主力在外,其余人见此十万人外加民夫浩浩荡荡的声势哪敢当之?但凡大军所至,过路出所有留守的村邑、镇邑不是直接开门投诚,就是带着仅有的武力尽退守北面汲南邑,试图靠城据守。

    对于投诚人员中的武力,王越尽由无当军暂作收编,充入他麾下直属军力中预备兵,其中武士暂且单独编组,留待观察再另行任用,不仅对这些人如此,将来若击败汲地兵车,其俘虏也当如此处置。

    毕竟他这军主神位现在如此之强,靠的是三千乘淮上兵车支撑。

    等到将来卸任了手中若仅是一千无当军,指不定会跌成什么样呢,所以直属军力自是越强越好。

    无当军本就是黑胡盗收编而来,后又收编了不少神庙军武士、武卒,近来又整训了整个淮上联军,于收编整训一套也算是轻车熟路。

    等到联军在两日后快要到达汲南城下时,王越手中又多了一千多看起来还算像样的预备兵。

    这时候,眼见联军日益逼近。

    汲邑大夫府,大堂内,一群汲地汲氏家族的士人、武士全部闭口不言,气氛沉寂的狠。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汲邑大夫率军出申南时安排留守汲地的汲安身上,但此刻汲安却苦着一张脸,眼睛会看着汲勇、汲水、汲英还有下方跪坐的武士……

    汲邑大夫此次兵出申南,几乎带走了汲里、汲西、汲南三邑大部分兵车军力,那时候他可万万没想到淮上会有兵马打过来,并且一来还是这么多,光是前军就有千乘兵车啊。

    哪怕汲邑大夫未带走那四百乘兵车,都未必守得住汲地,更何况是现在?

    “现在城外十里就是淮上来的千乘兵车,各位都说说看,如今我们该怎么应对。”

    许久,汲安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向下方询问。

    “能怎么应对?”留守人员中武力最为高强的汲勇无奈道:“敌军十倍于我,哪怕有城池地利,也是守不住的,不说其他,直接调集他们军中数千武士冲城,我们就无法阻挡。”

    “我的看法,投诚吧,按照成礼,投诚后我们身为大夫之族,他们也应礼遇。”

    “投诚。”汲安冷笑道:“我听说淮上此次出兵,可是要收回旧日其割让我蔡国之土,而我汲地恰恰就是昔日仇国之土,今日我们投诚,等于将整个汲地都让给他们,将来还收的回来吗?”

    汲英道:“收不收的回来,问题不在于我们,而在大人前往申南的兵车能否在这场淮上与我蔡国的战事中保存下来,在于我们手中的实力能否得以保存,更在于蔡国兵车主力能否击败淮上联军reads;。”

    “如果无法击败淮上联军,则此事一切休提,如果能够击败,但我们手中没有兵车实力,将来我蔡国兵车将此收复,到时候就未必继续由我汲氏统治。”

    “所以,死守与投诚皆是不好。”

    “最好的选择是带着眼下我们所能动员汇集的兵车前往申国与家主大人汇合。”他叹了口气:“我早就叫离开的,可是汲安你硬是不听,反将军力尽集于汲南。”

    “现在我们要走,也不知淮上那位蛇余公子是否肯让我们走啊”

    “往汲西方向或许不好走。”汲勇道:“我们不妨北行汲里,再入象国去与我国兵车主力汇合?”

    “万万不可。”汲英制止道:“若行此策,我军一旦加入攻象兵车主力,必定为吴氏统领的国师、尚氏和地主围攻象都之兵车收编拿去填沟壑啊。”

    “我们唯一的出路在申南,也只能是申南。”

    “汲安,快下命令吧,我们现在就走或许还来得及。”

    “唉!”眼见汲安还在犹豫,汲英心中大恨。

    家主怎会将留守大任交给汲安这等优柔寡断、只能守成而无应变之能者,若是交给他,在闻听淮上联军到来前,就将整个汲邑一切武力和能带走的钱粮都尽带走前往申南了。

    这样既可保存实力,又是攻申之援军,或许得此之援,已经近灭国苟延残喘的申国就支持不住了啊。

    犹豫了片刻,汲安终于下命令:“好吧,就如汲英之策,我们即刻撤离汲南,经汲西前往申国。”

    军令既下,汲南城中很快陷入一片兵荒马乱中。

    见此,汲英又急忙赶回府中:“汲安,这样离开不行。”

    汲安无比恼火道:“汲英,都同意了你之策了,现在你又说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汲英道:“我不是说不离开,可是如今你看看城内,所有武士、武卒人心惶惶,一副逃命的架势,这样出城说不定只碰上淮上兵车几十人都会被吓的溃散,而且我还见很多武士,竟叫武卒搬运这各种坛坛罐罐,连张几案都要搬上车,这样行军能快的起来吗?”

    汲安道:“你眼中的坛坛罐罐,是他们的家产,如果不带上这些,叫他们抛弃,那些武士第一个就不会跟我们走,选择留下来投降或许还能保住这些呢。”

    “毕竟淮上人收复失地,将来要治理一方,也是要靠这些武士、士人啊。”

    “那就不带他们,只须将全城大半武卒带走也行,叫武卒其他什么都不须带,只随身带上五日之粮,轻车疾行,只要能穿过汲西入得尹地就是我们的地盘,可以与家主部分之军汇合了。”

    “你想的总是不错,可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汲安负着手来回走了两圈,道:“那些武卒乃是武士们自各村邑征兆而来,向来就是听武士的。”

    “我们绕过那群武士,叫他们离开汲地他们的家?离开他们的家人,你们觉得可能吗?”

    “大人,淮上的兵车已经快到城下了。”两人正商议间,一位武士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汲英面色一滞,道:“先前不还是在十里开外吗?怎么会这么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