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六章 转移
    军营巨大的营盘外,十数里方圆外有着几处村邑。

    其中一个毕竟偏僻的村子里,茅屋草舍土房零散的分布着。

    东门廷看了看愈来愈炎热的天气,再看这眼前的土屋,微微叹了口气。

    生活条件也太差了些,如果换成过去,他绝不会在这种地方久住,但今次是没办法,上方下了死命令,甚至还难得的派遣了两位地主上德一等的祭司过来协助,只为获取淮上联军一切情况。

    尤其是关乎此次淮上联军主帅蛇余公子及他那只无当军的情报,更是列为重中之重。

    所以,哪怕再不愿意,他也得来。

    不止他来,淮上技击营精锐也是云集,更还启用了十年之间陆续潜入淮上各国大夫家的武士。

    “是东门大人吗?”土屋里传来一声问询,是上德雅正祭司。

    “唉!”东门廷随口应声道,推开吱吱嘎嘎作响的木门,进入的房内:“上德祭司,我给你打了些井水过来,趁着还冰凉,祭司大人喝了也可解一解渴reads;。”

    将手中木碗递了上去,东门廷无奈道:“乡间山野之地,什么都没有,也就这口井水还算甘甜了。”

    上德雅正伸出一双满是茧子的手,接过木碗,将水一口饮尽,略微舒缓,道:“有吃饿不死,有喝就渴不死,还有这土屋可以遮风挡雨,这已经是不错了。”

    “东门大人,请坐。”

    东门廷在房中坐下,看向上德雅正,道:“上德祭司似乎和我昔日所见神庙任何祭司都是不同。”

    上德雅正笑道:“我地主神庙,提倡德之一字,厚德载物。造福苍生。”

    “在许多年前,我主由岱岳成为地主时,像我这样的祭司是很多的。正是在那些祭司们斩荆棘、曝霜露的带领下,昔日的蛮夷之地。方有如此风光,大蔡任何一邑,已经不下于昔日之中原。”

    “只是可叹,事到如今,我这样的祭司,竟是已成为少数人了,并且还在越来越少。”

    “或许若干年后,再也不会有像我这样的傻子了吧。”

    东门廷佩服道:“地主神庙。恐怕也唯有大人可当得起一个德字了。”

    上德雅正在神庙中,为人冷嘲热讽,言他自命清高,今日得东门廷一赞,心下不由一喜,道:“当今国内大夫、国人多尚空谈、大言,又享乐奢靡之风日盛,也亏得有东门大人您这等不避艰苦肯付诸于实事之人,我大蔡方还能有此国势啊。”

    东门廷顿时满脸笑意,却见上德雅正面色忽的微变。猛的看向数里外的军营方向。

    “上德祭司,发生了何事?”

    “刚才淮上联军军营中升起一股令人心悸的浩大之力。”上德雅目光凝重道,话才说完。他的身体又是一震,面上带着惊惧,对东门廷道:“东门大人,与我同来的雅韵祭司,刚才在军营中被人斩杀了。”

    “怎么可能?”东门廷惊呼道:“上德雅韵祭司此去军营,乃是去拿营中潜伏技击营武士的情报,按照约定,我技击营武士会将相关的布帛,放置于指定的地下坑洞中。”

    “雅韵祭司去拿。根本无须浮出地面。”

    “天下间,难道还有人比地主祭司更擅长于地遁。还能在地下战斗不成?”

    “不好。”东门廷随即道:“之前诸般布置,甚至不叫潜伏者向外传情报。而是由祭司大人亲自去取,我皆是力求隐蔽,乃为不使淮上联军发现。”

    “可是如今淮上竟有能人发现雅韵祭司,并且将他击杀,很显然我技击营行事已经暴露?”

    “雅韵祭司,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

    上德雅韵道:“东门大人于此地可还有其他去处,我可以地遁之法携你同去。”

    东门廷道:“祭司大人且稍候,我去通知我技击营武士离开,减少活动,更不去与营中已潜伏者联系,以免将他们暴露,只要他们不暴露,我们须获取的情报,总是有机会可以得到的。”

    东门廷匆匆出了土屋,片刻后村邑中一阵小慌乱。

    不久,他就匆匆回来,对上德雅韵道:“祭司大人,此去往西北方向二十里有一处小山谷,我技击营为此事专门在那里设了个安全据点,有劳上德祭司了。”

    上德雅韵听着,毫不犹豫的运转法术,以遁术之力将两人牢牢包裹,然后往下一沉,便往西北方去了reads;。

    东门廷和上德雅韵走后盏茶时分,村邑上空极速飘来一团云雾。

    稍后,云雾落下,现出一头蛟龙之形。

    龙头站着三人,身躯后段更有一位祭司,还有十余位武士,皆是军中好手。

    王越感知着地主神力远去的气息,道:“地主祭司或因同伴为申兄所斩杀而被吓跑,不过其既在此驻扎,此地必有与技击营相关活动的迹象,你们先去村中探查一二。”

    “诺。”赵午自龙头下来,立刻带着武士进入村中。

    “这边你去,你去那边。”

    “家家房屋都须仔细看看。”

    十余位武士分头行动,各自敲门,但门中皆无人应,有武士敲得颇不耐烦,索性一脚踢开,破门而入,便发现,此等白日里屋内却并无人在,其他武士纷纷效仿,冲进房屋,竟都是如此。

    就于这时,村落一角的房屋里,传来武士一声惊呼:“大人,有发现,你们快来看。”

    赵午急忙赶去,进入房屋一看,只见房屋的角落里,躺着一大堆的尸体,男女老少皆是有之,竟被层层叠叠如同柴火般被整齐的码的老高,看数目竟不下二三十人。

    此时天气颇为炎热,尸体看起来都是死去数日,已经开始腐烂、生蛆,房屋内郁积出惊人的恶臭。

    “大人,这里也有。”

    赵午满面阴沉,的在武士引领下走到不远处另外一处柴房,看柴房里面与刚才房屋差不多。

    看着此景,汇集过来的武士眼睛都是红了。

    一位武士咬牙切齿道:“可恶的蔡国人,竟将这座小村子的人都杀光了,我们绝不能放过他们。”

    “公子来了,公子过来了。”

    “赵午,此事你如何看?”王越面色如常的看着,对赵午问道,倒是一旁公输榆从未见过这么多死尸,尤其还是身上已经腐烂、生蛆,更有惊人恶臭者,就忍不住就呕吐起来。

    “公子。”赵午过来道:“都是武士出手,下手极狠,一击毙命。”

    “以我推断,事情应当是发生在数日前的一个晚上,技击营的人一家家的摸,却是杀的干净利落,很多人死时脸上连恐惧都没有,显然是死在睡梦中。”

    他又指着其中一具尸体:“这位应该是本村邑的武士,死前曾经反抗过,可惜他武力有限,或者说对手太多,且皆是老手,于是仅在一瞬间,他身上受得三创,最后被一剑枭首。”

    “的确是如此。”王越随意看了一眼道。

    赵午继续道:“技击营将此村邑中之人杀光,显然是将此当作临时之据点,先前我们未到来时,内里或有不少技击营的武士在此驻扎,地主祭司地遁之术,并不能携太多人远走。”

    “在此驻扎的武士定然只能四散逃逸,此刻或许就在周围道路及山林里。”

    “这真是太好了。”同来的武士冷笑起来,道:“来之前公子就着我们通知了二十乘兵车,如今已经在封锁此片区域的路上,他们一个都休想跑出去。”

    王越点头道:“今天下午,就且先将此群逃散的技击营武士都拿下,另外军营中的也不放过,至于那位地主祭司,白日里就让他在新去处稍稍安安心,晚上等其松懈了我们再去找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