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应对
    “关乎秽物破地主神力之法,又或同类方法,应对之法有两种。”

    “一种是被动,只能单一应对此法,另一种是主动,但凡建立于此法原理之上者,皆可以此应对。”

    “既大人只问起如何应对此法,我便先说被动之法。”

    “淮伯大人您之力量,可分为根本力与衍生力。”

    “根本力乃是神力直接转化驾驭的淮伯之力。”

    “衍生力则有多种,一种是淮伯大人以神力锻造出真身之力量,又或是以神力炼制出不含任何神力运用却有着强大力量的宝物之力量,第二种就是大人以神力催浪,为此浪推出的余波,或者以水流投出的不含任何神力的高速巨石等类似力量。”

    “和根本力为各种人心手段制约不同,衍生力却是不受任何限制的reads;。”

    “不错,不错。”王越尚未说完,淮伯就已明白,颔首道:“公子这番根本力与衍生力之论却是精妙,所谓粪水秽物对神力的杀伤和破坏力,乃须其接触到本伯之根本力才可。”

    “本伯面对此力,只须神力为本,衍生为用,则其对本伯半点办法皆是无有。”

    “这是被动应对之法,那主动之法又是如何呢?”

    王越笑道:“此类法之本质,说到底还是谣言,只是信的人多了,就可对神祗造成杀伤,甚至冲击神祗之神位,大人要应对此法,只须想法破此谣言就可。”

    “上午时,地主为何想要降临呢?他不正是想在粪水中施展地主神力破了我之谣言么?”

    淮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本伯明白了。”

    “其实大人若有应对天下谣言之能,则也可以此能力引导天下人心,只消一条看似合理能为亿万黎庶接受的谣言,引得天下人心之怨气质疑朝敌对神祗散发,说不定就可轻易将此位神祗拉下来呢。”

    “正好,我受此启发,对此位大人害怕之地主,恰恰想出了一条此类谣言。”

    “什么谣言?竟有如此大的力量?”淮伯好奇问。

    王越笑着说:“大人可知粪水有肥田增产之效?”

    粪水、尿水有肥田增产之效,于此世农夫并非什么大秘密,只是并未系统推行,并未大规模传播,但以淮伯的眼界还是知道的,便答道:“确有此事。”

    “好,那我便要问了,粪水为何能肥田增产呢?”

    “这却是有几分奇怪啊?如此污秽的恶物,竟能肥田增产。”淮伯疑惑道。

    王越似猛的想到了什么,惊喜着说:“此事会否和粪水能破地主神力有关呢?”

    “和破地主神力有关?”淮伯微微一惊,紧接着几倒吸了一口凉气,无比震惊的看着王越,道:“若按公子之言,岂不是说大地中,有使土地变得贫瘠的原因?而这原因乃是和地主有关?”

    “可不是吗?”王越笑道:“如果不是这样,粪水怎会有此等功效?”

    “所以,接下来,事情就很简单了。”

    “天下农夫于农事上辛勤一整年,可是收成多半不能令人满意,很多人甚至还因此而饿肚子、甚至饿死都是有之,所以田地收成不好,是不能怪他们不够勤奋的。”

    “那就只能怪地主?”淮伯问?

    “不怪他怪谁?”王越冷笑道:“他是大地之主啊,不管他是抽取了大地精华、于使天下土地变得贫瘠的基础上铸就的神位,还是他存在本身就对农事有妨碍,总之都是他的错。”

    听到这里,淮伯操纵的祭司身体,几乎颤栗起来,道:“如果不是知道粪水破地主神力乃是公子生生捏造出来的东西,听了公子这话,哪怕本伯都会忍不住认为这是真的。”

    “尤其是粪水确实可以肥田增产啊。”

    “淮伯大人此等存在都会信以为真,那天下间那些愚昧的、缺乏见识的、整日忙于农事的、生性有着推卸责任本能的农夫们会如何看待此事呢?”王越冷冷的问。

    “地主神位危矣。”淮伯肯定道:“他必定会为天下间无数农夫的怨恨、质疑所击垮,不仅如此,只因粪水肥田增产着实有用,他们今后每年春耕时以此肥田,恐怕都会想着地主之恶reads;。”

    “这就是让地主神位崩溃后,想要借神庙和麾下势力重组此神位都不能了。”

    “公子之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淮伯大人敢不敢开此先例呢?”王越笑问道。

    “如何不敢?”淮伯道:“但是却须准备充足,将人手安排于天下要地,能够一夜间将谣言散布天下方可行此事,如此本伯就不畏谣言为其他神祗所破,更不惧其他神祗以此法针对本伯了。”

    “如今大人可还有其他畏惧或顾虑?”

    “没有了,没有了。”淮伯喜悦之意溢于言表,再与王越说得几句就行离去,只看他去时的表情,王越就知道,蔡国的那位地主麻烦大了。

    接下来,淮上联军之诸般运作就皆上了正轨。

    十万精锐联军整训不歇,其余二十万兵车依旧日夜不停顺着淮水流域借水运而来,与之同来的还有粮食以及各种物资,也包括北上所需民夫之类。

    等过了不到二十余日,原本自荒地开辟出来的军营,已经变得如同一座巨大的城市。

    不出意外,在这场大战过后,此地也将会有一座镇邑兴起。

    只是随着精锐联军日益成型,又有相关武器等军事物资的陆续配齐,变得像模像样,联军北上的日子也日益临近,军营中气氛渐渐变得一片肃然。

    不论是淮上贵族又或是将率先出发的十万精锐联军武士、武卒皆变得有些紧张,但就在此紧张中,营中一切事物却也格外有序。

    “淮上精锐联军,以你的眼光看,练的如何了?”帅帐中,王越问赵午。

    “大体来看,其中最精锐的三万人,比起昔日溧南庄园一战后的无当军已强上不少。”赵午答道:“但是军心、士气、战意等,却远无法与无当军相比,只是比昔日旧军略强。”

    王越微微点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无当军士的军心、士气是建立在一系列制度之上,而这制度却是无法在淮上联军中推行,所以哪怕是同等训练、同样的战法,同等的实力,他们都是远远比不上无当军的。

    “其余七万人呢?”

    “其余七万人则差了些,但却不远,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没经历过战事。”赵午摆手道:“近二十年来,淮上太过安逸,五国之间无有纷争,哪怕各地大夫的私斗都是极少。”

    “我认为,只要北上过程中破一两城邑,借机会让他们见识见识,杀杀人见见血就会不同了。”

    “教导队的武士如今如何呢?”王越又问。

    “那群教导队的武士?”赵午笑了起来,道:“自从他们为无当军士击败,知道自己于大夫贵族们的价值大大减低,就老实了许多,一个个可是拼了老命的训练。”

    “他们如今对于无当战阵诸般都已经十分熟练,甚至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无当军阵最难的龟甲阵,从这一点来看,他们担任联军各百人队之指挥绰绰有余了。”

    “既是如此,大军开动北上的机会已经快成熟了,只消将教导队的武士安插入联军,再训练几日磨合,演练一番大兵团作战就可,申国那边没传来更坏的消息,竟还能坚持一二,那本帅便救他们一救。”

    想了想,王越就对门外候着为他传令的淮伯祭司道:“传本帅之命令,通知淮上贵族共议出兵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