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三章 列阵
    四日后,暨南城东北一处水深可靠船的天然码头。

    随着一波巨浪汹涌而来,携着近四十艘大船如冲锋舟般高速沿着暨水北上至此。

    稍后,巨浪平息,船只在此陆续靠岸。

    远处,暨南城邑已然在望。

    早已经被此动静惊到暨南大夫在一干武士陪同下战到了城墙上。

    “上德祭司,你们蔡国的兵车什么时候能够南下,你看看如今淮上的兵车已经来了。”暨南大夫脸上微微焦急,问身旁地主祭司,又叹道:“有淮伯,淮上兵车调动还真是快速啊。”

    上德祭司道:“暨南大夫且别心急,你看那船只,一艘船乘员不过百余人,四十艘船能带三十乘正兵就算不错,想靠这些人攻打暨南,简直是笑话。”

    想了想,他道:“这或许是其先锋吧。”

    “至于尚吕大夫,如今正在动员兵车,再过得旬日,就可聚兵三百乘,到那时南下与暨南百乘兵车汇合,四百乘兵车,只要不是淮上联军来攻,守住暨南是不成问题的。”

    “那我便放心了。”暨南大夫点头道。

    两人正说着,远处靠岸的船只已经在岸上绑定,纷纷放下了搭板。

    随着搭板放下,隐隐就听到有口号命令声。

    随即,其中有十艘船上立即就有武卒下来,暨南大夫往船上看去,只见那十艘船上的武卒竟是早就在船上整好了队伍,此时一下船,一个接一个的下,没有半点拥塞,却是无比有序。

    武卒一至岸上,很自然就寻地列队。不及片刻,这十艘船上的武卒已然尽数下船,并且列好战阵。十个百人队,上千人如雕塑般站立。等待新命令的传达。

    暨南大夫面上微变,道:“好一只强军,我淮上怎会有此等强军?”

    “上德祭司,你观他们比大蔡兵车如何?”

    上德祭司凝视着已经列好战阵的无当军,道:“此军,我大蔡却也未曾见,不过数量未免太少了些,似乎仅有千人。并且军中武士并不多。”

    他又看向一旁,道:“其余船只上的武卒可比这一只差远了。”

    当他两人在城上议论之时,淮上各国都城的神庙内各国国君、大夫也不时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就是蛇余公子收编自黑胡裹挟青壮练出来的无当军?”

    “真是想不到,收编自盗的武卒,短时间竟可如此精锐。”

    “是啊,如此快速齐整的阵列,比之昔日大陈军中精锐都不差,看他们都已经下船许久,淮伯的神庙军还在船上,连三成都未下来。却是乱的狠。”

    “阵列是不差,毕竟人数太少了。”一位大夫叹道。

    “人数少没关系。”另一位大夫笑道:“蛇余公子练兵能力如此厉害,短时间内连盗都练成此等精锐。此等能力,若拿来练我淮上之军,就更是轻易,本大夫已经看到我淮上三十万此等精锐了。”

    “不错,若我淮上论及强者并不过少,又聚此三千乘联军,皆如此军,蔡国又算什么?”

    庸国国君却皱了皱眉头,道:“各位大夫。你们看,这只蛇余公子的私军。似乎身上武器、装备太过齐全了些,一只千人之军。按照过往装备两三千人都可了。”

    “若按此种配置训练新兵,我们岂不是要准备九千乘兵车九十万人身上武器和甲具?”

    陶国国君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啊。”

    “还有,你们看那些武卒,一个个都是十分壮实,全无半点面黄肌瘦之感,显然平日里吃用极好,所以要养此军,所须钱粮也远超平常之军。”

    “这样的军队,强则强矣,但只能养少部分,想要淮上养三千乘此等军,难啊。”

    “国君说的不错。”吕里大夫道:“蛇余公子的无当军确实精锐,但老夫不久前去过一趟溧南,曾见过他们训练之余的每日吃食,几乎每天都有鱼有肉,养此等武卒,开销必定巨大。”

    “吕里大夫。”海西大夫却道:“宝剑无须处处皆锋啊。”

    “此等精锐,却也不须整个淮上联军都如此。”

    “只消养个几百乘几万人,会当战时,以其为锋锐,撕裂对方战阵就可。”

    “海西大夫所言甚是啊。”吕里大夫笑道。

    “无当军列阵完毕,请公子训话指示。”

    无当军阵前,当无当军士列阵完毕,军阵统帅赵午快步跑至阵前,行一军礼对王越道。

    王越看了看还在下船的神庙军,又看向不远的暨南城,以及城墙上正看向这边的武士、武卒,道:“稍等下神庙军下船,然后就往城下列阵,现在本公子先训话。”

    “诺!”赵午应诺,退往一旁,王越随之行至旁边一高处,看向下方的无当军士。

    这一千无当军,就是他未来纵横天下的本钱、种子啊。

    虽然此时训练时间还不长,无当军士们的体能的种种还远无法与他训练大纲直指的战国终极步兵魏武卒看齐,但纪律一项,却是真正练出来了,而此恰恰是天下强军的根本。

    严格的纪律,强大的阵战战术,远较寻常军队精锐的武卒,高昂的士气,还有求战之心,王越心中不由涌起一阵豪情,但有此军数万,再有高端战力不差,天下谁人可当之。

    他用无比热切的声音道:“告诉我,你们是谁。”

    “无当军士,天下无当。”

    无当军士齐齐大吼道,声音震天动地,正在下船的一位神庙武卒骤闻此音,一个不小心直接踩空搭板,掉落河中,远处暨南城墙上武卒们都是一阵人心浮动。

    “无当军士,天下无当。”王越也随之喊道,然后指着远处暨南城道:“所有无当军士,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今日我们需要战胜的敌人。暨南城邑暨南大夫领地之军。”

    顿了顿,他指着一位前排的军士道:“这位军士,告诉本公子。你害怕他们吗?”

    无当军士满脸荣耀的向前一步,走出来。行个军礼道:“回公子,大夫领的武卒,我们过去还是黑胡盗的时候,就击败过,如今身为无当军士,经历了无比严苛的训练,我一个可以打他们五个。”

    王越笑道:“碰上了武士你怕不怕?”

    “怕!”军士笑道:“怕个球啊,有公子教我们的战法。只消三五个弟兄配合起来,寻常武士我们轻松料理他,这段时间,自神庙军中俘虏来的武士可都被我们打怕了。”

    “公子看看他们,哪有刚入无当军时候的趾高气昂?”

    王越颔首道:“好,你且归队。”

    又看向所有无当军士,道:“这位军士说他不怕,说他一个能打五个,但今天我们须以一当十,大声告诉我。你们怕不怕?怕不怕这暨南大夫领地之军?”

    “不怕!”无当军士大吼道。

    赵午也随之大声道:“我们不管敌人是谁,我们不管敌人有多少,我们只问敌人在哪?”

    “我们不管敌人是谁。我们不管敌人有多少,我们只问敌人在哪?”无当军士齐齐大喝。

    王越看向一旁为此声势震动,陆续下船后向此方张望混乱不已,为他压阵的神庙军,见鼓动起来士气已经高涨,他大手一挥:“无当军士,出发,城前五百步列阵,让出对方列阵之地。”

    一声令下。蛇大大喝一声。

    “无当军士,向左转。齐步走,小跑前进。随我来。”

    无当军士随即如一架机器般开动起来,蛇大率先左转,十个百人队横向战阵瞬间化为纵阵,四人一排,齐齐随着他的脚步前进,维持阵型的同时,拉出了一条长龙,徐徐朝暨南城邑开过去。

    会当到达城门方向,整个队伍离城墙千步距离平行城墙继续小跑,等到到达位置,蛇大一声立定向右转,平行于城墙的纵队右纵转横,稍稍调整,就是一个面向暨南城墙的战阵。

    “蛇余公子之军阵齐整也就罢了,怎会如此灵活。”于神庙中观战的一位大夫惊呼道。

    “想不到战阵竟还可以如此。”吕里大夫叹道:“所谓闻鼓而进,闻金而退,过往之战阵,列阵之后,从来只有前进后退,却无这般左右转向挪移,还可奔行至另一处极速重组合战阵的。”

    “此阵变阵虽是简单,却是叫人大开眼界啊。”

    此等阵列变化,放在地球早将部分军事组织、秩序内容融于学习和生活中的每一个中学生眼中都丝毫不稀奇,他们平日里做操、比赛能玩出比这更繁复百倍的花样。

    但放在此世暨南大夫、淮上各国国君、大夫眼中,就是万分惊叹了,一个个看着眼睛都看直了。

    本世界也有军阵,作战同样讲究配合,但因为武士个人武力的过于突出,整个天下各国在讲究作战配合之时,更强调个人之勇武,哪怕天下第一强军陈国之军以好整以暇闻名,于军阵一项都未有过像今日无当军这样的表现,他们从未见过战阵竟可以灵活至此。

    各国国君、大夫看的呆了,暨南城头的武士、武卒们也是一样,心头不觉就有一种敬畏。

    阵列一起,王越就对一旁赵午道:“可以去致师了,依你之间,我们今日当如何致师?”

    赵午笑道:“致师之法,为强者行之,我常听说者有四等。”

    “一等者当束旗,驭车饶敌营驰行一圈即回。”

    “二等者乃为在第一等之上,受此挑衅的敌军武士、武卒追出,但凭车左弯弓狂射其武卒,又回车尽杀其武士,最后再驭车至敌营前,让御者洗马方回。”

    “第三等,对方既是连我等于其营前洗马都无可奈何了,则自当是稍稍突入敌营,逡巡一二,但割敌一耳,斩敌一首,或抓一重要俘虏而回。”

    “第四等,若连我们突入阵营行杀人及俘虏事,他们都只能干看着,如此我们又何须出动武卒,只消轮番不断出手,将其杀至崩溃就可。”

    听赵午如此说,旁侧养由正道:“按此四等致师之法,我们却还须有车,只是今日我无当军皆为步军…”

    听养由正如此说,王越笑道:“驭车只是形式,却非是规矩,关键是致师要达成何等目的,今日若是驭车,如何进行第三等致师?本公子如今无车,但有可乘云飞腾之蛟龙。”

    说罢,王越挥手将墨蝰放出,墨绿色的蛟龙之躯,见风就长,王越率先立于其后脑之上道:“来,赵午、养由正,且持我无当军旗,随本公子去致师,看暨南城可有勇士敢上前者。”

    随着蛟龙出现,所有观看者一片大哗,自古致师多是三人以车,哪见过似王越这等三人乘龙这等强大生物致师者?这种感觉,就好像某乡间道路上,时常跑的只有三轮摩托车,却忽然出现了一台宝马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