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八章 不同
    安排好申国公子豹求见之事,王越就将地图随手收起出了营帐,准备前往校场,却于帐外,正逢着景国国君、陶国国君、仇国国君以及各国大夫一同联袂而来。

    “蛇余公子,听说新编联军教导队的武士闹事,寡人等特来为公子助威,必使其老实听从公子帅令。”

    “多谢国君、大夫对本公子之支持。”王越微微一礼道:“不过此事,还是本公子自行解决为好,各位国君、大夫在一旁旁观就可,稍后或许会有一场颇为有趣之事发生。”

    “有趣之事?”吕里大夫疑惑道。

    王越笑了起来:“当然有趣,教导队之武士闹事,此本就在我预料之中,或者说将他们交由无当军士一群普通武卒训练,就是为了叫他们闹事。”

    “公子的意思是?正是叫他们闹事,然后行立威事?”

    “不错,但不仅仅是立威。”王越道:“还是要叫他们亲身体会本公子无当军中诸般战阵战术之强,如此方可对战阵竖立强大信心,将来哪怕面对蔡国兵车,都士气半分不落,可以全力而战。”

    “原来公子之安排,竟有此等深意。”陶国国君放下心来,道:“既是要武士体会战阵之强,也就是说公子并不打算以自身武力将他们压服,而是要靠无当军之战阵?”

    “到底要如何,各位国君、大夫。且随本公子一观就知。”

    王越神秘笑了笑,引得诸人好奇心的起。就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随王越一同前往校场。

    到达校场后,喧闹已经渐渐平息,此时又见他以及各国国君、大夫亲至,所有武士无任何人敢吱声,都是听从赵午安排,于无当军于校场中间靠前。左右各自排列出一个阵列。

    王越抬头看了看天。此时已是下午,太阳微微西斜,但夏日的阳光不比其他季节,着实火辣无比,将大地仿佛要烤焦,以至于地面与大气交接处的空气隐隐都有些扭曲。

    “各位国君、大夫,今日天热,不妨去一旁阴凉处稍待。”

    先行招呼各国国君、大夫,王越随之上得校场前中心处高台。居高临下俯瞰整个校场。

    一瞬间,下方才排好队列的所有武士,以及校场周边被刚才喧闹惊动的各国武士、武卒目光都汇集了过来,但王越却并未立即训话。只是保持了个与无当军士一般无二的站姿,在火辣太阳底下站着。

    这一站,就是近一刻钟。

    此等天气,任何人身处其中,都仿觉置身于蒸笼,若是无事,都会寻找一处阴凉处躲避。又或干脆于家中不出,于此等无遮阴地站上一刻钟,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就更不用说身上还穿着甲具了。

    一开始,武士阵列还强忍着,毕竟王越是联军主帅,各国国君、大夫也都在这里。

    但不及片刻,就开始忍不住了,武士阵营中开始传出说话声。

    一开始仅是几个人,紧接着说话者越来越多。

    尽是各种不满,满腹牢骚以及深重怨念。

    “蛇余公子不是说要训话么?都上台这么久了却不发一言,将我们晾在此暴晒,这是何意?”

    “何意?”一位武士冷笑道:“当然是存心要耍权立威呢。”

    “这算什么立威,你没见蛇余公子自己也在太阳底下晒着么?”

    “他是超阶武士,还能斩杀龙巢湖神,此等强大,早就将气力运用自如,这点阳光暴晒算什么?”

    “可是你们看那边没有,蛇余公子的无当军,都是普通武卒,与我们一样在此太阳底下暴晒,却纹丝不动,我们身为武士,连他们都比不过么?”

    “嗤!”另一位武士嗤的笑了起来,道:“这有什么用?战场上,比的可不是谁比谁耐晒,比的是谁的剑更快,比的是谁的力更大,比的是谁更勇武。”

    “这群普通武卒哪怕能晒一天又如何,真上了战场,老子一个杀他二十个。”

    “不错。”旁边武士道:“战场上从没听说过谁耐晒谁就厉害的,打仗也不靠这群武卒,战前致师靠的是超阶和上位武士,一旦进入到阵战,又是靠我们武士率先撕开敌阵,武卒不过是击杀溃兵打扫战场罢了。”

    “唉,都别说了,说话费唾沫,再说下去我嗓子里就冒火了,也不知道今天得站到什么时候。”

    “可恶的蛇余公子,竟如此消遣我等,这样如何叫人心服。”

    这时,不远处各国国君、大夫,哪怕撑着簦,旁侧还有侍者扇风,都觉有些受不了,又见下方武士隐隐有再闹腾的迹象,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王越,终于陶王忍不住对王越道:“蛇余公子,怎么还不开始。”

    “如何没开始。”倒是一旁吕里大夫看出了门道:“你们看下方,虽同样排着阵列,但阵列可有不同?”

    陶王等国君、大夫顺着向下看去,立刻就看出明显的不同。

    同样是于此恶劣环境下列阵,同样是一刻钟,武士队列已经闹腾不堪,左边之无当军之阵列的千人,却一如之前,一声不吭、纹丝不动,纵是满头大汗都无人动弹去擦,皆是面露坚毅的看着前方,好像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都是不惧,看起来好像一个个没有生命的雕像。

    “蛇余公子真是练的好兵啊。”稍微一看,众人就不免感叹。

    这时,高台上王越忽的动了,只见抬手一挥,一个墨绿色的身影瞬间由小变大,转瞬间由小变大,从一条小蛇竟变的如同一辆火车大小,却直立着身体往校场方向一倾。

    校场上骤燃出现一头如此巨大的蛟龙,无论是在一旁观看的国君、大夫还是下方的武士、乃至更远处的武卒都齐齐嘶了口凉气。

    尤其是下方的武士简直是惊惧了。

    这头如此巨大的蛟龙,此刻那庞大的身体隐隐正朝他们所在方向砸落,不用脑袋去想,他们都知道被砸中是什么滋味,哪怕上位武士若不躲避,当面受此一砸,都必定成为肉饼啊。

    “都快闪开,要砸下来了。”

    “蛇余公子到底想做什么,想杀了我们么。”

    一瞬间,所有牢骚、咒骂都尽停止,武士们纷纷惊叫着,再也顾不上列阵,齐齐向远处躲避,有多远走多远,原本还算齐整的队列在瞬间就散于无形且陷入了绝对的混乱,到处都是武士奔走纵跃的身影。

    “轰!”墨蝰无比巨大的龙躯,重重砸落在校场上两个阵列之间。

    整个校场在刹那间好像发生了一场九级地震,地面扭曲开裂,碎土四溅、灰尘蒸腾。

    武士们又是一阵鸡飞狗跳,骂骂捏捏不已。

    片刻后,空气中弥漫的灰尘渐渐平息,一位对王越早就不满的武士再也忍不住,直接冲到阵前,大声说道:“蛇余公子,你到底想做什么,想杀了我们么?”

    “不错,想杀我们就杀好了,犯得着如此折腾、消遣。”

    只有一人出头,其他武士顿时群情激愤。

    他们一个个如潮水涌上前来,竟是黑压压一片,愤怒的目光和情绪在空中弥漫仿佛形成了实质。

    “肃静。”天空中,陡的好像一声雷鸣炸开,轰然间将所有武士愤怒的吼声压下。

    声音过后,王越面无表情的叫墨蝰变小,仍旧飞回自己袖中,淡淡看着下方武士,冷声喝道:“你们看看你们成什么样子,还像个武士吗?”

    “再看看旁边,刚才如果是战场上,你们已经溃散,并且导致整个阵型崩溃,一场大战已因为你们彻底转向劣势,甚至彻底陷入无可挽回之境。”

    “什么?”武士顺着王越的声音,朝无当军士看去,只见刚才那等动静下,哪怕脚下大地已经开裂,无当军士的阵列竟没动摇丝毫半分,面对墨蝰倾倒的威压,身为普通人的无当军士竟无一人恐惧、避让。

    不对,他们并不是不惧,

    武士们紧盯着靠近墨蝰摔落区域的无当军士,此刻很多人,他们的腿正打着哆嗦,脸色无比苍白,显然是无比惊恐之相,可在如此恐惧之下,他们竟还站住了,没有一人乱阵型,更无一人逃窜躲避。

    怎么会这样?明明都恐惧成这样了啊,一时间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无当军,看着这样的无当军士,他们隐隐就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仿佛不可战胜的力量直冲过来,身心都为之冲击的颤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