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二章 敲打
    王越召见赵午的地方依旧是在帅帐,他至此军营后呆的更久的地方。

    帐篷中并无其他国君、大夫住处及办公之所的装饰及其他,也就是简单几张几案供他办公及会客之用,再有就是及个可放木椟、书简、羊皮纸卷的书架和木柜,可谓是粗陋简单之极。

    这倒不是王越不会享受又或甘于劳苦,于他而言,关乎形体及诸般享受,有也可没有也无关系,是以并不过于注重,注重的却是能否正常方便的做事。

    而帅帐中,有此就是足够。

    “对于技击营武士的连夜审讯进行的如何了?”

    说话时,王越正按着地图,他对淮上联军北上之作战计划十分简单,但此事毕竟涉及到三十万武卒以及近倍的民夫,若战线拉长所须民夫还会更多,于是细化考虑的事情也多了起来,须顾忌到方方面面。

    “风海的能力很不错。”赵午道:“昨夜连夜审讯,就已经有十余位武士在招供了些消息后愿意投诚,其余还有七八位虽尚未如此,却已经意志动摇,或只须再消耗些时间就可。”

    “哦?”王越目光自地图上移开,道:“此岂不是说,今日可供申到明正典刑的武士已不足二十?不过也没关系,技击营配合武士行动的武卒也是抓了不少。”

    “那风海是如何办到的呢?”

    “风海旧日其余技击营中人缘并不好,常常遭受排挤,就不免怀恨在心,他竟是时常暗中观察同僚之弱点,查访他们的家属,到如今这一切就派上了用场。”

    “公子你是没看到,昨夜的连夜审讯,风海一出场,三言两语就叫许多义正辞严呼喝他的技击营武士跪地求饶,有趣的是还有一位武士,受尽刑罚都不愿降,风海只抓着他怕痒之点,就叫他屈服了reads;。”

    王越点头道:“有些人不怕死,但会怕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这倒并不奇怪。”

    “对了公子。”赵午忽的抬起头来道:“昨夜我们除却地主祭司外,还抓了一条大鱼?”

    “还有一条大鱼?”

    “与地主祭司一同为公输榆所擒者,竟是接任易先生主理申南、淮上诸事的技击营统领东门廷。”

    “东门廷?”王越想起了当日吕里城外袭击昭穿为他击退者以及蔡馆中坐在蔡相婴子身旁之人。

    “此人可愿降?”王越问。

    “降?公子,他连半点技击营的消息都不肯透露,就更不用说投诚了。”

    “此人之骨头倒真是硬,一边受刑还能挺着又笑又骂。”

    赵午叹道:“风海尝试了一切手段,不论是严刑拷打,还是威逼利诱,皆是无用,如此一番刑讯拷打过后,他的身体已经快熬不住,或许不等明正典刑就会身死了。”

    王越目光一凝,嘴角闪过一丝冷意,道:“除却东门廷之外,可还有其他武士被他如此拷问法?”

    赵午想了想道:“没有,公子昨夜不是交代他,那等硬骨头交给申先生今日明正典刑的么?”

    “公子的意思是?”赵午随即冷哼一声:“好个风海。”

    王越道:“你明白就好,现在速将他叫来。”

    “此人以他昨夜之成效来看,于阴暗事能力倒是颇为不俗,可堪称人才,但却身具狼性,还有些自作聪明,须时时敲打叫他明白自己狗之身份,最好还是须想办法给他套根链子才好。”

    “诺!”赵午深以为然,应诺出得帐外,稍稍招呼了声,立刻有武士去传令,很快将风海带了过来。

    “风海,拜见公子。”一入帐,风海对王越纳头就拜,将头深深埋下。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王越见他和昨夜苟活时相比,已隐隐有几分得意之色。

    心下不由冷笑,此正应那句古话,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微微打量,便不再理会,对赵午道:“技击营武士拷问与招降之事且暂放一旁,刚才本公子召你过来,乃是准备对付在整个淮上活跃的地主祭司。”

    赵午道:“有公输榆的力量,营中又有大把的武士可用,对付地主祭司不难,难的是唯有公子才可寻到他们,偏偏公子却必须坐镇大营并不能擅离。”

    王越道:“此事我已想好,我虽不能擅离大营,墨蝰却是可以。”

    “探查地主祭司之法,它也是会。”

    “所以事情就比较简单了,赵午你只须安排一队上位武士,将此事情交由养由正带队,再带上公输榆就可,以我墨蝰乘云飞腾之能,当能极速前往淮上各地,将地主祭司寻出来。”

    “地主祭司可交由公输榆对付,养由正和一众上位武士,就对付地主祭司所驻之地之技击营。”

    “公子之法真是绝妙。”赵午笑道:“地主祭司大量来淮上,不外乎配合技击营各地联络,所以有地主祭司之地,多半有技击营之据点,如此仅循着地主祭司这条线,就可将淮上技击营大部一网打尽。”

    跪倒在地的风海,下拜之后,就等着王越叫他起身reads;。

    只是王越一直不叫,他就不敢,只能一直低着头,深伏在地。

    一开始还能受得,片刻之后,心中便生出不平之气。

    只道自己昨晚为王越立下那等功勋,连续招降十几位技击营武士,不得赏赐也就罢了,竟如此对他,此想法一生,越想就越是不快,但王越过于强大,也就在心中压着。

    但等到听到王越之吩咐与赵午之谋划,三言两语就将他最大之价值解决,心中顿时大震。

    他降王越之最大价值,就在于他了解淮上技击营诸事,可以为王越对付技击营,如今王越自己随手就可将整个淮上技击营大部都解决,那他还有多大价值?

    只一瞬间,刚才心中之不平之心尽去,转而以深深的恐慌。

    王越安排好对付地主祭司一事,赵午立刻出去执行,接下来帐中只余下王越与风海两人,王越继续研究地图,仿佛将跪倒在地上的风海遗忘,但风海却不敢作如此想。

    他满心皆是惶恐之意,时而想到自己对王越已无价值,包括昨晚的事也变得毫无意义,不时又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竟受此等待遇,时间不觉而过,他额头上、背上已满是冷汗。

    “啪”的一声,王越合上地图,猛的看着他,一声满是杀意之厉喝:“武士风海,你可知罪?”

    “啊!”风海心中本就惶恐,这时又猝不及防,整个人身体一颤,差点瘫软在地,脑袋伏的更低,颤颤巍巍道:“我…小…小人不知啊。”

    “呵呵,不知。”王越一声冷哼道:“看在你昨夜审讯、招降技击营武士得力的份上,看在你于阴暗事上颇有几分才能的份上,加上之前赵大人为你说情,本公子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结果你竟说自己不知?”王越朝帐外一声大喝:“来人,将此人拖下去斩了。”

    风海整个人猛的软在了地上,等到两位武士入帐,挟着他双臂就要将他拖出去时,他才醒过神来,连忙挣扎声泪俱下,道:“公子饶命啊,公子饶命,小人知错了。”

    王越微微抬手,两位武士一松,便将他放在地上,然后隐隐就有一股臭味传出,一位武士闻着臭味往下一看,风海竟已经屎尿齐出,不由感叹王越威严至斯。

    “知错了?”王越淡淡的看着他:“错在哪里?”

    “错…错,我不该自以为可为公子清除淮上技击营,就自以为或不可缺而自鸣得意,更不该只不过是为公子招降了几个技击营武士就自以为功,我…”

    说道这里,风海只觉王越仿佛化身成了一只吞天噬地的绝代凶兽,随口就要吞了他,忙抬头看了一眼,却见王越早已无之前的声色俱厉,眼中也再无半点杀意,面上变得丝毫无任何表情。

    王越微微抬手,朝门外挥了挥,两位武士立时会意。

    “我不该试图将东门廷大人以严刑拷打至其于死地。”风海猛的大喝了声,整个人再次软了下来,浑身再无半分力气,仿佛死了一般趴在地上。

    王越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本公子向来遵循一个事不过三的原则,武士风海,你的三次机会已经用完了,今日之后绝不存在第四次,第四次你只要敢冒出些苗头,呵呵。”

    “公子,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王越不置可否,向两位武士吩咐道:“传本公子命令,将技击营的东门廷带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