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军神
    “诺。”此位淮伯祭司应诺传令不提,队列前方,近百的武士正汇集在乱石堆前,各自施展拳掌之力,透过接触,将气力渗入乱石之中,再行内爆将其炸开,因为武士数量多,清理乱石速度还是颇快的。

    尤其是其中一位上位武士,每一次出手皆是七八千斤之巨力,运力又是极为精妙,往往随手一击,将半人高的大石打的粉碎,甚至还有余力将碎石掀飞出去,几乎每一次出手,都引得后方武卒们一阵欢呼。

    这时一位淮伯祭司将后方王越的命令传达了过来。

    “大将军有令,诸位武士暂且停止清理,等待将军神通助力再行开始,打碎的碎石也无须向道路两侧抛洒,稍后自有工匠和民夫过来处置。”

    众武士得令后各自停手,皆是面面相觑,稍稍沉默,一位武士正待说话,就见旁边武士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上方陡然出现了一道火红中带金的光,正朝他们方向落过来。

    “大哥,你在看什么?”村落中,随着一道金红光色划空落向行军队伍前段,正准备离去的吴姓中年人猛的抬头紧紧盯着那道光色,面色顿时变得无比凝重reads;。

    片刻后,他对旁边武士道:“刚才这股力量是神力。”

    “神力又如何,用得着如此惊讶?”武士不解道:“就如蔡国有地主,淮上也有位淮伯,这并不奇怪。”

    中年人想了想,道:“这股神力,给我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与我兵家术法之力颇为相似。”

    “与我兵家术法之力相似的神力?”武士思索道:“会否是雍国那位兵主祭司之力?”

    “不是。”中年人直接否定道:“兵主的神力领域为武士、武卒、甲兵,其力量乃是强于信奉于他的个人,并不能统帅作用全军,与我们兵家法力以及刚才那道神力完全是不同。”

    “难道淮上有精通类似我兵家集众术力者成为神祗了?”武士如此想着,面上大为震惊,他之所以震惊,实在是太清楚自家兵家术用有多强了。

    “就是这种神力。”中年人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道:“世人统兵凭统率之能,弱者只能将千人,强者可将数万,个中高手可将数十万,唯我兵家不同,于将兵之道乃是多多益善,麾下兵力越多就越强。”

    “习我兵家之术大成者,只要拥兵数千乘,便已有兴亡一国、不惧天下任何神祗之能,当日越荆之战,先祖父既败荆国兵车,荆国那三位天神也是他手下败将啊。”

    “而若以此更进一步成神祗者,麾下又有数千乘兵车,偏偏于战事军略又是高手…那可真是……即便倾我吴氏一家多位兵家之力,除非也统帅此多之兵车才可应对。”

    “可如今我家唯掌千乘兵车,想要出动还有着种种限制…此场战事,至少在蔡国各军感受到此为军神绝大压力,被其将战局打落绝对劣势前,恐怕是无任何获胜希望的。”

    “为何被打落绝对劣势后反见希望呢?”武士听着不解。

    中年男子想了想,道:“因为只有外部的强大压力下,以至于内部要生死存亡时,方可使蔡国国内各方力量将诸般争执放下而一致对外啊,不然你看我们各军相互制肘下打的是什么仗?”

    “不过这却也是好事,尤其是对我吴家而言,因为到那时整个蔡国要想应付淮上这位统帅三千乘兵车的军神…应该是蛇余公子吧,最终只能将希望放在我吴家身上。”

    “如此一来,我吴家可统之军力,或许将达到昔日先祖都未曾达到的巅峰啊。”说话间,他浑身都颤抖起来,面上泛起一股潮红,道:“这真是令人期待啊,若真到了那时,我吴门一氏可就真要大兴了。

    “可是大哥,想要到那时整国之力皆将希望放在我吴家身上,却也不容易,我们须得展露出可战胜蛇余公子之能力才是,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又想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在他手中占到便宜可能吗?”

    中年男子道:“未必需要和蛇余公子正面对着干,甚至不须与他之军力照面。”

    “以如今之局势看,蛇余公子于军略乃是有极高造诣者,蔡国除却我军外,其他诸路兵车必定在他手中讨不了好,也就是说无论在攻申、攻象诸战役中,最终都将可能以惨败、溃退而告终。”

    “而我军知晓蛇余公子之厉害,当于作战中避开其锋芒,仅保存实力全身而退,就已然足够耀目,若是将来能够寻得战机在象国身上狠咬一口,则这整场战役中,唯我吴家所统之军于申象两国获得了大胜。”

    “想想看,全军皆败,唯我大胜,我吴氏统兵作战之能自然就能凸显于整个蔡国啊。”

    “妙,大哥之筹谋真是妙啊reads;。”武士笑了起来,道:“但象国之商龙君,似乎不那么好应付?”

    “不过是强于个人武力的武夫尔,于我吴氏兵家面前还不如土鸡瓦狗。”中年男子不屑道。

    “若非我吴氏不想将直属国君的精锐兵力大量折损在最无价值的攻城战中,让尚氏和地主神庙一旁偷笑,全力出手下,象都早就被破了多时了,哪还等得到现在?”

    “改天换个时间,象国之围若在淮上这位军神策应下解开,商龙君那种性格之辈者,必定转守为攻,到那时其一旦出了城,我们便给他来个狠的,叫商龙君连地主都忌惮之传说人物成为我吴氏之垫脚石。”

    “大哥,前方道路之阻被清开了。”中年男子正往下说,旁边武士忽指着不远已经开始起行的军队道。

    他点了点头,道:“还真是快呢,看样子此位军神的神力,有小范围大幅度提升武士、武卒力量之效,如此使得武士破坏击碎障碍的速度大为提升了。”

    “此法最合用于两军阵战僵持时选择薄弱点打破僵局,又或干脆集中一群上位武士,临时强化其为超阶,对我军施以凿穿战术啊,这一点我们吴家却是须注意。”

    此二人交谈间,淮上联军的北上行军在稍稍停滞后,再次有序开始。

    考虑到地主祭司离开淮上前的遗留问题,以及其虽远远躲开不敢靠近,但却可在范围外继续制造此类事,王越决定设置一只由武士和工匠民夫组成的队伍,此队伍率先行于队前数里,靠着他神力加持力量行此清障开路事,又虑及武士和工匠民夫们的体力问题,王越又备了几只队伍以供轮换。

    这样一番安排,接下来地主祭司遗留下来的诸般石障就不再是问题,往后的路便好走的多,虽同样遇到了些乱石阻路,但往往还未来得及阻塞大队人马,就已经被处理好。

    就这样,淮上十万精锐联军一路行军,又于行军中训练磨合,于傍晚之前,就已经到达阳翟城邑周边,王越早就以墨蝰的视野,在此寻了个相对空旷,又有便利水源处安营扎寨。

    和行军一样,军队安营扎寨也有着学问,须考虑到方方面面。

    王越脑袋里装满了类似知识,无论从选址还是安营而言,都是参考着布置来做,有过当日自申南南下淮上一段路的实践,他对此已经不陌生,只是于麾下武士、武卒,还须时间来熟悉这与过往不同,相较而言更加细致的安营方法,但相信等由淮上到达汲地时,这些就不成问题了。

    夜晚,随着营帐陆续安好,后方队伍陆续抵达,又用过了晚食,王越在营中巡视一番,就回到了帅帐,却并未休息,今天白日行军,又与申到和赵午多半交谈,他却是颇有些所得,而于登坛拜将大礼上铸就的神位,有过一段时间的运用感受,他对此神位展开的力量领域和诸般限制也是越发明了了。

    于帐中稍作整理,他忽然抬头看向帐外,道:“东门大人既是来了,又何故在外徘徊?”

    “蛇余公子。”听王越声音,东门廷直入帐中,朝王越拱手一礼。

    “东门大人深夜来找本公子,可是风海身上有变故?”王越微微点头,直接问道。

    东门廷稍稍沉默,欲言又止,终道:“今日我前来,是有关乎蔡国此次兵车的一些重要情报告诉公子。”

    “哦?”王越敏锐的自此话中听出了一些意思,他对东门廷一番手段,乃是使其无奈被迫为他看住风海,并未要求东门廷做任何其他事情,东门廷此来却是为他提供蔡国重要情报?

    这是有投效之意啊,不过他认为的关乎蔡国兵车重要情报又到底有多重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