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地主
    申到骤然运转法网,军法之威严骤然加强施加于全军。

    军法之威严,顿时压过对巫师和祭司的恐惧,因见得地主祭司神通所现奇景,联军下方队列中一时而起的小骚乱也随之停止。

    王越随即朝高台旁侧招了招手,立刻就有蛇大提着一桶粪水自旁边朝地主祭司飞奔靠近,地主祭司虽看不见,但感应到有人高速接近,急忙运转神力,就要在蛇大身前升起一堵土墙以作阻拦。

    却见蛇大不慌不忙,拿着瓢舀起一瓢粪水,往身前升起的土墙上一泼。

    “哗啦!”随着水声,申到法力同运,直击粪水所泼的土墙。

    “嘶!”就好像被抽去了骨头,升起的土墙在刹那间,整个都化为一团灰尘、砂砾垮塌下来。

    “继续。”王越命令道。

    蛇大击垮土墙后继续前进,地主祭司不甘的再次运转神力,试图驱使大地土石,但已有过一次经验的蛇大身手无比灵活,只看哪里土石有动的迹象,挥手就是一瓢粪水reads;。

    土石才升起,就如先前那堵土墙直接化为一堆砂砾。

    如此三两下,他就已经离地主祭司极近,带着冷笑将手中木桶朝前一泼。

    “哗!”大团的粪水,在半空中拉出一道淡黄色的水龙,劈头盖脸直将地主祭司身上线茧淋了个透。

    这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蛇大朝王越微微拱手,就提着木桶自旁侧退下。

    公输榆又将整个线茧一松,构成法力线的线随之散去,露出了线茧中大团的沙尘,在重力作用下坠落在下方粪水中,随即地主祭司再也无法维持尘遁形态,沙尘化为人形。

    “你对本祭司做了什么,你竟敢如此对待一位地上行者。”人形才一现,就又惊又怒的朝王越吼道。

    他感知着脚下黏糊糊、散发着无比恶臭的粪水,竭力想要运转神力,想要施展地遁逃离,但过往强大无比的神力,此刻竟不知为何,连半分都使不出。

    王越冷冷看着他徒劳如猴子般的挣扎,先示意公输榆离去,才目光转至高台下,迎向下方无数无声却好奇的眼神,看了片刻,他对下方联军武士、武卒道:“各位武士、武卒,你们知道此人是谁?”

    下方一片安静,虽无人站出来说话,但好奇的目光已经将他们的心意传达。

    王越指着上德雅正笑道:“此人就是蔡国地主之祭司,我淮上联军北上必定会遇到的敌人。”

    “什么,此人竟是一位地主祭司?”“原来如此,难怪他好像可以化身沙尘,还可以操纵大地。”“但刚才那位武士提着桶子里是什么?只一泼过去,地主祭司的法术就好像不管用了?”

    “喂,你们都在说什么啊?刚才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位站在后排的武卒小声问:你们看到了地主祭司吗?地主是什么样子,真的如传说中那般,可以施展地震法术将一座城池都掀翻吗?”

    “哪有那么厉害?”前排武卒笑道:“也就是可以化身沙尘,操作土石变出石刺、石墙。”

    “能变出石刺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想想看,你在地上走路,一根石刺突然从下面插出来。”一位武卒,只想着此情景,就觉不寒而栗。

    “石墙也厉害啊,想想我们如果攻城,好不容易冒着弓矢和落石爬到城墙上,发现上面竟又升起了一堵更高的墙,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厉害,厉害是厉害。”前排武卒道:“可是厉害的法术,刚才被一位武士拿什么东西一泼,就没用了,又往厉害的地主祭司身上一泼,他的法术都没用了呢。”

    “这么厉害。”后排的一位武士惊讶道:“那一定是哪位强大巫师熬出来专门对付地主祭司的巫药吧。”

    “什么巫药?”前排武卒道:“看起来、闻起来倒好像是茅厕里的粪水。”

    “粪水?”武士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强大的地主祭司,被一桶粪水就打败了?”

    王越一言,下方武卒议论纷纷,限于军纪,他们显然不敢高声喧哗,但哪怕是小声说话,汇集起来声音也颇为吵闹,但他却不以为意,只是任由其自行发酵,让前排武卒将所见徐徐传至后方。

    旁侧观礼台上,淮上众国君、大夫也是议论纷纷。

    看着此景又是惊讶,又有些不信,他们看的是极为清楚的,清楚知道蛇大泼在地主祭司身上的就是粪水,可是粪水这等寻常事物,怎能轻易叫地主祭司一身神力尽无法运用呢?这真是奇怪啊。

    但这却是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事实reads;。

    陶国国君笑道:“难怪蛇余公子先前说有一场好戏,原来竟是如此,寡人如何也想不到粪水对地主祭司有如此神效,今日真是大涨见识啊。”

    吕里大夫道:“此事天下人恐怕任何人都不知晓。”

    海西大夫道:“若我是地主,知道自己的神力,竟可为常见粪水所破,也不会外传,甚至会禁止外传,这样天下多数人都不知,就很正常了。”

    仇国国君却忽的想起什么有趣的事,笑道:“我猜地主定是在其祭司如厕时知晓自身神力之破绽的。”

    “哈哈哈!”仇国国君之言,引的众人哄笑成一团,但有大夫却有疑问,道:“粪之一物,乃是自身体内拉出,若地主神力有此破绽,平日里地主祭司腹内有粪,如何运使神力呢?”

    另一位大夫摇了摇头,道:“或许唯有拉出之粪物才是粪物吧。”

    众国君、大夫点头称是,但却有疑问。

    粪水此等俗物,缘何能对地主神力这等强大的力量有如此巨大之杀伤呢?

    这却或许唯有王越方知了,不由便将目光尽落在高台之上。

    “粪水?这不可能。”上德雅正又惊又怒,不可置信道,嘴上又是喃喃:“这怎么可能,我主的神力,怎会被粪水破坏,被粪水一泼,竟全然无用,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王越笑了起来,大声道:“本帅听到了很多武卒在议论,在议论这样一位强大的地主祭司,究竟是被什么东西击败的,现在本帅便告诉各位,就是很多武卒看到和猜到的粪水。”

    “什么,竟真的是粪水?”“粪水此等恶物如何能击败地主祭司,让他们的神力法术都不管用?”又是一阵议论纷纷,议论的人多了,就不免有人去想为何粪水如何有此功效。

    “粪水当然有此功效了。”一位武卒笑道。

    旁边武卒立刻便笑了:“你瞎知道什么?”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武卒正色道:“我只知道,越是整洁之处,点滴尘土都可叫他显得脏乱,像地主神力此等神圣的力量,或许正是惧怕此等秽物所污吧。”

    旁边武卒惊讶道:“此话听起来,好像在理啊。”

    非但他觉在理,周围武卒、武士们但凡听到,无不觉此是正理。

    高台下,上德雅正似乎是在与什么作着沟通,又听着下方武卒议论,紧接着就面色大变起来,他惊惧的朝高台上王越看了一眼,忽然大声喊道:“破我地主神力的根本不是粪水,是……”

    王越抬手一指,一缕无形剑风直入他口,上德雅正猝不及防,舌头忽的爆裂开来,满口话语被压在了口中,只能发出一番“喔喔郁郁”五音不全的怪声。

    但就在这时,王越猛的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意志,正自虚无中跨空传来,更有与之相合的神力在大地身处酝酿,正要随此意志一同进入到上德雅正祭司体内。

    随之,一股莫名的威压骤然降临在在校场上空,隐隐给人一种一座大山正要自头上压下之感,王越目光微凝,这种感觉,和当日溧南庄园淮伯降临上曲祭司体内何等相似。

    联想着刚才那位地主祭司的话语。

    王越心知,这是地主发现他的手段,终于目光注意过来,实在看不下去,忍无可忍之下就要降临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