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招纳
    在村落中呆了片刻,又搜寻了一番,再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王越就再次驾着墨蝰携着众武士升空而起,在高空开启了鹰眼术,向下方山林和小路中看。

    “公子,那里有一人,那里也有一位,此地村落中之人尽被杀光,这二人定是技击营的人。”赵午得过王越所赐一枚鹰眼,也可施此术,才片刻就接连发现两人。

    王越当即叫墨蝰向下扑去,下方其中一人是作村民打扮,本在林间走的并不及,但随着墨蝰下落靠近,如同惊弓之鸟,一个纵跃就上了树,接连几个弹跳,极速往不远处一片密林去。

    密林不比小树林,巨大的生物进不去,此位武士倒是打的好主意,但墨蝰须臾就落至他上空。

    “拿下。”赵午一声厉喝,后方乘于墨蝰身上的一位武士自半空直接落下。

    他竟是一位上位武士,才落至半空,就凌空催出一道气劲,朝下方大片树梢冲击,稍稍减去冲力,足尖一点就在树上稳稳站住,拦在了技击营武士的前方。

    此位武士在树梢奔行间,竟趁他立足未稳,毫不犹豫的拔剑而上。

    上位武士冷冷让开,剑都未拔出,就冲身靠近重重一击,技击营武士身形一震,一头就往树下掉落,却被他单手一抓,拿住了脖颈如提一只猫狗吊在半空。

    “将他身上一切可能用于自我了断的物品都卸下,牙齿、头发、耳朵都不放过,再除去他以气力内爆之能带回营中前集合。”王越一声吩咐,墨蝰随之再次高速升空。

    接下来,墨蝰不时起落,每一次落下。就放下一位上位武士。

    等到放下第六位,下方山林中,以鹰眼视野已经再找不到任何其他人形的存在。

    盏茶时分后reads;。放下的上位武士陆续提着人回到军营前。

    “公子,六位技击营武士。除却两位见逃脱无望服毒自尽外,其余人尽在于此。”

    王越淡淡看了一眼,道:“所有未死者,都严加看管,严刑拷打并分开审讯,叫其交代出营中潜伏者。”

    “诺!”几位上位武士立刻领命而去。

    又对随行祭司道:“传本公子命令,令之前封锁要道的兵车人员,去往村邑处理尸体。再将蔡国技击营于我军营周边所造之惨案,通报全军,须叫任何一位武卒都知道,以激对蔡国人之同仇敌忾之心。”

    “诺!”随行之祭司,即刻以与全营诸军祭司联系,将此信息传达了出去。

    将一切事情安排妥当,王越就将此事放下,依旧返归帅帐处理军务。

    临近傍晚时,赵午飞快入得帐中,欣喜道:“公子。按照公子分开审讯之法,除却一位技击营武士死硬,哪怕严刑拷打都是无用外。其余三位技击营武士都已经陆续招供。”

    “赵午你这般欣喜,想来招供的内容颇为满意了。”王越放下手中事道。

    “不错。”赵午笑道:“此三位武士陆续招供出营中几位十数年前就潜入淮上,为吕里大夫等大夫家臣武士者,此数人我皆以命人拿下,目前正在审讯,以期得到更多情报。”

    “另外,还有一位武士交代,技击营在此地方圆一舍之内,似乎还有一处驻点。个中淮上技击营中精锐好手云集,专门负责我淮上联军事。”

    “可惜他于技击营中地位略低。并不知道此地的准确位置。”

    一舍就是三十里,王越感知了下午转移逃离的地主祭司。心下顿知此人所在,或许就是技击营那处驻点,便道:“无妨,此处驻点,本公子已知之。”

    “赵午你即刻去军中,召集一队武士。”

    “今晚用过晚食之后,叫他们在校场集合,随本公子一同前往剿灭技击营此驻点。”

    “诺。”赵午一个拱手,正待离去,却回头问道:“公子,技击营那三位招供了的武士如何处置?”

    王越冷声道:“此三人乃是技击营的精锐,都是中位武士,且相对熟知间作之道,杀之可惜,或可转化吸纳为我蛇余家为用,技击营此等暗间势力,将来我蛇余国也是需要建立的。”

    “正好此时离晚食还有一段时间,你将他们带至偏帐,本公子要见他们一见。”

    “等等,将那位死硬不肯招供者,也与他们一同带上来。”

    “唯!”赵午离去后,王越往一旁偏帐去,很快就有一队武士将四位技击营的武士押过来。

    “公子,所有人等都已带到。”赵午看向一旁:“见到我家公子,还不跪下。”

    两位武士直接就跪倒在地,另一位稍稍犹豫,最后还是一同跪倒,唯独一人挺直着腰杆,傲然看着营中,赵午一声冷哼,道:“这位武士的腿骨很硬,来位武士帮他松松骨头。”

    立刻就有两位武士走到他身后,抬脚就是各自一踹,这一踹用力极猛,武士再也绷不住,腿脚一弯,随即肩上又被用力往下一按,猛然就跪倒在地,膝盖压的地面一颤。

    王越微微点头,目光骤转凌厉,如刀锋般在四人身上扫过,刮的其中两人身体齐齐一颤。

    最后目光落在刚才不肯跪下者身上reads;。

    只见他浑身是血,身上隐隐还散发着一股烧猪脚的臭味。

    这人却是毫不畏惧的迎过来,冷哼一声,王越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几分欣赏之意。

    他在这位武士眼中看到了觉悟的光,一看就知,这人已经无惧于一切,不过对于敌人中的这等人,欣赏归欣赏,王越知其思想不可扭转,对待的态度只有一个杀字。

    “你们三个,想死还是想活。”回转目光,王越对另外三人道。

    “想活,我想活,公子饶命啊,我已经全部招了啊。”一位武士顿时声泪俱下,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旁边的武士看了看王越,无比恭敬道:“只要能够活命,小人可以为公子做一切事。”

    “你呢?”王越问的是之前下跪前稍稍犹豫的武士。

    这位武士年纪不大,看起来还是个少年,此等年纪能成为中位武士可称的上不凡了。

    “我,我也可以为公子做一切事。”少年中位武士稍稍犹豫就答道。

    “愿意为我做一切事。”王越笑着重复了一遍,对他身后的武士道:“替他松绑,再给他一柄剑。”

    立刻有一位武士随手一剑,将他身上绑缚卸下,将一柄青铜剑交到他手中。

    被松了绑,接过青铜剑,少年中位武士不明白王越何意,顿有些不知所措。

    “既是可以为本公子做一切事。”王越冷笑道,指着之前不肯下跪者道:“那就给本公子杀了他,他死了你就可以活,并且可以为本公子效力,来~日前途不可限量。”

    “什么,杀了他。”少年中位武士不可置信道,看向之前不肯下跪者,掌中青铜剑不觉就握紧了。

    “怎么,才说可以为本公子做一切事,现在就后悔了?”王越冷声道,两眼凝视着他,寒光爆射,见他不动,就看向左右道:“左右何在,将他予本公子拖出去。”

    “等等。”眼看着后面两位武士过来,少年中位武士急声道:“我杀,我杀就是了。”

    他慢步朝之前不肯下跪的武士挪过去,猛的一个跃起,竟朝王越攻了过来:“我杀了你。”

    “刷!”一道电光闪过,鲜血喷溅。

    少年的头高高抛起,无头尸身栽倒在王越身前,赵午面无表情的在一旁收剑。

    “啊!”磕头捣蒜的武士一声凄惨的尖叫,另一位武士也呼吸急促,面色一阵苍白,王越冷冷看过来,道:“你们两个,也想学吗?左右与他们松绑,谁先能杀了那位武士,今天谁就能活。”

    两位武士的绑各自被松开,磕头捣蒜者看了看旁边的武士,身形稍稍前倾,等到剑一递到手中,立刻就朝前冲去,感受到左右并无人抢出来,他面上露出了喜悦,抬手一剑就往那不肯下跪者递去。

    “噗嗤。”剑刃入体,磕头捣蒜者身形微微一震,他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去,看向身后的武士。

    “你。”他勉强吐了个字,想说些什么,身后的武士却只手一拧,然后大力将剑抽了出来,任由他倒在地上,看也不看他,便大步向前,走到不肯下跪的那位武士面前,毫不犹豫的将剑挥出。

    帐篷中一片寂静,唯磕头捣蒜的那位武士身体还在一颤一颤,鲜血流出发出咕咕如同泉水的声音。

    “槐下人,武士风海愿为公子效力,为公子做一切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