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从神
    东门廷走后,王越又思及自家基本盘溧南庄园

    此次虽有联军北上之大事,他却并未将其放下,毕竟相较于还没影子的蛇余国,那才是他真正的根本,绝不可偏废,不然将来蛇余国复国,靠谁来治理呢?难道靠汲地原有的武士?

    最终还是得靠无当军士和溧南庄园的人啊reads;。

    所以昔日暨南战前,他对士光许下可由他随军同车之诺,后来也未成行,只是暨南战后于淮阴休整时,召士光一番谈话,叫其继续呆在溧南庄园推行他之规制和尤为重要的通识教育了事。

    对此士光本是不是很乐意。

    少年人嘛,正是热血之时,诸类大功大名对他最是吸引力。

    但他年纪虽是不大,但到底不是任性之人,还是颇明事理。

    王越稍稍与他晓以利害,问他留在军中,将来别人问他于此战事中可起到半分作用当如何回答,又告诉他留在庄园未来蛇余国诸多官吏多半得叫老师,如此一番简单的对比,士光最终还是欢喜的回了庄园。

    此时王越想起溧南庄园,却是因溧南庄园事颇为重要,只不知单纯靠着士光是否能落实达成他想要的。

    虽然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士光毕竟只是一个少年,各方面还远不及赵午成熟老道,而他出军在外,到底是不能轻见,多少有些不放心。

    原本是赵午脱不开身,又须蛇纹诸武士协助他统领无当军并对淮上联军教导队武士、及武卒整训,在手头无人,实是无法的情况下,只能相信士光,将事情托于他一人。

    如今淮上精锐联军整军完成,已经开始北进,事情倒是有了些变化,至少蛇纹武士是可以抽开身了。

    “或许可以派一位蛇纹武士回去协助,有蛇纹武士在,其所见所闻我也是能得见,实时掌握进度,但凡有任何问题,也可及时纠正处理。”王越这般想着。

    “大将军,申先生在外求见。”正思着,帐外淮伯祭司的声音传近来。

    “有请申先生。”王越起身行至帐前迎候,稍后申到入帐行礼,坐于一旁几案,王越看了看,申到面上神情颇为不好,似有心事,便问:“申兄可是遇到了什么事?又或者是其他变故?”

    申到稍稍犹豫,终还是直说,道:“公子,今天白日行军时,我见公子运使的力量似乎是神力?敢问公子是否踏破凡人至神祗之界限已然是神祗之身?”

    王越稍微一思,就知他在担心着什么,无非是过往法家学派对神祗力量克制极大,是以在各大国神庙势力前处处碰壁,只道他一旦成了神祗,一些事情也会起变化。

    “申兄法眼无碍,事情确实如此。”虽心中早有猜测,但此时得王越肯定,申到面色骤变,但只听王越却继续道:“不过此时申兄无须任何担心,我之神道与世间任何神祗皆是不同。”

    “有何不同?”申到问:“难道可不忌讳我法家之术力么?”

    王越道:“不仅不忌讳,反倒是可将法家学派之种种包含于内。”

    见申到将信将疑,王越抬手凝出一道金红之光,道:“若是不信,申兄可自验之。”

    申到接过王越递过来的神力,稍稍一感,便觉此力竟隐隐与自身此刻法力是同源?

    不,不仅是同源,或者说根本就是他如今执法力量之源头,稍稍触及他就觉体内之法力为之一变,竟如冰雪入了沸水般尽数消融成为王越递过来神力般的力量。

    “这,这是怎么回事?”申到面上顿时呆滞,惊呼道:“我一身法力尽化为公子之神力了,不仅如此,似乎还可如先前法力般施展运用?更有许多不同的玄妙包含其中?”

    申到身上的变化,王越也是颇为惊奇,这可是他之前未想到的,不过随手给出点神力交由申到,只是叫他尝试一二,去他疑虑,却不想竟然尽将申到一身法家之力化为了神力?

    他微微感受,随即恍然reads;。

    申到所谓法家之力,本就是此军军法汇集的人心之力所化。

    如今他王越为此军军主,恰又有军法领域,则此申到力量的源头,已然是神力而非原本的单纯的人心之力了,申到在未用此力时,体内尚还是法力,一用此力又或接触神力,一身法力为神力替换再正常不过。

    片刻之间,想明白前因后果,王越朝申到恭喜,笑道:“恭喜申兄,如今已经是我之从神,专为我主管此军军法神职,享军法领域之神力诸般运用。”

    “我,公子你刚才说我成神了?”申到瞠目结舌的说着,声音都有些结巴,他恐怕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成为神祗的一日,或者说天下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结果他不仅未有惊喜,反倒还有种莫名的恐慌。

    这时王越心中却在想,申到身上发生的事,实是个大启示。

    似法家学派、兵家、阴阳学派等可驾驭人心之力为用的学派或许只差派中有高手能踏破神人界限者,其学派一旦有此高手人能踏破,则立马就可成就法神、军神、命运之神之类神位。

    只是这说起来简单,但却是最难的,难度之大也唯有经历过炼形的王越才知道,如此一来,对于此类学派,将来等势力更加庞大,或可以铸就相类神位,以封神为诱尽纳其整个学派己用。

    “公子?”见王越不答,申到追问着,这时恐慌尽去,脸上却有的是难以置信,他既是不敢相信自己一个弱小的凡人,这般简单的就成为强大且不朽的神祗,更不敢相信王越竟如此轻易的封他为神。

    直到王越给了肯定答复,后作别离开帅帐时,他还是此等神情。

    这一整个晚上,他恐怕会睡不好,但他到底不是普通人,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王越再见他时,申到便已经接受现实调整过来,转而以更积极甚至精神百倍之姿态去行事。

    接下来行军之状况一如昨日,但此等大军之行军于其中任何人而言,既是漫长又是枯燥还带着辛苦,既消磨身体体力,同样也消耗士气,才这第二日此事就渐渐生出征兆。

    王越很敏锐的军主神位中感知领域中查知到了这一点,便效仿了前人,于军中专门抽调了一队人手组成文工队,于途中作些表演娱乐,唱些鼓劲的歌,说些此世古代传奇故事,这样情况便好了许多。

    就是这样,大军起行第四日,军队就已行得近两百里地,渐至阳翟与蔡国汲地之边境,继续往前就是蔡国汲地,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天公不肯作美,一场暴雨不期而至,将这只北行队伍拦在了此处。

    如此三日,雨水过去,大军又在此滞留一日,将为暴雨冲刷浸湿的各类物资、甚至武卒们的衣物都晒干后才再次起行,其中约莫近百位武卒身体差些病倒得,则被迫滞留此地,只等养好病后才能继续随队。

    于是原本只须五日行军的路程,王越花费了九天,还没摸到汲地的边,军队就临时减员百人。

    接下来又行得一日,眼看大军穿过阳翟到汲地的山路,终于要踏上蔡国汲地的土地。

    这日上午,王越随意放开了感知,对地主神力的气息进行了追摄,想感知下如今地主祭司们在忙着做些什么,会否绕开他之军队去往后方行破坏事,结果才一放开感知就大吃一惊。

    他只感一股如山似渊的地主神力,正以惊人的速度浩荡自北方而来,隐隐似乎是冲着他行军队伍而来。

    而这种程度的地主神力,只可能是一个存在,蔡国那位天神地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