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一章 服
    就在这时,三位军士趁着他停住步伐的瞬间,三柄标枪就往他身前和身周呈覆盖状大力投出,随着“啪啪”两声,整个校场都安静了,石昆竟是一个不注意,就为三位军士的投枪击倒在地。

    一个不注意,一不小心,听起来似乎只是个失误。

    但是武士们心里清楚,如果在战场上,局势通常无比混乱,下位武士死于流矢、乱矛也是有的,但那等情况毕竟比较少,可是对阵的如果是无当军士此等精锐武卒呢?

    更可怕的是,他们十分清楚,此次自己参加的是什么教导队,就是为学习无当军士的战阵、战术,准备学会后培养和带领十万这等精锐武卒啊。

    三位精锐武卒就可战胜下位武士,十万这等精锐武卒,这样大的数量,想想就觉可怕,而且淮上以精锐武卒北上决战大国获胜,焉知他国不会纷纷效仿,到那时这整个天下,还有下位武士的立足之地吗?

    下位武士还能够为贵族大夫们看重封以小邑招揽吗?

    恐惧、愤怒过后,一种莫名的无力和悲哀笼上武士们的心头reads;。

    王越敏锐感受到了这种奇特的气氛,这群武士,让他想到了少时教授他习武的一位老者。

    老者百多岁,都快入土的人,本来准备将手艺和枪都带棺材里去的,却叫他碰上了。

    见他肯用心,就教了他些把式,叫他一辈子受益。

    那老者无后人,最后是他亲自送入土的。

    临去的头两年,许是觉得要死了,就爱给他讲过去的事,年轻时候的事情。

    但说的最多的。却还是他师傅。

    说他师傅武道通神,出神入化,各种如何厉害。整个中国北方少有敌手,说如果放到古代是书上的各种乱世。说不得也是个楚霸王、冉闵、杨再兴这等百人千人敌。

    可惜没能赶上那等好时候,最后却是在庚子年,被一群身为普通人的洋鬼子抵在巷子里用洋枪打死了。

    每逢说故事,说他师傅,老者都会红光满面、满心自豪。

    可到最后,就都是如这群武士般模样,脸上这种莫名的悲哀。

    王越知道那是什么,也可感受老者以及这些武士心中的震撼。但却绝不同情。

    这时石昆猛的自地上爬起来,情绪激动,大声吼道:“我还没输,武士怎会输给这几个普通人,我可以爆发气力,爆发气力就可以发出匹敌上位武士的一击,绝对的力量,他们绝对挡不住。”

    对啊,下位武士若爆发气力,不下于上位武士一击。这三位军士岂能应付?

    一瞬间,就好像黑暗里看到了光,武士们仿佛看到了希望。

    王越却一声冷笑。毫不留情道:“你的确可以爆发气力,但能爆发几下呢?爆发一下,杀我一位军士?爆发第二下,再杀我一位军士,这时候你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吧。”

    “然后爆发第三下,与我第三位无当军士同归于尽?”他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留情的将武士们心底的希望彻底碾碎道:“可是一座小村邑,足可轻易供养十个精锐武卒呢。”

    石昆身形猛的一颤,忽的无力瘫倒在地。几番比试,他气力几乎还没用多少。还有的是力气,可是却被王越这番言论和三位军士击败他的事实面前。从身体到精神都被击垮了。

    其他武士,虽未参与比试,但和他没什么两样。

    整个校场陷入了一片沉默。

    良久,武士中一位上位武士从武士群体中走了出来,道:“蛇余公子,你也是武士,今日却为何要绝我武士之路呢?你可知道,公子之法一旦传出,恐再也无那么多人愿费小半生时间一番苦练成为武士了。”

    “因为成为武士又如何呢?会被一群武卒轻易围杀?”

    “并且对于下位武士、中位武士而言,恐再不会有封邑这回事了吧。”

    “这样下去,整个天下的武士会越来越少……”

    “谁说我绝了武士之路呢?”王越反问,道:“你们难道就未想过,一群普通军士,通过战阵战术训练,可以实力大为增强,能够匹敌武士,武士若也习练战阵之术呢?”

    “今日本公子只是要告诉你们,凭借个人勇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之天下,必定是战略、战阵与战术的天下,想要凭个人勇武闯天下很简单,先成为上位、超阶武士再说吧reads;。”

    “而今日你等还当感谢我,感谢本公子让你们看到了无当军士之厉,否则将来碰上了别国训练出来的精锐武卒,战阵之上对你们就不是几次比试这么简单,而是屠杀了。”

    “当然,或许有武士可能会说,天下间尚且无此等精锐军士。”

    “但是,于陈国这等以阵战闻名之国,数位精锐军士可以匹敌武士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当日本公子所破黑胡盗中随黑胡转战北方残留下来的精锐老兄弟,就皆有此能,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这只是一层象缟,差的只是谁来捅破他,一旦哪国率先捅破,就必定倾力大量训练。”

    “就如月前我淮上各国国君、大夫在知晓本公子无当军士可以一当十破暨南百乘兵车后,明明知道训练精锐联军消耗物资、钱粮远比普通武卒大的多,可是依旧咬牙要练十万。”

    “我淮上如此,他国皆能,淮上之精锐,此次北上决战蔡国,一旦胜利,则其他大国必定纷纷效仿,到时候整个天下之精锐武卒,就不止几千、十万,上百万都或有可能。”

    “于此数千年未变之局,你们这群武士若还凭借着所谓个人勇武而不思其他,则迟早会为天下间数十乃至上百万的精锐武卒彻底消亡。”

    “此言本公子,只说一次,便不再多言。”

    “接下来,若还有那位武士想挑战我无当军士者,现在就可上来,下位武士若无自信,不如中位武士上,不过我无当军士欲对付中位武士,就须增添两位以五对一就可。”

    片刻,见无人出场,王越便道:“若无人出来,本帅宣布,自今日起,所有武士皆不得藐视我无当军士,当接受无当军士之战阵训练,直至将战阵战术之要领皆学会精通。”

    “学会后,还须经过考核,方可于来日淮上最精锐千乘常备联军中担任军将和各级指挥。”

    “若是不能通过,各位还是回地方欺负下普通国人野人为好,免得将来国战上给淮上人丢脸。”

    “现在。”他看着众武士,大声喝道;“听本帅命令,重新整队。”

    “诺!”众武士垂头丧气的应诺,声音低沉、参差不齐。

    “大声点!”王越大喝:“你们的声音连女人都不如,还是武士吗?无当军士,给他们作个表率。”

    “诺!”千人齐声,声音震天。

    “教导队武士,听本帅命令,重新整队。”

    “诺!”武士们大声回道。

    “声音不齐整,给本帅再来一遍。”王越指着下方大喝:“教导队武士,听本帅命令,重新整队。”

    “诺!”接连三遍,王越终于满意,将教导队的训练,当众宣布交给无当军士中选出的精锐军士指挥,这回再无任何武士埋怨其他,都是服服帖帖的应诺听命。

    “彩!”完成训话,王越顿得到景陶二国国君及大夫之大声喝彩。

    陶国国君越众而出,道:“蛇余公子今日真是叫寡人大开眼界,寡人再次确定此次淮上会盟选公子为主帅实乃万分正确之事,有公子训练和统帅我淮上联军,寡人对此次北上与蔡国决战再无疑虑。”

    陶国国君之言,众大夫齐齐称是,王越与他等稍稍寒暄,想及先前申国公子和申到同来拜访一事,便行作别,叫赵午去通知申国公子一行,叫他们于帅帐一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