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五章 法网
    “诺!”赵午拱手应诺,王越看着他远去背影,想着刚才赵午带来的消息。

    他心知淮上联军拥有淮伯之祭司,于淮上可享受水运之便,但其它神祗之祭司,如配合军事行动,同样可使其得大便利,地主祭司在通信上的便利且不言,其神力不仅可以破坏道路,迟滞淮上联军行军速度,又可阻塞后勤,用于己方却可以开山破路,用于守城那更是可以将城墙随意加固。

    哪怕他们不可直面大规模的军队,但这些事,只须避开军队暗中做好就是。

    此却是北上蔡国之一大麻烦,但好在如今已经提前发现,他更有了针对地主祭司之能,而今日过后,整个淮上联军,更将拥有一件对付地主祭司乃至地主的利器。

    不止是对付地主,将来如果和其他神祗作战,同样可以以此等类似力量为凭reads;。

    但赵午所报之事,却给王越提了个醒。

    有着神祗和祭司参与战争,很多时候战争皆不可以过往眼光看待,必须将敌方神祗及祭司之优势充分考虑进去,若有可能当将对其神祗及祭司进行打压例如第一优先。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好!”

    与赵午一番交谈,回过神来,申到的明正典刑已经开始有一会。

    校场上武卒们欢呼声、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随着一声叫好,一位技击营武士被一剑断首斩杀在校场前,又一位技击营武士被押上高台,下一轮声浪又起。

    王越微微颔首,又将目光看向校场一旁角落。

    那里,武士风海和已经投诚了技击营武士,以及已经改换了形貌的东门廷都在,不时正偷偷瞧着校场高台处昔日同僚一个个被拉上去,于众目睽睽息啊如杀鸡般斩杀。

    只见每一位武士之死,就叫他们心头一颤,脸上又多半有些庆幸。

    很显然是在庆幸自己昨夜投降之正确,不然这些人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今天。

    这时,冷冷一旁静看的东门廷,忽就走到风海身后,一脸阴森的说了什么,直叫风海整个人打了个颤栗,回头看东门廷既是愤恨又是无奈,见此王越便笑了起来。

    看这样子,选东门廷为风海之狗链,却是再正确不过。

    接下来,随着技击营武士、武卒一一被申到明正典刑,在王越感知下,申到收获了更多对他职位与军法之认可,一身法家之力呈现以倍数之增加,一言一行更见其威。

    隐隐以他为中心,一张无形的法网开始向外发散开,笼罩了整个军营,无形压在军中一切军法管束制约下每一位武士、武卒之心头。

    如果说军法原本只是武士、武卒们认知形成的死物,此刻此等死物因申到的存在,已经活了过来,张牙舞爪仿佛随时要对每一位胆敢违反军法者出手。

    几乎不用去刻意探查,王越就知,淮上联军所有将士的纪律性,必因申到之到来提升数个档次,这对于接下来对联军之整训大有好处,也等于提高了军队之凝聚力和战斗力。

    如此看来,法家之人于一国势力之存在,却不仅仅是执法、镇压邪崇那般简单,此等无形的影响,对于维护统治也是极为有用的。

    就这般,完成了对技击营武士的明正典刑,申到随之下得台来,朝王越拱手一礼:“申到幸不辱命。”

    王越着说,不吝夸奖赞道:“法家之力,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光只是申兄坐镇淮上联军中,就可增联军五成战力,这样算起来,申兄一人足可当十数万武卒了。”

    “公子谬赞。”申到不好意思道:“我法家之力有此等效果,还亏得公子军中与其他军中不同之制啊。”

    见王越似乎有些不解,申到解释道:“昨夜与公子一番交谈后,我并未立刻去休息,乃是先去将联军军法与公子所设之军制了解了一番。”

    “我联军军法、军制与其他*队相比,颇有不同,要了解不难,但看申兄显然不止了解这么简单。”王越微微惊讶:“这么说,申兄竟是一夜未睡?”

    申到道:“公子委任我担当淮上联军军法顾问一职,总监督全军军法之执行与落实,此等重任在肩,偏偏我却对联军军法未有了解,这叫我晚上如何能睡得着呢?”

    “那申兄但觉我联军军制何如呢?”

    “公子于联军军制之变革,才是真叫申到大开眼界reads;。”申到感叹道:“不言其他,仅祭司通信及参谋执行落实一事,这就是轻易将整个军队捏成了一个整体,使得公子任何命令,皆可轻易传达落实贯彻全军。”

    “而若是放在之前、乃至当今天下其他之旧军中,将帅的命令皆靠传令兵传达,哪怕就在营中,都耗时耗力,就更不用说战时之传令和对远方军队传令了。”

    “和公子之军相比,公子之军乃是强大精干的武士,他们却是体态臃肿、行动和反应迟钝之普通膏人(大胖子),会当上了战场,强弱可想而知啊。”

    “而此制下,于我法家而言,实是大为加强了军法的传达和执行之力。”

    王越微微点头,对于申到越是满意,其人才德不缺,也是做实事之人才,本待与他多说几句,但这时明正典刑已经结束,该是轮到他出场,便小声与他交代几句就上得高台。

    高台上,王越先看了看远处木柱上被无形线网绑缚成茧的地主祭司,就朝远处公输榆微微示意。

    木柱上绑缚线茧的无形力线随即一松,茧子整个向下滑落了一截离地面更近,只见线茧起先还没有反应,但稍时就猛的剧烈挣扎起来,沙尘内在力量鼓荡的茧子不断凸起凹陷。

    但很显然,尘遁之力为线茧所困,他一夜都是无法,如今也是一样,王越暗自笑道,看样这位地主祭司是被困于线茧一夜,整个人或许都有些糊涂了,或者还未醒过神来。

    或许真如王越所想,地主祭司稍稍挣扎了几下,线茧就不再动,但一股无形的力量却自线茧向下往地面探,微微触及,下方的大地就好像有了生命般。

    “砰砰砰!”一瞬间,地面上猛的凸起扎出了三五根无比尖锐夹土带石的尖锐柱状体,皆是向着被插入地下的木柱插去,只三两下就将木柱躯干下方插的稀烂。

    眼看着木柱就要倒下,公输榆法力线一拉,线茧顿于木柱脱离,却被悬于王越所立高台两根支撑柱之间,但地主祭司好不容易神力能够接触到土石,不竭力挣扎一番怎会甘心?

    于是高台之下的大地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向上拉,自地里鼓出了个巨大的土包不断向上升,朝他线茧所在处靠近,只要土包延伸至线茧,他就可土包将自己包住,然后挤压带动身体向下沉。

    经由地下,他可以以此最原始的土遁逃走。

    这时,整个校场一片安静,但凡前排可见者,目光尽注目在高台下发生的奇异景象上。

    此世间多数普通武卒,见过的强者多半是武士,对于祭司、巫师的力量却是少见。

    这般心中本就存了几分敬畏,加之关乎种种关乎巫师、祭司的传说甚多,夸张些的还有巫师一人覆灭军队、毁灭城池、国家之言,今日看得高台下此等奇景,不少武卒立刻就联想到了传说中的祭司、巫师,只一瞬间很多人脸上就现出了惧意,个别人本能就往后退。

    也亏得此是在校场上,身边有着近十万的武卒同在,又有王越站在高台之上。

    否则他们不止是后退,或许想跑的都有。

    当然也有不少出身淮伯神庙军的武卒,表现就好的多,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平日里见淮伯祭司们施法可见的多了,所以并不觉什么奇怪。

    见此,王越心知于淮上联军北上前,哪怕不为破邪事,在全军面前解开巫师、祭司那层神秘面纱都是极为必要的,便聚音成束对申到道:“申兄,有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