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八章 兵家
    “好。”帐篷中,稍稍一静之后,王越道了声好,饶有意味的看着风海,对赵午道:“真是想不到,蔡国技击营还有如此人才,竟未能在其中谋到高位,只能为一小卒,这委实有些屈才了。”

    听王越此言,下方杀人后跪倒在地的风海大感意外。

    他为人阴狠,手段毒辣,在技击营中风评向来不好,虽有些本事、才能,却因广受同僚排挤、忌惮,所有人都言他无能,以至于纵将事情做的再好,也难得重用,但凡有什么好事,也都与他无关。

    这些年来,他实在是过的憋屈reads;。

    今日为敌所擒,他为求活命身上已打上了背主之烙印,刚才又展露了阴狠毒辣之手段,环顾左右,帐内几乎所有武士都向他投以他无比熟悉的厌恶和忌惮之目光。

    本以为今日虽侥幸能够活命,未来也是勉强苟活,却万万没想到,竟在王越口中听到“屈才”之评价。

    他心中如此想着,便听王越对他道:“刚才本公子许你活命之机,你也确实做到了,而今自当言出必践,给你一条活路,但在此之上想要过得好,你还须对本公子有价值。”

    武士风海深吸了一口气,问:“那若我对公子价值大呢?”

    王越深深凝视了他一眼,道:“那就看你的价值有多大了。”

    风海想了想,道:“整个淮上技击营之种种,于我眼中无任何秘密。”

    王越点了点头,对一旁赵午道:“此人当有几分能力,就暂归你手下听用。”

    “就叫他协助处理技击营等阴暗事吧。”顿了顿,又问:“你可会忌惮他之阴狠及反复?”

    赵午淡淡扫过风海一眼,笑道:“此人在我手中掀不起风浪。我只怕他能力不够。”

    得赵午此回复,王越颔首,对风海道:“本公子不管你过去如何。”

    “在我之麾下。你能为本公子创造多大价值,我必与你等价回报。你熟悉蔡国淮上技击营,若能助本公子将其势力尽数斩断,来~日委你一地技击营此类组织之重任又何妨。”

    风海呼吸变得急促,不待王越说完,便道:“风海必不负公子之托。”

    “本公子不信大言,唯见实行。”王越冷声道,又对赵午说:“此人就交给你了。”

    说罢王越便徐徐起身离了偏帐,稍后就有武卒进来清理地面。将尸体抬出,又铲开地面染血之土换上新土,片刻之后将一切处理干净,偏帐中好像什么也未发生过。

    出得偏帐,王越回帅帐稍稍整理,略微感知着远方已经停留的地主祭司,心知今夜他与那处淮上技击营驻点必定难逃覆灭,而有风海这等人,整个淮上技击营步其后尘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已经不须他费太多的神,真正需要费神的事。还是此次北上与蔡国之决战。

    按照今日申国公子齐带来的消息,此次他的对手,可不是什么一般人。随便出手,并未费多大兵卒和力气,就将申国几至于覆灭之境,那为数倍兵车力量围攻的象国又还能撑多久呢?

    这样看来,留给淮上和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但他和公子齐说的话也是事实,数千乘兵车从动员、到整训加上后勤民夫,以他此时之能,于军制诸般调整,加上淮伯在淮上水运之便利。一个半月都已经是极限了。

    而换成其他人来做,此等大之战事哪怕准备半年乃至更长时间都未必够。如此正想着,帐外为他传令的淮伯祭司忽的进来。对他拱手道:“陶国等几位国君、大夫传来消息,想请公子一同就晚食。”

    王越一听便知,许是申国那位公子齐下午时已将申国的消息在营中传遍,国君和大夫们知此局势变幻,或想听听他之意见,便道:“回报他们,本公子马上就来。”

    淮伯祭司退出帐外,王越稍作收拾,又派人叫来申到和公输榆,一行三人便往各国国君、大夫处去。

    篝火熊熊燃烧,将架在上面的羊烤的肉香四溢,庖厨不时将它翻动,放上有限的各色作料,使得香气更加诱人,闻着就觉食欲大增,不远处的露天空地,铺着许多草席,草席上有序的摆着几案reads;。

    王越到来时,各国国君、大夫早已经在几案前等待。

    目光扫过整个晚食场地,他微微意外,申国派来求援的那位公子齐并不在其中。

    “蛇余公子。”“公子。”“蛇余公子来了。”

    见王越到来,大门们急忙起身打招呼,王越也一一回礼。

    陶国国君亲迎了上来,正待说话,却看到申到,面上微微疑惑,道:“蛇余公子身边之人,寡人皆已熟识,这位却颇是陌生,面上看起来倒有些像今日过来求援的申国公子齐?”

    “国君眼力无差。”王越笑着介绍道。

    “此位是我昔日旧友,申国公室子申到,因与公子齐乃是同宗,故而有些面似。”又道:“申兄乃是法家名门高弟,能力天下少见,所以专程延请而来,为我联军军法顾问。

    “将来我蛇余国复国,他便是我国专职司法事的司寇。”

    听王越一番介绍,陶国国君道:“身为法家学派弟子,能为蛇余公子称道,甚至延请以为未来蛇余国司寇,申先生想来才能无虚,却是比他那位同宗兄弟公子齐不知强上多少了。”

    王越点头道,看向左右:“听国君说起公子齐,我也正好有所疑问,我见各国国君、大夫皆在此就晚食,那位公子齐既然至我营中,他却为何不在呢?”

    一听公子齐之名,旁边传来一声轻笑,吕里大夫走了过来,道:“公子就别提公子齐了,也不知申国国君是如何教养得他,如此年纪还不甚懂事,更不知其为何竟派他这等人来向我淮上求援。”

    “今日他不止是在我等面前言出无状,还道我淮上各国国君、大夫有眼无珠,竟选公子这等连马军都不知何物者为联军统帅,此简直是将我淮上所有贵族都得罪。”

    “我等未将他打出去,就已经算是看在申国国君的面上了。”

    顿了顿,吕里大夫朝王越拱手一礼道:“不过公子齐却也为我们带来了申国的消息,听说他是先见了公子,想必关乎申国事,公子已经事先得闻,却不知对此等情事有何看法及应对方略?”

    一瞬间,场地中诸人一切商谈交流都暂歇,目光都汇集了过来。

    王越笑道:“不知各位国君、大夫对此事如何看法?”

    景国国君苦笑道:“我等能有何看法?此次蔡国兵车之动向、战法与旧日各国兵事规制完全不同,使我等所学仿佛全然无用,委实令人震惊,几叫寡人有少时学习兵略听师长说起昔年越荆之战之感。”

    “不错,此两战虽战事过程有不同,但神却极似。”吕里大夫接口道:“两国同样是采用了前所未有的战法,并且一经使用,就取得了无比巨大之战果。”

    “昔日越国以弱胜强而败荆国,今日蔡国只以少量兵力,几乎无损将申国攻至破家灭国之境。”

    他看向左右,疑惑道:“也不知此战究竟出自何人之手?据本大夫所知,蔡国老一辈的各大夫中,皆是守陈规者,并无此等厉害人物?难道也是如蛇余公子这等年轻英锐?”

    陶国国君想了想,忽道:“恐怕非是什么年轻英睿,而是吴氏兵家之辅佐啊。”

    “什么,吴氏兵家?”“昔日辅越王夺位登基继而败荆的吴氏?”陶国国君一言,顿时场中人人皆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