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乘龙
    蛟龙身体内某一段血管中,一场微观世界,处于细胞层面的战争正在展开,但此战争却非是势均力敌,而是呈现了一面倒的势头,蛟龙细胞与墨蝰细胞,强度活性本就是天地之别,再加上墨蝰身处黑蛟体内,面对的蛟龙细胞的数量简直是无穷无尽,以至于其本身的细胞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仅仅是片刻,墨蝰体内的细胞就被蛟龙细胞轻易的侵蚀、渗透、取代,但此战并未彻底结束,蛟龙细胞与进入墨蝰体内有所变化的新版本细胞的战争又开始了。

    如此接连许多轮过去,墨蝰体内细胞在保持原有部分特性时,其他与蛟龙细胞日趋一致时,一个平衡随之达成,但就在这一瞬间,墨蝰的身体陡然无法维持原本蛇体,猛的仿似在蛟龙血管中消失了。

    “怎么回事?”

    一直关注墨蝰动向的王越,心下微微一惊。

    “还有这种事?”稍稍感应,王越就知墨蝰身体崩溃却并未消失,而是分化成了无数个蛟龙细胞,并且细胞形态也化为了蛟龙体内与血液相关血细胞形态。

    此等状况,说白了就是墨蝰的身体已被蛟龙细胞永久性侵蚀,随之得到了蛟龙身体内细胞体系的认可,已成为蛟龙身体的一部分,如此它每一个细胞如今自然归于黑蛟身体节制,不再以个体存在。

    但奇妙的是墨蝰并未因此死亡。

    墨蝰体内的精神意识,在那身体崩溃的一瞬间,经由黑蛟细胞层层传递,竟出现在了黑蛟的大脑内?

    如果此时过往的黑蛟主体精神意识依然健在,墨蝰的精神意识一入黑蛟大脑,恐怕一瞬间就被扑杀湮灭。此等结果就是墨蝰从身体到灵魂都为黑蛟所吞噬。

    但遗憾的是龙巢湖神已经被斩杀,黑蛟遗蜕此刻俨然就是一座空房子…虽然过程有些出乎意料,甚至叫王越大吃一惊。但事实就是如此,墨蝰竟将黑蛟夺舍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墨蝰成了蛟龙。

    墨蝰的意识太过渺小。黑蛟遗蜕这座房子又太大了些。

    想想一个人住在一个小房子里,自然可以轻易顾及整个房间,甚至连角落都可不放过,但房子稍微大点,平日里打扫就有些麻烦,墨蝰如今的状态可不是从一座小房子里搬到大房子,而是搬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中。

    这就导致墨蝰根本无法操作蛟龙这无比巨大的身体。

    王越稍稍尝试了下,以墨蝰对蛟龙身体进行操作。结果只能操作蛟龙做一做眨眼之类的动作,连叫他张嘴都万分困难,因蛟龙的嘴太过巨大,张嘴所涉及的肌肉远比眨眼多的多。

    于是此事的结果就是,墨蝰变成了黑蛟,拥有了相较它过往无以伦比的力量,但它根本半点都发挥不出来,甚至连行动能力都丧失,或许墨蝰迟早有一天会逐渐适应此身体,到时候就是一个接近神祗层面的战力。但在短时间内,王越再想向过去那样将其带在身边,充当强力帮手或许是不可能了。

    这个结果。是王越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只是,正这般想着,墨蝰整个身体忽的一阵震动,无穷的水雾自它体内喷出。

    云雾缭绕之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墨蝰的身体正在飞速变小。

    转瞬间,墨蝰就化为只有他施展吞的神通时水桶粗的大小,身体鳞片之颜色竟也由之前之黑,化归他原本的墨绿色,在此状态变化稍稍停滞。它就的在云雾中飞行游动起来。

    就如一个小孩子得到了新的玩具,墨蝰游的无比欢快玩的不亦乐乎。

    见着此景。王越猛地想起关乎龙的一段话:“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之内。”

    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兴云吐雾,隐介藏形,此皆为龙之变化。

    黑蛟虽离化龙还有些距离,但无疑已经有了不少龙之能力,有此能大能小之神通也不足为奇。

    而最妙的无疑是墨蝰变成此等大小后,虽然力量远不及完整形态,但对这身体却能够掌控自如。

    同时王越发现,墨蝰除却拥有黑蛟种种神通外,本有的遁地、吞之神通依旧保持着,甚至隐隐还伴随着龙之神通在发生某种奇异变化,处于一种进化过程中。

    这些神通,因相关身体神通器官进化暂时不能用,但一旦进化完全,必定会更加强大。

    “真是不错。”王越心中想着:“墨蝰若有一日能够彻底将黑蛟身体掌控,或比原本黑蛟还要厉害的多。”

    “若能更进一步化蛟为龙,必定远胜淮伯的旋龟真身,只是如今它连掌控身体,都须无比长的时间,在此基础上炼形化蛟为龙,则注定是更加漫长。”

    “但却也不是没有缩短之法。”王越脸上随即露出了笑:“这却完全可以走神道的路子,若有神位和足够强大的神力支撑,墨蝰掌握此躯又有何难呢?”

    “正好,仙道封神之法,或可自墨蝰身上开始。”

    任由墨蝰玩闹嬉戏片刻,王越抬手一指,墨蝰身形于雾气中继续缩小,依旧化归原本大小,缠绕在他手臂上,但稍稍一想,却又将它放出,在其化为水桶粗大小后叫其继续放大了几倍才停下。

    墨蝰对这么大的身体已不能自如控制,但王越却又分出自己部分意志降临协助,这样就是没问题了。

    王越分心二用之下,满意的点了点头,足尖微微一点,就跃至于墨蝰后脑位置上站立。

    一手负于背,另一只手恰恰扶于墨蝰龙头部岔出的龙角上。

    “起!”他微喝一声。

    墨蝰周身顿时大片云雾蒸腾,弥漫数十丈方圆,身体于此之中游动如游水,无比快速的游上了天空。

    其飞行速度,虽远不及岳海心,但比之王越自己靠气旋飞行却快的多,尤其是飞行起来他本身又不须耗费半点力气,而墨蝰体内又有大丹支撑,仅是支应此等大小的身体,简直是无穷无尽、毫不费力。

    乘着墨蝰浮游直上百丈高空,王越又觉一种玄而又玄之感,某一个瞬间,他隐隐觉得和脚下的墨蝰如同一体。

    此却非是错觉,而是墨蝰与他本身之关系隐隐就是本体于分身之关系,偏偏他又分出意志协助墨蝰驾驭身体,原本自认分神两用,自然是一分为二。

    偶尔忘却分神之关系双意合一,则就是一个意志同时控制人与蛟龙之体,隐隐就同体如一了。

    明悟此点,王越再不将下方蛟龙之躯看做分身,只如本体一样控制。

    这样却是更加自如,更有趣的是他站于墨蝰身上,墨蝰体内的诸般力量,竟可透过其身体传导于他体内,两力可以合一相互转化共用,于此状态下,他可运用之力量相较于个人之原本,简直大了近乎五倍。

    感受此等大力,王越忽的长啸一声,抬手掣出腰间蛇骨鞭,化鞭为矛夹起猛的向一刺,心念动闪之间,身下蛟龙顺势前行,一人一龙与枪势合二为一,在高空如龙君行云布雨,掀起阵阵呼啸轰鸣。

    远处,原本在一旁稍候的淮伯,早已被此动静惊动,抬头看向天空中御龙飞行的王越,饶是他见多识广,都忍不住大吃一惊,以他之能怎感受不到王越脚下的墨蝰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其形态、气息发生了一定变化,但身体之本质上依旧是那头黑蛟,只稍微一想,他就立刻就明白,王越或以什么手段,竟将神魂死去的黑蛟身体驾驭起来为用了。

    再感王越与龙人龙合一之气息,便更是心惊不已。

    不久前,才不过是超阶武士的力量,王越就能领悟斩杀黑蛟肉身的神通,并且还真给他做到了,如今又得了黑蛟近乎神祗真身的强大力量,则又当如何?

    淮伯这却是不知道王越身下墨蝰对黑蛟力量驾驭控制有其局限,对王越实力过于高估了,但王越得了全新的墨蝰,实力比原本大为增强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感受到淮伯惊讶的目光,王越于墨蝰身上朝他微微拱手。

    “淮伯大人,既有此蛟龙之躯可驭空而行,此次回吕里就不劳大人相送了。”

    对此淮伯自无不可,回手一礼,两人又稍稍谈了几句,各自作别,随即王越大笑一声,只手按于墨蝰之角,身下蛟龙骤然升空,蜿蜒游行直上三千丈,穿破高空云海,一路向西而去。

    正待返回淮水神宫的淮伯,却遥遥还可听到自高天传来王越那若有若无的飘渺之音:“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透过此音,淮伯隐约感受到王越心中无比之畅快,更可于其中品味道一种出离的自在逍遥,只是却好奇,天下哪有处山名为姑射,此山上的神人,莫非是蛇余公子一身异于常人本领之来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