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九章 议战
    深夜的时候,王越就自上庸赶回了溧南庄园。

    这时整个庄园都陷入了一片黑暗,显然庄园内所有人都已入睡。

    他想了想,并未惊动任何人,直接回自己房间。

    “是公子回来了吗?”

    才至门口,门内一个女声传来,接着几个轻快的脚步声,门就打开了。

    王越一看,正是声音的主人织瑶。

    “是织瑶啊,这么晚你还没睡?”

    织瑶行至前来,微微一礼,便默然不语,只是一双眼睛望着他。

    无须去想,王越也能自其中读出些什么,知她或许心里有话要讲。

    他摇了摇头,道:“你有什么话便直说好了。”

    织瑶微摇臻首:“没什么话要说呢。”

    “只是自上回公子夜晚回来后,织瑶总是想着公子可能在夜晚回来,或许会需要服侍。”

    “所以你每天晚上都这样等着吗?王越问。“我不回来难道你都没睡吗?”

    织瑶微微一叹,两只眼睛就红了,脸上却又有种莫名的幸福,小声道:“小时候,见母亲每天晚上也都是这样等待一个人,直到深夜才会入睡,可是我从未见过她等的那个人。”

    “直到她死的那一天,那个人都未出现。”

    “说起来织瑶已经很幸福了呢,可以等到公子回来,还可以经常看到公子,并为公子做事。”

    王越点了点头,对织瑶露出了个笑。

    虽如今他对所谓情感早已不甚看重,任何情绪也再也无法动摇他之意志,但在深夜回来,有这样一人不求回报,只是单纯的在这深夜里等待着他。却多少叫他感觉到一种暖意在心中流淌。

    “真是辛苦你了。”王越难得露出一丝真正的温和,道:“正好你还没睡,就将房间的灯燃起来。”

    “另外再去门外通知守门的武卒。去叫赵午赵大人、养由正、蛇纹武士还有我那学生士光一同过来。”

    “本公子还有些事须处理。”

    织瑶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欢天喜地的去了。

    稍后。赵午等人陆续过来,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未睡下多久。

    到得房内,王越叫他们一一入座,又各自见礼,这才说话:“近段时日,本公子为了一些事在外奔走,顾不上庄园及无当军种种事物。所幸有你们为我操持,庄园各项事务都运转的不错,在此我先当感谢你们。”

    “公子说哪的话,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是啊,应该做的。”蛇纹武士们谦让着。

    嘴上如此,但得到王越如此肯定,却都是极为高兴。

    王越点了点头道:“无须谦虚,功就是功,哪怕再小,也不当掩微末。”

    他看向赵午。说:“尤其是赵午,更是值得肯定。”

    赵午笑道:“我的话,公子就不须说这些了。倒是公子今夜召见,想来必定是有要事。”

    “确实是要事。”王越肯定的说着:“今日召你们前来,本公子主要是两件事。”

    “一是告诉你们本公子近来在外奔走所为何事,以及我们未来的方向。”

    顿了顿,环视左右,王越继续道:“近来本公子之奔走,都是为谋求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乃至复国,此事经我多方奔走,如今已有眉目。”

    “就在不久后。本公子当出任淮上五国联军军将,身配五国帅印。领三千乘联军北援申南,收复昔日蔡国数百年间割让淮上近千乘之国土。此次北进若可顺利击败蔡国,则申南东方的汲地诸邑皆为我所有,以此之资重立复一小国足矣。”

    “什么,短短时间里,公子竟做此大事。”

    “公子就要复国了?”

    “老师竟是要为五国联军军将,佩五国帅印,率师三千乘北击蔡国?”

    王越一言,众蛇纹武士乃至士光都一片震惊,唯赵午倒还不惊讶,毕竟王越所行之事,他隐隐知道些,他对王越之能,也是深明的,只是想不到王越动作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待众人惊讶稍停,王越继续道:“这是本公子的谋划,想要将之实现,不说其他,要战胜蔡国就非是易事,所以此次我于淮上会盟之议上,向各国国君、大夫提出了会盟后对联军的全权掌控。”

    “但要获此全权掌控,就须整个淮上对本公子能力的信任。”

    “为此,我于淮上各国国君、大夫面前许下豪言,当以一千无当军破已背淮向蔡暨南大夫领之百乘兵车,以此证明我蛇余王越领军和战阵之能。”

    “赵午、养由正、蛇大,以如今的无当军训练程度,你们可有信心做到?”

    “能。”赵午无比肯定的答道,他微微拱手道:“公子,按照您的训练方式虽时间不长,如今的无当军无论是纪律、体能、战技,相较于地方大夫之军,每一位军士都可堪称精锐。”

    “并且因为公子仁德之制,如今的无当军,士气无比旺盛,人人皆愿为公子效死,个个都求战心切。”

    “此等精锐,我赵午但有五百,只要避开各国国师,就足以纵横北地。”

    “一千无当军,扫平一地方大夫,足矣。”

    养由正道:“无当军的确不同于过往我所见任何之军,但要对付一大夫领,我们的武士是否不够?公子所言大夫领,有一百乘兵车,按照当今军制,其起码有武士两百余人……”

    “武士?”赵午笑了起来:“武士对付武卒,若是乱战,或能以一当十,但一旦处于阵战中,就绝不一样,尤其是我无当军士,凭战阵配合,数位军士对付一下位武士实乃轻易事,前段时日俘虏的那群神庙武士,如今可是见了我无当军士都怕了。”

    “至于中位武士,蛇纹武士对付他们是极为轻易的。”

    “寻常上位武士,一个百乘之大夫邑,或许有两三个,但我赵午和养由兄你,要杀之胜之不难吧。”

    “按照各国交战惯例,战前致师,一个个挑衅叫出来斩了,若其畏缩不出,则士气大跌,我们胜之更容易。”

    蛇大补充道:“一个大夫领,虽有百乘兵车,但实际上除非花费时间动员集结,不然常备之军力,仅有三十乘左右,于平日里也是散于邑内各处,我们若是打的足够突然,完全可以各个击破。”

    “蛇大所言不错。”赵午肯定的说着:“天下各国大夫领多半是如此,但暨南大夫有心叛淮入蔡,想必领地上有所准备,应该是完成了动员的。”

    “但这并不是坏事。”

    “公子攻暨南,乃是打给淮上各国国君、大夫看,以堂堂之阵大胜于他方收最好之效。”

    王越笑了起来,赵午这话却是不错,可谓是深明他意。

    他此战可不仅仅要胜利,更要的是政治影响力,而且来~日两国大战,只凭对方地主存在,就等于开了全图外挂,任何奇谋都是笑话,最终必然是堂堂之战。

    所以,他就是要以一敌十打一场堂堂之战给淮上人看,叫淮上人对自己之领军、练军、和战阵之术有绝对之信心。

    “赵午说的好。”王越称赞道:“此战就是要堂堂而胜,各位既都是有信心打赢此战,那明天上午就将一切准备好,以淮伯神庙水上调兵之能,或许就在几日后,我们就可自水路直接出现在暨南城外的暨水。”

    “不过此事却还有一个问题。”王越对赵午问道:“赵午你近段时间管理庄园事务,手中可有能暂时接手的人选推荐,此战我们当全力以赴,你也是须去的。”

    赵午想了想,看向一旁,笑道:“就交给士光吧。‘

    “他一直随我做事,对庄园诸事都是熟悉,交给他公子当可以放心。”

    “赵先生。”士光立时直起身来,气鼓鼓道:“你们都去做这么大的事了,我身为老师之学生怎能留在家中?上回破黑胡,中途被老师叫了回来,没能参加,这回我士光再不能错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