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二章 求援
    回到帅帐,在几案前稍后,赵午就引了两个年轻人进来。

    其中一位就是于尹阴认识,成全王越蛇余公子大名的申到,另一位与他年纪差不多,相貌也有些相似,但一张虽是俊朗却略显消瘦的脸上,眼神总给人一种不正以及无力感。

    只看此面相,王越就知此人性格偏向阴暗,且意志当不十分坚定,容易动摇又或为诸象所惑,而意志不坚定者,也往往易为情绪左右,喜怒哀乐难以自控而无常。

    “公子,王越有礼了。”两人才入帐,王越就亲迎上去,又对申到道:“申兄,多日不见。”

    “公子齐,拜见蛇余公子。”公子齐与申到各自一礼。

    “两位请坐。”王越单手迎了迎,便回于主座,等到两人于一旁几案后之草席落座,他才继续道:“今日未知公子前来拜访,可是有何要事?”

    公子齐往旁边看了一眼申到,申到忙拱手道:“蛇余公子,我家公子乃是向淮上请援来的reads;。”

    “请援?”

    王越对申国局势也有所了解。

    蔡国汲地入申南之兵车,也不过四百乘左右,哪怕加上渚氏兵车,也不到六百乘,以申国这等千乘大国,只消稍稍动员各地大夫军力,当能轻易应付才对。

    此等局势,申国请什么援?

    稍微一思,王越便问:“如今申南是何局势?”

    这话却非是申到所能知了,于是公子齐低沉道:“蔡国汲地之兵车,携突袭之势入申南,先破尹地与渚氏合流,又北上攻平莱林,接着迫降阳林邑大夫。由此据申南半地。”

    “因有渚邑大夫等申国大夫协助,其所据之地兵车武士尽被他收归为用,于申南之兵车超过八百乘。”

    “如果仅为此也就罢了。还尚属于我国国师与地方大夫之军合力所能应对。”公子齐忽的哭丧脸,道:“但是。蔡国攻象之军主力前往围攻象都时,不久前竟分出了一支两百乘的偏师,极速横穿了象国直插于我申中。”

    “我国师及地方大夫动员起来之军,本在申中聚兵正欲往救申南,却于行军途中,猝不及防遭其自后方急袭,损失颇为惨重,只是勉强未有大溃。但蔡国汲地与渚氏大夫之联军却于此时骤然北上。”

    “如此后有攻象偏师,前有汲地与渚地联军,我国师被重重围困于申中与申南之交,申南各地其他大夫欲救援,却不想反被汲地与渚氏联军分兵伏击……”

    听着公子齐口中此次蔡国兵车动向,王越心下微动,蔡国此次对申国出手可真是不一般啊。

    此世于四五十年前,各国的战争模式还是讲究种种规矩,往往是约定场地、战前致师、再双方各集兵车结阵一冲了事,可谓是堂堂之站已极。而兵不厌诈,不择手段,却是越国以此法击败荆国后的事。

    但再如何不择手段。兵不厌诈,相对而言,天下战争也并未玩出什么特别的花来,可今日之蔡国对申之战,整个过程,王越随便就能想到奇袭后方、围点伏援等一系列谋略名词。

    他稍稍一思,问:“申南大夫之军被伏击,这是几日前的事?”

    “这是三日前之事。”公子齐道,又补充说:“本公子乃是借了农家宗师所养飞禽送了一程。方于昨日赶至淮阴,正碰上申到。听及淮上五国会盟欲救援申国、抵御蔡国,便于今日来拜访公子。”

    王越点了点头。又问:“蔡国攻象偏师是如何完成极速横穿象国的,按照常理,其身处象国敌境,兵车步军推进之速,不可能有如此神速。”

    “蔡国人仿效了北狄,组建了马军,此偏师就是其马军,借了马力横穿象国。”

    “马军?”王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骑兵,便继续问:“蔡国人的马军,是如何作战的?此事万分重要,关乎我淮上联军整军北上与之决战之大事,你务必与我详细道来。”

    “马军作战?”公子齐微微差异:“马军的作战和步军是一样的,只是行军可借马力。”

    “原来是这种马军。”王越一听就知道是如何事了。

    这是地球早期的骑兵,没有马鞍、也没有马镫,骑士骑在上面,只能靠夹紧双腿固定身体,除却个别厉害的好手,多数人是无法这样骑马正常作战的,所以早期的骑兵都是骑马步兵。

    既是这样的马军,王越就放心了。

    因为他此次推广淮上联军采用的战阵,乃是昔日的罗马方阵,此阵自一现世,就彻底淘汰了过往的战车,并将亚历山大大帝大帝仗之东征横扫万里的马其顿方阵也扫入故纸堆,罗马人依此于地中海所向披靡reads;。

    但时代在发展,无敌的马其顿方阵会不再无敌,罗马方阵也是如此。

    将罗马方阵淘汰的,恰恰是后来兴起的重骑兵以及骑射手。

    首先罗马方阵乃是阵列线,对付其他步兵,有着极大优势,但碰上了人马皆重甲的重骑兵,标枪和短剑威力就不足了,很容易就为重骑凿穿突破、击溃。

    又因标枪杀伤射程有限,步兵行动能力亦是有限,显然无法应付来去如风,且射程远胜标枪的骑射手。

    在战史上,人马皆甲的重骑是后来才出现,但早在罗马时期,罗马人面对并不成熟的帕提亚骑兵骑射战术时,此方阵于骑射战术的劣势就已经一览无余,竟只能靠大盾结龟甲阵守,毫无追击杀伤对手之能。

    “公子,既知我申国危局,不知淮上何时可发兵北上援申啊。”见王越思索,公子齐忽的急了。

    王越想了想道:“淮上联军如今正在聚兵整军,最快须一个半月方能北上。”

    “什么,一个半月?一个半月越我申国之军恐怕早就大败了。”公子齐猛的站了起来,急道:“公子,我见此营中之兵车已经不下*百乘,若能即刻自此北上,或还来得及救援我申国啊。”

    听公子齐如此一说,王越就笑了起来,道:“公子莫非全然不懂兵事乎?”

    “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此地确实有*百乘兵车,但一场大战的粮草尚未准备充足,后勤辅兵民夫更是还未到达,此时北上,我淮上这九百乘兵车走到半路就得饿肚子,还谈什么救援?”

    “而且此时所聚之兵,乃是自各国、各地聚集而来,未经一番整训,不过是一盘散沙,纵是粮草充足,北上以此之军,对蔡国精锐,恐怕是一触即溃,不说救援申国,反将自己赔进去。”

    “此次蔡国三军之统帅,可不是寻常之辈,我淮军北上还须得准备万全才可。”

    “那我申国呢?”公子齐愤声道:“再过一个半月,国师尽丧,已经是要被破家灭国了。”

    王越淡淡道:“破家灭国也是无妨,只要申国国君公室还在,各地大夫未死,来日会当本公子领淮上联军北上决胜蔡国,自会尽陈盟之义行存亡继绝事。”

    “你!”公子齐两眼怒睁,紧紧盯着王越,道:“你是亡国公子,就恨不得全天下公子都如你一般吗?你不救,可这淮上可不全是你说了算,你不过是被推举出来的联军统帅而已,我自去寻各国国君分说。”

    说完,公子齐就怒气冲冲转身,然后疯一般冲出帐外。

    看着这位公子,王越摇了摇头,问:“申兄,你家这位公子的脾性颇大,望之非似人君啊。”

    听着王越这句话,申到身体就是一震,他忽然就意识到,王越这位数月前一介或只有几位家将武士跟随的亡国公子,今时今日已经完全不同了。

    来~日申国若真的为蔡国所破,待至他率淮上联军击败蔡国,行存亡继绝事时,公子齐或许只因他今日观感,哪怕其母再受国君宠爱,都会与太子或更进一步的申国国君无缘。

    申到实是想不到,王越与他同来淮上,短短时日之间,竟已经走到了此等地步。

    想着如此,申到拱手一礼,万分诚恳道:“公子齐自幼为其母宠坏,言出无状,其乃个人得罪公子,非能代表申国,还望公子万勿因此而怪罪申国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