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思考
    三千丈云海之上,王越驭着墨蝰在其中高速穿行。(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远处西沉的落日正在竭力释放着最后一点余晖,映照的东方一片金黄,东方的玉月,就已然跃至云海之上,冉冉升起撒射出漫天银光,将大半个世界笼罩上一层银芒。

    如此月日升降,阴阳轮转,于高天之上形成无比浩大、奇幻、瑰丽之奇景。

    但很显然,王越并无半刻心思放在周遭的景物上。

    他的脑中不停息的转动着种种问题。

    有句话叫知道的越多,就越觉自己无知,这就是王越此刻面对的。

    前段时日,思考神道道路,须解决的凡人与祭司之别的奥秘,都还未见端倪,如今一条满身都是奥秘的蛟龙就递至他手中,以至于这时他脑子里满是蛟龙细胞的诸般特性,蛟龙体内各项神通器官功用及原理。

    诸如此类,至于最后,一切汇于一个问题,于他脑中产生。

    最初铸就真龙之躯的那位祖龙,是如何打造出那等龙躯的?

    淮伯又是如何在人躯上打造旋龟真身?

    其中过程,王越当然是知道,不外乎炼形而得,但最初的炼形之法又是如何来的呢?

    王越与淮伯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与淮伯也有过一番沟通,但在沟通过程中,他发现凡人们认为无比强大甚至无所不能的淮伯,的确颇有些神通,但实际上于天地宇宙、乃至自己身体的认知程度未必比得上他那时一位学了物理、化学以及生物学的普通中学生。

    由此推之,其他神祗,以及此世第一位天神,多半也是如此。

    可偏偏源主打造出了强大的真龙之躯,淮伯能在人体上打造出旋龟真身。

    再看看真龙之躯上有什么,仅初步他就看到了无比强大的细胞改造,接下来又看到了“可自充能式生物核聚变电池”以及一整套能量输送体系。

    各种异化后的各类功能不一的神通器官则是能量运用体系,但凡每一种都可能有着火星时代人类文明都不能为的科学奥妙在其中,甚至还有大小如意这等尚且无法认知解释者。

    这给王越一种什么感觉呢?简直是一个石器时代的酋长,竟以纯手工的方式制造出了宇宙飞船。

    而事实上就是如此,本世界的源主时代,天下间还未有王朝诞生,还是部落时代。

    但仔细一思,这倒并不难可以理解。

    就在不久前,公输家的那位少年不就是在本世界技术条件下,制造出了不下于人类火星时代科技造物般的人偶么?他凭的是什么呢?

    当然不是本世界的技术,而是超凡的法力及法力运用。

    超凡的法力都能如此,神祗执掌着更高端的神力,创造出奇迹也就不难想象了。

    奇迹一旦被创造成为实际的存在,神祗又可以此实际存在进行反推以法力构筑之法,由此创造出各类炼形法门,而这对他们是极有意义的。

    拥有这样的法门,许多神祗哪怕失去了神位,只要不死,哪怕被迫转生夺舍,都可随便于某个生物上转化法力,再铸真身东山再起,而这法门一旦流出,却又是给了凡人们一条修行成仙的路。

    王越思及历史,除却各类神通、法术修行外,其实早期文明的奇迹实际上还有许多。

    现代考古学家和相关科学家归结于未解之谜的东西,多半是神道力量和古代修行者的奇迹。

    于是在这里,王越又看到了一条神道无限光辉的道路,以神祗之神力可创奇迹之能,获得不由文明层次限制的强大造物,再由其中获取无穷知识与奥秘。

    普及开来,就可轻易拉动整个文明高速前行。

    如果神祗与凡人是这种模式,神祗就能代表充当至高生产力,是不可能被淘汰的。

    只是可惜,无论是在地球还是此世,因人心之愿而生的神祗,并不能做到此点,他们由此得来的种种技术之妙,多半为自家独享,唯独少数会流传出去,赐予自家教派、神庙以增其势与力。

    为何会这样呢?

    说到底还是这些神祗们认知受到时代的局限性,以至于看不到更远,缺乏一条与文明共进之道路。

    在此等情况下,又想要继续维持其强大与不朽的特权,最终的走向势必是要压制文明的发展,以免凡人们知道的越多人心就越反动,以至于最终将他们掀下来。

    而这样做的结果,只从地球古往今来最成功的一位神祗身上可以看到。

    欧罗巴那位至高神。

    历史上至高神及麾下教会诞生壮大后,欧罗巴大陆曾经古代无比光辉璀璨的文明消失不再,接下来直到他神位为压制的文明反弹所击垮的一千年里,欧罗巴大陆都处于四分五裂、诸侯林立、战乱频繁、文明蒙昧的黑暗中世纪。

    按照本世界天地杀劫之理论,至高神此举必将导致众生皆苦,然后埋怨质疑神祗将神祗轰下来。

    但那位至高神却相对完美的解决了此问题。

    他无比高明的建立了神权高于王权的世俗权利架构,写出了无比繁复的教义理论,交由教会教士为每一位信徒洗脑,告诉他们受苦不能埋怨神祗,而是因为他们生来有罪,又以地狱进行恐吓,再给出天堂永生之希望,这样竟然取得了近千年的成功。

    但也只有千年的成功,此千年中,所有有识之士包括教会教士在内,在尝试了所有办法都不能解决大陆众生包括自己在内皆苦的问题后,最后终于开始怀疑至高神及其教会的秩序体制。

    于是文艺复兴了,被压制千年的文明之光,以不可阻挡之势冲破了黑暗的牢笼。

    至高神的神座也由此轰然倒塌。

    实际上,至高神此举,即便不为内部所掀翻,日后也必定为外因所破。

    因为他压制文明,其他未被压制或受压较小的文明发展自会比他快,实力更为强大,迟早有一天打过来,则其永恒神国依旧是如梦幻一场空。

    最成功的神祗都是如此,其他的就不用说的。

    一切不能与文明俱进,走向文明发展反面的神祗,最终都没能继续存在。

    而这些,王越若非是来自神道已破碎,文明程度更高的地球,他也是看不到这些的。

    这就是站在文明巨人肩膀上的好处。

    一番思考之下,王越对于神道之路,看的却是越发清楚,更坚定了引导文明与文明共进之心,不久后上庸至吕里溧南庄园近千里航程也在思考中接近终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