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章 准备
    听着士光之言,王越心下微叹。

    将后方此等重任,交给一个十三四岁,放在地球火星时代还是孩子的士光身上,这却是没办法,他崛起太快,根基太浅,手中的人才太少了。

    纵然日后通过教育培养人才,但能独当一面为事者,却不仅仅是单纯教育培养就可以的。

    感叹之余,第一时间,他就想起了当日尹地的文礼。

    如今蔡国汲地兵车已入申南,却不知他现今如何?

    想到文礼,王越当然不是关心他的安危,想到实是文礼的才干。

    文礼的小聪明且不提,其诸般办事能力,王越着实有几分欣赏。

    那一月时间,他随便交代的事,文礼都是给他办的紧紧有条,甚至可以想他之未想,并不仅仅是个执行者那么简单,这也着实帮了他大忙,不然离开尹地后,他可不能这么顺利的成为蛇余公子。

    想着文礼,王越又想起申到,此人却也是个可争取的对象。

    虽如今他还不是很成熟,但也是可用,再说若要用他,王越必定是会倾力培养。

    还有昔日在尹地结识的农家子子敬,也颇有些才能。

    而若农家学派的门人,但有其七八分,甚至只有三成,都是可用的人才了。

    哪怕才干不足,但有总比没有好。

    而且农家还有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肯放下身段肯实践,想来不是嘴炮空谈类学派,都是做实事的,最后他又想到了公输榆,若是有了他,以其好学之心,稍稍培养,或许就够开个科学院了。

    仔细想想,他所见过的人才,实是已经不少,这些人若能收拢来,他之根基或许就可夯实。

    如此想着,心下将此事例入计划,嘴上却道:“士光这回还是留下来吧,此次攻暨南,你只要管好为师之后方,就是首功。”

    想了想,王越继续道:“攻暨南是我溧南庄园千人之战,未来率联军三千乘北上,这才是真正的大事,此次你只消将庄园管理好,到时候老师许你同车如何?”

    “诺!”王越既是发话,士光也自没法,只得应诺,又得了后一句补偿,便立即满是欣喜。

    安排好了此战庄园留守诸事,王越忽感一个颇强大的念头自虚无而来,心知此念本世界唯有淮伯能通过契约法术的关联向他传递,便临时按下,随即便笑了起来。

    原来淮伯自会盟之议后,关乎那个法术,又有了新想法。

    他想要将王越攻暨南之战,派出多位祭司以他们之眼耳各方位多角度摄录,并同步以幻象形势化现于淮上各的都城神庙中的会场,到时候当请淮上各国国君、大夫见他率无当军破暨南之锋芒。

    见此,王越不由感叹,有道是技术改变生活。

    看淮伯基于他提供的那个设想,先是花大力气打造了远程视频投影的会议技术,取得成功后,如今又在此之上延伸,未来制造出以自身为中转的远程视频电话类神力法器供给各国上层社会使用,他都不觉丝毫奇怪。

    不过这个和他想要行的道路,却是远不能比了。

    他如今尚且有个关键技术问题没能解决,若一旦想办法解决,淮伯眼下所做的这些则都算不得什么。

    这时,他的感知不自然间扫过诸蛇纹武士。

    这回回溧南庄园,他是带着一些猜想回来的,既是猜想,自然须验证,蛇纹武士们就是最好的验证对象,不过这回感知之下,他顿觉蛇纹武士们身上隐隐有些不对,似乎发生了昔日设计蛇纹法术未曾想到的变化,有感于此,如今又是在商议暨南之事,便将这变化稍稍按下。

    看着左右疑惑的目光,王越道:“刚才是淮伯与本公子传了道信。”

    “他说此次我溧南攻暨南之战,他当以法术完整呈现于整个淮上各国国君和大夫之前,也就是说,此战淮上各国国君、大夫不是如过去那般未曾参与就只听传说,如今一切他们都可直接看到。”

    “所以,此战务必须打好,打出一个全胜来,然后只凭此战的威风,我溧南庄园的这只千人队,将来就是整个淮上联军的教导总队,三千乘联军不论将帅、武士、武卒,皆当以我们为师。”

    赵午笑道:“既是如此,那便让整个淮上看看我无当军的威风吧。”

    蛇大等人也笑了起来,眼睛里几放出光来。

    此战虽非大战,但有此关注就不一样,于整个淮上面前展示无当军的威风,未来更可为淮上三千乘联军三十万人的老师,只想想便叫他们这些出身底层者感到万分之荣耀,只恨不得现在就亲身上阵了。

    王越见他们表情,心知他们都如此,就更不用说那些黑胡裹挟青壮训练而来的无当军士了,这场战将于整个淮上亮相,实乃是给他们一个正名的机会。

    他微微点头,继续道:“明日淮伯的船队就会一如上回去龙巢湖般由诸多祭司以神力催浪过来,由水路接我们去往暨南,顺流直下又有淮伯助力,数日后我们就将与暨南的兵车接战了。”

    “所以相关此战的准备一定须做足,一是各类作战物资。”

    “作战物资及粮食公子且放心。”赵午立刻回道:“这些我早就有考虑,像武器、装具在满足千人队需要后,多余的长矛等也都叫工匠改制成标枪,作为储备以为补充战时损耗。”

    “至于粮食,无当军的军粮,我原本就与其他粮食分开,存储于营中,明日只要淮伯船队过来,我们只须两百辅兵将之运上船只就可随军出发。”

    “好。”王越颔首道:“物资准备充足,接下来还有最重要的,关乎军队的思想工作,当为重中之重。”

    “自明日出发,到往攻暨南这段时日里。”

    “你们须不厌其烦让每一位无当军士知道,此战他们是为何而战,有何意义,告诉他们淮上各国国君、大夫都将观看此战,战胜后未来将充当淮上联军三千乘兵车三十万军队的教导军,这又将是怎样的荣耀。”

    赵午点头道:“这样原本就求战心切的军士们战心和士气就更旺了。”

    稍后又对攻暨南一事商议了一番,诸事尽皆安排下去,赵午、养由正、士光等人随之就退下。

    几案前,独独留下蛇大等几位蛇纹武士,现在该是看看他们身上蛇纹变化的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