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五章 铸神
    登坛拜将乃是当世武人至高之荣誉,其礼绝不容轻忽,淮上贵族们自散会后就开始准备,先是调集数千民夫连夜于越发扩大之校场中心修筑土石高台为坛,其各自也在第二日行斋事。

    所谓斋者意即“整和齐”,行此事乃当沐浴全身更换新衣礼服,不饮酒不吃荤,不与妻妾同寝,减少一切娱乐活动,借此达到身体、精神以及身外之整、之齐。

    对此,王越身为主角,也自当不例外。

    登坛拜将的荣誉他不甚看重,于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有三十万以上的人于此场合对他高强度的认可、认同,试想龙巢湖神仅数万信众,就铸就了神位,今日此等强度的认同之力,不利用一番岂不是太可惜。

    正好王越近来于神位上已颇有些想法,却是正好可以验证。

    于是登坛拜将一日前,他几乎放下了手中一切其他杂事,将身心皆调整至最于最巅峰状态,迎接此日的到来。

    第三日清晨,天色微亮,暗淡的月亮还未彻底沉入大地,东方天际已经隐约泛出一缕金黄reads;。

    帅帐前,联军中最为强大的超阶武士以及无当军中武士、淮伯神庙祭司,都在列队等待。

    旁边是一尊虎式流铜鼎,内里焚烧着香草,香烟袅袅在其上升起,弥漫整个帅帐周围。

    “大将军,吉时到了。”一位淮曲祭司朝帐内喊着,随即远处成排左右散开的乐士,打钟的打钟,击缶的击缶,敲罄的敲罄,弹琴的弹琴,鼓瑟的鼓瑟,片刻之间丝竹曲乐已经响起来。

    帐中,王越一身虎肩青铜甲衣,外套黑色战袍,身背朱红的披风,却是英武不凡、顾盼生威,听着淮曲祭司的喊声,他徐徐自主案前起身,跨步出得帐门,早有一辆六马的铜车在前等候。

    “请大将军上车。”淮曲祭司大呼声中王越上车,赵午和申到一左一右同乘,赵午背弓按剑,申到立于车前,挥前一鞭,六马得得得的就徐徐前行,列队等候的武士们左右齐齐跟上。

    一路徐行,不时就有大夫自前方步行加入其中,到得最后,淮上五国君王及淮伯都出现在队前,为此战车前导开路,一路穿过中军诸帐,终于到得校场。

    此时校场在一番休整下比之来时又大了许多,整体为正方以横竖中线划分为四个片区,每个片区皆有七八万武士、武卒合击三十万人密集的列队等候,见得车来,瞬息间校场上无数武士、武卒齐呼。

    “万胜!万胜!万胜!”

    王越立于车上,才一至此,就感此万胜山呼扑面,夹杂着无匹强大的意志,更隐隐沟动天地间某股冥冥汇集成河流汹涌而来,只冲的他仿佛身心都要为之颤栗。

    他深吸了一口气,自那冥冥的意志中,恍惚跨越了时间长河,看到许多年前一个类似却更为隆重的场景,诸侯牵马、天子执鞭、神祗以为前导,上万乘兵车山呼海啸齐呼万胜。

    这是此世成天子拜将的影像啊。

    于此恍惚间,万胜之山呼已停,车已顺其南北纵线空出的道路行至连夜赶工的土石高台之前,王越再看向左右,只见无数双激动的眼睛,放出火热的眼神,四面八方射落而来,好像要将他点燃成火炬。

    “请大将军下车登坛。”随行的淮曲祭司高呼着。

    王越负手而出,缓步踏着阶梯,徐徐沿之而上,大风吹拂,掣起他身后朱红披风烈烈作响。

    等到上得近三层楼的高台,整个校场武卒皆可将他仰望。

    淮曲祭司夹杂着无比久远混沌苍茫的声音,开始颂唱成天子伐象之《成誓》。

    “万胜!万胜!万胜!”随之,山呼海啸般的万胜声再起。

    此礼之后,五国君王和淮伯在高台下列队,六位武士各自托着一个铜制托盘,托盘上都有着一枚虎形青铜小印,这些就是五国将印、帅印,最奇特的一枚旋龟状的是淮伯之神印。

    随着五国国君和淮伯双手自托盘中接过小印,登坛拜将中最为隆重的授印礼到来了。

    淮伯在前,五国国君在后,无比庄严肃穆,迈着高贵优雅的步伐,在万众瞩目中开始登坛。

    “蛇余越,此次联军北上,就拜托公子了。”登坛后,淮伯率先行至王越身前,一声拜托,手捧神印,躬身俯首,重重一礼交托于王越身前,其余国君随即跟上,皆是大礼托印。

    王越却推让道:“蛇余越何德何能能受此大印?”

    于是淮伯及诸国君再拜请托,如此三辞三让,王越终“勉为其难”自淮伯及五国国君中接过将印,在淮伯及各国国君簇拥下,一枚一枚的将将印高高举起,示与下方联军武士、武卒看,每一枚将印之举起,就引起下方一阵山呼reads;。

    此等拜将大礼,无论是君王前导,还是三次请托,皆是于万军中将大将军之位衬托至极高极重之境,而将印的请托,更代表着一*士大权的交托,完成交托后,王越名正言顺的成为淮上五*士最高长官。

    接连举起六枚印章,迎接六次山呼,主持大礼的淮曲祭司通过随各军之祭司传信,又大呼主持,引领着高台周围数十万武士、武卒朝王越这位淮上大将军行参拜之礼,如此三拜方自礼成。

    登坛拜将之礼,至此而结束,当然如果按照程序,这时是该结束了。

    但王越却出人意表的将六枚小印都捧于手中,再次高举起来。

    “蛇余公子,礼已经成了。”簇拥于一旁的庸王小声提醒着,其他君王也是颇为诧异,但淮伯看着王越此番动作却是一惊,随即目光一凝,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道:“蛇余公子,你这是……”

    王越对淮伯笑着点了点头,刹那间就有不尽的威严自他身上散出,隐隐当日执法之申到有些近似,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玄妙在其中,淮伯感知中他隐然已经和这整个联军所有人成为一个整体。

    再不用去细感,淮伯就已经知道,王越身上已经发生了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自此变化之后,除却没有铸就一个强大的神祗真身,以及神力积累远不及他这等老牌神祗外,于位格上已然与他平齐了。

    淮伯无论如何也是没想到,王越竟是借此登坛拜将之机铸就了神位。

    随即微微一叹,这是否太冒失,太过于急于求成了呢?没有任何造势与准备,仅是借登坛拜将数十万联军汇集过来的某种认知铸就出的神位,能是什么神位?神位能转化的神力领域又当如何?会有何限制?

    如果此认知中不能诞生出强大力量,又或者限制巨大,则此神位哪怕成就了,也是个废物神祗啊。

    这种事又不是没有,事实上他看的太多,在数千年前,不明神祗神位及领域奥妙,许多存在匆匆铸神多是此类,可是除却少部分铸就了强大而存活至今,其余已尽淹没于时间长河里。

    但淮伯稍稍一思就想到,以淮上联军认知构筑的神位,必定是与联军相关,无论如何其力量对整个联军乃至此次北上与蔡国决战都必定有所助益,这却总归不是坏事,再说王越虽无神祗真身,但有本体,此神位若是不行,大不了将来想办法散去,然后再借蛇余一国之力重铸其他就可,这过程中也不过是精神本源受创,无非是花些时间调养罢了。

    于是,王越在此时铸神也就可以理解,淮伯只当他是在为此次北上战事做准备。

    两人之对视,只是几个呼吸间,王越高举将印,并未做太多事,只是高声朝下方喊了声“万胜”,便结束了此次登坛拜将之礼,随之借此仪式之聚兵接连对精锐联军一部作安排,先让暂作精锐联军百夫长的无当军士退出各训练队伍,又将教导队武士分派替换他们,只待再整合几日成型他便会率此军出兵北上。

    等到这一切都做完,王越及淮上贵族都渐渐离场,淮伯却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天下任何神祗其力量来源于人心之肯定认知,但凡拥有神位者,无不希望自己的名号及能为被传的越广越好,如此方能收获更多的认知源源不断靠神位转化为更强大之神力,可是今日王越神位既已铸就,却竟是全无半分宣扬之举动,这却是万分奇怪之事。

    他有心去了解,但诸神祗之神位核心奥妙,关乎一位神祗存在之根本,乃是要害所在,两人哪怕是盟友却也是不便问询,便只得将此疑惑压在心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