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五章 陶王
    “蔡国此次打这复霸之名,其图谋,乃是趁陈国内乱难以远顾之机,扰乱申南,再以汲地之军攻申,如此可截断陈国于淮上之影响力,再打着攻申之名,聚兵数千乘,于淮上人毫无防备之下,南下淮上,以期吞并、兼并淮上五国,再会师北上,与迟来的陈盟之军决战申国。”

    “等等,蛇余公子。”庸王忽的叫停道。

    “按照公子所言,蔡国所聚之兵当攻淮上,如今缘何会先行攻蔡呢?”

    “或许是因为商龙君吧。”淮伯微微感叹着。

    王越点头道:“庸王且别着急,且听我将蔡国之图谋及其变故一一道来就可知。”

    “刚才我讲的是蔡国之图谋,接下来就是蔡国于此谋上具体执行了。”

    “蔡国执行此谋的第一步,乃是对陈国的试探,用什么去试探呢?用的正是被蔡国技击营暗制的黑胡盗,使其入陈国为乱,黑胡入境,但以陈国之军力,随便出兵一师,都可轻易将他剿灭。”

    “但当时陈国内乱之相已显,陈国六卿相互提防之下,根本不敢动用过多的实力,也就是昭襄子大人派出门下于让大人率了些许武卒,只将其赶走了事。”

    “若非是如此,黑胡还哪轮得到我王越去破?”

    “而此事过后,蔡国人就看到了陈国内乱之真实情况,便大起胆子来。”

    “申南渚氏与蔡国汲地之联姻以及如今渚氏索性扬言脱离申国,都是在此情况下发生的,蔡国当时还怕渚氏或许支撑不到汲地兵马入申南,甚至联络了黑胡,许其一邑之地,叫其助渚氏应对周围大夫之围攻reads;。”

    “此谋中蔡国怕申南南部吕里大夫北上干涉。又有截杀吕里小君子、刺杀吕里大夫、颠覆吕里家之谋。”

    “若说以黑胡试探陈国,还仅是我王越之猜测,后来这些事。则都是我亲身经历,际会之下。破了蔡国不少阴谋,但都是小处,并无关大局。”

    “蔡国之谋依旧在进行。”

    “接下来,陈国发生了一件大事,也就是昭襄子大人病卒和陈国真正乱起来一事。”

    “此事一出,蔡国就此真正甩开了顾忌。”

    “先有槐里吉,后面乃至蔡相婴子亲至淮上说服各国国君重回入蔡盟,以此行来叫淮上各国无所提防。其国内却动员准备数千乘兵车,随时准备南攻淮上。”

    “若中途无意外的话,或今日其兵车或已将入淮。”

    “偏偏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变故发生了。”王越笑道:“这个变故,就是商龙君于象国复苏为神之事。”

    “蔡国之地主与商龙君因昔大象征东夷,后地主力促成天子伐象等诸事,乃是有着不可开解,你死我活之大仇怨,是以才一知此事,就决定力主蔡国攻象。”

    “乃是务求不给才复苏的商龙君片刻喘息恢复之机。以免其坐大。”

    “也就是说,象国商龙君复苏一事,拯救了淮上。”

    “原来如此。”淮伯点头道。

    “那如今蔡象局势如何呢?”仇国国君问道。

    王越想了想。道:“如今蔡象之局势,象国无论自军力、超阶强者、乃至神祗都有着绝对的劣势,加之地主祭司又窥测大地之能,可使象国之奇谋之类发挥不出半分,只能堂堂而战。”

    “所以,除却退守城池,依城池而战外,象国别无他法。”

    “也就是说,什么时候象都为蔡国所破。什么时候就是蔡国兵车南下淮上之时。”

    “在了解此情之后,我一方面派出我新收家将鬼神风镰去助商龙君。还带去了我蛇余家一门强大秘术,以增商龙君之实力。另一个谋划,乃是想请淮伯大人想办法将商龙君复苏为神之事广传天下,借商龙君于天下之名望,叫其获取更强更广之神力。”

    “如此,只望商龙君与象国能够久持,让我淮上有会盟整兵之时间。”

    淮伯点头道:“看来淮上会盟聚兵之事,还须加快才好。”

    王越也道:“今日若无他事的话,那我稍后便回返吕里,准备破暨南一事了。”

    到此时,会盟诸般大体都已确定,诸国君、大夫又确定了些事务,临近傍晚的时候,就作散会,只待明日,淮伯就会安排水妖催浪送逆流淮上,送其速速回国以备聚兵事。

    就这般,各国大夫陆续散去,最后只留下王越以及陶国国君影像在此。

    “国君,刚才会上相邀,却不知所为何事呢?”王越直接与陶国国君问道。

    陶王笑道:“不为其他,只是昨日寡人新得了一件比陶器更为精美的器物,名为瓷器,听说是公子溧南庄园所制,今日又恰于会上逢着公子,寡人便想与公子谈一谈此瓷器之货殖事。”

    “国君但说无妨reads;。”王越道:“我蛇余王越却非是吃独食之人,若国君但有何想法,于双方都是互惠互利,本公子又觉不算太亏,哪怕让些利与国君也是无碍。”

    “哈哈!”陶王听着笑了起来,道:“未与会时,寡人曾听及公子诸般声名,只道公子可能是难打交道之人,却不想见面之后,竟是如此好说话。”

    王越笑道:“对朋友,我王越向来是绝对对得住,不会亏待。”

    “此点申南尹阴大夫、景国吕里大夫皆有体会,国君今日乃是抱着合作交朋友之姿来与我商谈,如此看得起我王越,我自当以朋友之礼待国君。”

    陶王笑道:“公子,不,蛇余国君这个朋友,寡人是交定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昨日寡人得到瓷器时便曾想,公子之瓷器乃于陶器之上另有技艺之妙,本质与现行陶器并无差别,而我陶国乃以陶器闻名天下之国,若能得此技艺,定可如陶般大量烧制,又有将货物贩往天下列国之现有商道,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将其作为顶级陶器贩出,获取难以想象的厚利。”

    “而公子若仅是一家庄园烧制,毕竟数量有限,也缺乏贩卖商道,获利也自是有限。”

    “寡人之意是公子不妨与寡人一同经营此瓷器?‘

    “公子出此瓷器之技艺,无须管理也无须安排人手烧制,更不须花心思去贩卖,一切就交给我陶国,最后但有获利,再与公子共同分享如何。”

    王越想了想,到:“此事可为,但国君认为此等共同经营,双方各自获利多少合适呢?”

    陶王道:“公子只出技艺,不须管任何其他,坐享其利,自当只能占小头,公子觉得一成如何?”

    “一成?”王越点头道:“虽是不多,但我愿交国君这个朋友,只望国君同以朋友待之不负就好。”

    陶王大喜道:“蛇余国君真是爽快,既如此,但凡我陶国所制的每一件瓷器都将有公子一成之利。”

    王越道:“不日我当回返吕里,准备攻暨南一事,同时也当安排好此番合作事。”

    “到时候国君只须派人来溧南庄园,自可于庄园学得此制瓷技艺,而既是与国君有此合作,将来我也不会再扩大制瓷规模,只溧南庄园一家,供应已与庄园长期订货的几位大夫就好。”

    陶王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那此事就这般说定了。”

    两人又随便寒暄几句,稍后就散去。

    王越想了想,这门生意,就当收个专利使用费了,以陶国全国制陶的规模和商道,一成之费,也远比他此刻扩大百倍规模来的强,如此无须管理,又能获利,实是不错的。

    他还可将相关人员用于做其他事,像瓷器这等能赚钱的技术,他脑子里是要多少有多少。

    至于陶王违约,王越却是不惧。

    此约有淮伯见证,二来此世货殖事,多半都是未签文书者,全靠双方信誉维持。

    整个天下货殖圈子,其实并不大,但有谁失了信誉,传出去天下间还有谁人与他做生意,是以通常哪怕利再大,除非不想继续经营货殖事,通常而言不会有人随便做这类事,再说他也非是无有反制措施。

    与陶王一谈后,王越就准备借淮伯施加水遁之力速回吕里,不过在此之前,已经完成造势价值的黑蛟尸体却是可以进行处置了,就与淮伯稍稍说了声,请其稍后,随即就往停放黑蛟身体处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