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七章 闹
    此时,暨南城外,王越之无当军正徐徐退军,准备上船回返景国。

    赵午匆匆赶过来,道:“公子,刚刚自暨南大夫口中得到一个消息,蔡国为援暨南大夫之乱,已叫暨南北方尚吕一地动员兵车,据说当有三百乘兵车将于旬月南下。”

    王越稍微一思,道:“暨南之乱已经平息,蔡国兵车还会南下么?”

    “此事却说不准。”赵午道:“若我为蔡人,知淮上会盟聚兵,哪怕暨南之乱已平,也可派军过来骚扰。”

    王越想了想,道:“这却也是,但是无妨。”

    “有此暨水,又有淮伯神庙,淮上之兵车数日之间,就可自淮水他地调动过来,所谓骚扰不过是句笑话,蔡人若敢过暨水,却又无暨南城池立足,则淮上兵车随时都可直抄其后路,其难逃全军覆没之下场。”

    赵午点头,道:“此确如公子所言。”

    一番商议,随后无当军陆续上船,淮伯派来催浪之祭司也至,船上的船员放开绑缚固定船只的绳索,将船只撑离岸边,稍后在淮伯祭司们的催运下,暨水河面水浪徐徐翻腾,带动船只开始顺暨水而下。

    但见两岸之景物,不断往后退,且越退越快,暨南城邑就已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不到两日,他们就已回到淮阴,此叫王越不得不感叹淮伯此水运之便利。

    无当军于淮阴略作休整几天。接下来王越于淮阴神庙参与贵族议会。

    经过议会议定,最终将淮上聚兵会盟之地。由初定之淮阴城确定为淮阴城东北五十里处。

    此处往西北去是吕里,往北方去是阳翟,经阳翟两日行军路程,就是蔡国汲西之地。

    于此聚兵另一重要原因,却是此地有足够荒地可展开三十万兵马扎营,且有一小河南联溧水。可得淮伯神庙水运之便。淮上一切兵马、兵粮,都可沿淮水、溧水运至此处。

    将来北上攻蔡,此地就是淮上联军的后方。

    就这样,无当军率先至此安营,随即于各国兵车甚至预备成立的教导队成员到达前,吕里大夫及景国兵车就先行到达,于此清理地面,修筑营盘,为联军到来做准备。

    往后的几日。附近诸国的船队也逆流而上到达,将这片荒山彻底变成了一座大工地、大军营。

    在吕里及景国兵车到达的第一日,王越先行召集各地随军而来的文士,先行组建了后勤部。

    后勤部交由吕里大夫负责。专门负责营盘修建、粮草运输、安置等诸多杂事,又制下种种规章,如此除却头几日稍稍忙碌,随着后勤部正常运转,往后反倒轻松起来。

    诸多小事,皆无须他操心,甚至监督运行都不须亲自。自有专门人去办。

    唯有大问题,才会报至他处,由他亲自批示解决。

    组建后勤部后,王越随后又组建了参谋部、通信部和军法部等。

    参谋部分为两部,一者为总参谋部,主要成员为淮上各国较为知兵之国君、大夫、武士,二者为随军参谋,分布于各级军中以及后勤部门,专为负责督促落实王越与总参谋部议定之种种决议。

    至于总参与随军参谋的联系,则交由通信部。

    在过去,神庙力量极少介入战事,祭司与神祗沟通之便利,也就神庙独享,少为外人能用。

    王越此次要求淮伯神庙全面介入,将但凡可与淮伯沟通的正式祭司,尽分派至各级军中,借淮伯为中转的通信网络,务求覆盖联军全军,若到战时就靠着此张网络灵活传递命令,再由随军参谋落实。

    而军法部,则部如其名,自是专为执行军法而设。

    就这样,随着一个个部门之设立,虽淮上来此联军数目越来越多,王越于联军之管理,反倒越发轻松且游刃有余,直叫先期到来的国君、大夫直叹能人无所不能。

    但这时,王越却的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随着各部门的陆续建立与完善,接下来他就开始为此北上之战初步制定作战计划。

    制定作战计划必定需要地图,于是就要求已经到达的国君、大夫提供。

    他的要求很快得到了回应,各国君、大夫陆续将一大堆绘制了地图的布帛交给了他。

    可是一堆地图到手,却叫他大吃一惊。

    布帛上画的都是地图吗?

    在他看来简直就和小孩涂鸦差不多,既是粗陋无比,又无比例尺,甚至还有地图绘制者的想象成分,以至于两地、两国拿出来的同一个地区的图,都完全是两个样子。

    此等地图,恐怕除了绘图者本人又或对某地无比熟悉者可以认得出。

    其他人拿着必定抓瞎,这种地图哪能用来行军打仗?

    最后实在无法,他只得操起都快百多年没用过的测绘手艺。

    先派墨蝰飞于极高之天,选了三五个无云之极好天气,施以鹰眼术俯瞰大地,飞遍淮上北地、申南及蔡南大部,将大地种种摄入眼中纳入记忆,他再自记忆中调取航拍景象,最后参照以毛笔精确绘于大张布帛上

    以此为基础,又对地面各种山脉、河流、房屋、树林、桥梁等用不同颜色、区块进行标注,然后请了对各地熟悉的大夫、武士过来,将相关区块一一指出其名,以小字填于旁边,如此方制成一张好图。

    完成这张图后,王越将之交由画师,又特别吩咐,必须叫其严格按照此图绘制,不得有半分艺术发挥,这样方得了大量可用地图,暂时收起来,以备战时交由诸军,参考落实总参谋部制定之作战计划。

    就这样,不觉间近半月就过去。

    这半月里似并无任何大事发生,陈国六卿之战未分出胜负,申南乱局还在继续。

    南方荆国与越国各集数十万大军依旧在对峙,北方蔡国国师早已入了象国,虽势如破竹,但象国实力弱小,本就打算守都城,战略收缩之下,此局丝毫不奇怪。

    而暨南方向并未传来尚吕邑大夫三百乘兵车南下的消息。

    随着各国国君、大夫、兵车陆续到达,淮阴北方这处军营却越发热闹。

    这一日,王越正按着全新的地图,于帅帐中思考着此次北上之作战计划。

    “公子,各国预成立联军教导队的武士都会齐了。”赵午一声报告,入得帐来。

    “虽然比预计来的慢,但也不晚。”王越想了想,说:“你去选取无当军中最精锐的军士,临时充任此教导队之什伍戎及百人之长,指挥他们练习队列,先培养他们纪律性和服从性。”

    “让无当军士训练武士,担任武士教导队的军官?”赵午惊讶道:“公子,他们都是实力超于常人的武士,在各地皆是有封邑的武士老爷,以无当军士普通武卒身份,如何能服众?”

    王越低头说:“只管吩咐下去,若是出了乱子,自有本公子来亲自解决。”

    “原来如此。”赵午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王越点了点头,赵午应诺而去,很快消失在帐外,才过不久,帐外校场方向就是一阵喧闹,然后愈演愈烈,声势越发浩大,渐渐惊动全营已至此地各国国君、大夫以及近七八百乘兵车七八万人。

    片刻后,赵午返帐,拱手道:“公子,他们已经已经按您的意思闹起来了。”

    “好。”王越收起地图,道:“你先出去,叫他们在外列阵,另将各国国君、大夫,以及所有武卒都安排过来,本公子要以联军主帅身份训话。”

    “诺。”赵午刚出去,王越也准备动身出去,帅帐外一位已经划归通信部门管辖的淮伯下曲祭司入帐汇报道:“公子,营盘外有申国公子齐和公室子申到求见公子。”

    “申国公子齐。”稍稍一思,王越就知其来必定与北方申国、申南战局有关,便道:“且将他们安排于一旁休息稍待,本公子处理好军务自去见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