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四章 取信
    王越即将于可决定整个淮上未来命运者们面前正式亮相,未来若他复国成功,要面对万乘之蔡国,却还须淮上这些人的支撑,深深明白第一印象重要性的他对此重视非常。

    之前扬名之类的气势铺垫已经完成,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要这些人知道,他真人比传言还要更加完美。

    于是他面上笑容、行走仪态,不觉间就用上了威仪之法。

    所谓威仪之法,乃是一成套的展露自身威仪的法门,个中包括个人面容、行走姿态、力量运用、气势展露等一系列之运用搭配,又涉及人类共通本能心理范畴,是为个人形象包装之装逼极义。

    此法最初系统的现世乃是南北朝时期东传之佛门高僧整理所创《威仪三十六相》,后来又有诸多高僧补完为《七十二相》,增添了许多诸如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的*妙相,最终完成为《沙门威仪》。

    佛门但凭此威仪包装,加之其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一入东土就于诸般法会上将当时道门诸派压的溃不成军,最盛时就有南朝四百八十寺之气象,使得道门被迫与时俱进。

    于是道门亦有了《昊天神威》、《道骨仙风》一系列装逼妙法。

    王越此时用的就是《昊天神威》中朝临万神之姿,恰如苍天显化,行走顾盼之间自有一股浩大俯视之威仪自生,但高高在上却又自有一股万物万灵皆平等之意,既显威严,又不至于叫人生出反感。

    但以此姿,才一入会场,所有注目过来的目光都是一颤。

    几乎所有人,哪怕是淮伯。都在一瞬间被震住。

    只觉王越眼神、面容、身体、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诠释着什么叫做威,此等身体语言释放的信号直入潜意识,刺激着他们身体本能都在颤栗。

    紧接着王越体内运转的力量又将此全面放大。笼罩整个会场。

    但这威仪却只在一瞬间,随一阵无以伦比之冲击后便润物无声般消失了。

    这时众人又觉王越一举一动恍若与整个天地、世界万物万灵包括自己都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隐隐就为一体,叫人自感觉无比亲切而生出认同之心,此却是昊天万物同我之相。

    随着王越步步前行,整个会场都是一片寂静,最后唯余他踏上冰晶小径之步履声。

    直到他站于淮伯让出之几案,众人渐渐适应了此气此意方终于醒过神来。

    随之而来的就是莫名的震撼。

    在场国君、大夫没有哪个不拥有武力的,最差的都有点力量血脉、武士之力,对外界感知远比常人敏感些。刚才造成此等场景,若说是迷惑人心之术法也就算了,但无论任何人哪怕淮伯都未感觉到任何外界力量的冲击与干扰,也就是说,造成此象的分明就是王越那超于常人之气质。

    “蛇余公子,真非凡人也。”

    “淮伯言数千年不世出之人杰之评,实乃名至实归。”

    “难怪能破黑胡、斩黑蛟。”

    “公子,此秘术真乃大妙,可比本伯之前来时声势强多了。”几案旁淮伯小声话语聚音成束传来,王越微微点头。嘴上不动,猪龙气震动直成音束回道。

    “区区小术,只能糊弄凡人reads;。却是入不得淮伯方家法眼啊。”

    无声交流,王越随即跪坐而下,捧起双袖,微微一礼,道:“淮上各位国君、大夫,蛇余王越有礼了。”

    稍后,各国国君、大夫顿时齐齐回礼,面上之惊容还未定。

    淮伯微微颔首,朝左右下方道:“诸位但觉盖先生为我淮上推荐的蛇余公子何如啊。可否为我联军第一任统帅?但赞成者,可举手示意。若各位国君大夫举手所指代之票超过一半之数,则此议当行通过。”

    说罢。淮伯第一个举起了手。

    只他一人之举,就代表着九百乘兵车,足具整个贵族议会票数之三成。

    吕里大夫紧随其后,道:“蛇余公子之智略、军略、个人品德无可挑剔,本大夫赞同。”

    溧阴大夫道:“淮伯大人和吕里大夫看重者,又是如此出色,本大夫也是赞成。”

    其他国君、大夫但见三人赞同,都听说过王越的名声,不少人还在吕里大夫见过他为吕里君子出头,不畏蔡国与蔡使槐里吉争锋相对的一幕,心知王越确实有此能,纷纷就欲举手而赞。

    王越却猛的直起身,道:“各位国君、大夫且慢来。”

    于是正欲举手投票的国君及大夫微微疑惑。

    庸王侧过身来,问:“难道此事公子竟有不同之意,竟不愿为我淮上会盟联军统帅不成?”

    王越道:“非是不愿。”

    “那又是为何?”

    王越道:“实乃是各位国君、大夫,虽久闻我王越之名,但毕竟未亲眼见过我之能力本事,恐不能足够信任于我,而此会盟,无论是北上救援申南,又或以备蔡国破象后南下之兵车。”

    “此皆须与蔡国发生正面直接之冲突。

    “蔡国乃是大国,其兵车也是历战之精锐,想要战胜他却非是一件易事,我必定需要诸位予我足够信任,并为此战赋予我联军统帅之最高全权方敢行事。”

    “但任何信任都非是凭空而来。”

    “今日恰有一庸国暨南大夫或效申南之渚氏,其领地兵车有百余乘。”

    “我蛇余王越愿率收编自黑胡裹挟青壮之一千无当军,但请淮伯大人派神庙军领二十乘兵车为我压阵,且看我当面催破其锋,再随我追杀其溃兵,一战而定暨南,以此来证明我王越于军阵之本事。”

    “原来如此。”庸王看了看左右君王,各位大夫,微微疑惑道:“但公子欲以三十乘兵车破百乘兵车,兵车数量是否过于单薄了。毕竟公子还是攻方。”

    “国君错了。”王越笑道:“这可非是三十乘破百乘,而是十乘破他百乘,淮伯神庙二十乘兵车只须于我后方压阵并协同追杀就可。而若其守城不出,我一样攻之。神庙军但随我入城就是。”

    王越此一言,下方顿时一片哗然。

    “十乘破百乘,这怎么可能?”

    “若敌守城,竟还要以此十乘之兵破城?”

    “蛇余公子未免口气太大,过于狂妄了吧。”

    “他的确是超阶武士,但超阶武士毕竟还是凡人,体能也是有极限,在其未施展蓄力之技时。并不强于上位武士多少,若施展蓄力之技,纵能杀的数百乃至更多武卒,但几个回合后体能耗尽又如何?”

    “到那时就任人宰割了reads;。”

    “若不想面临此境,临战时不出手,或仅以上位武士之力对敌,其超阶武士之力又有何用?”

    “再说暨南大夫手中又不是没有高手,我记得暨南大夫麾下似乎也有一位好手,虽是上位武士,但实力或不在超阶武士之下。除此之外更有大队武士,足有数百之多啊。”

    一位大夫更是笑道:“若我是暨南大夫,对阵蛇余公子一千内含武士不多的所谓无当军。只消将百乘兵车中两百余武士单独成军,直接冲杀过去就可。”

    “他若不想见的部下被屠杀,就须与武士军正面应战,这么多武士又不乏高手齐上之下…”

    听着下方言语,王越笑了起来:“怎么,各位大夫不信,但倘若日前我扬言去斩杀龙巢湖神,各位或许比今日表现之神情还要厉害些,但如今本公子已经做到了。”

    “而今日。”他扫视左右及身前所有大夫。道:“今日我既出此言,就必定可以做到。各位国君、大夫如今可以不信,但我只希望来日大胜暨南后。淮上联军此次与蔡国争锋,诸位能予我全权和百倍信心。”

    “而我蛇余王越,也必将不负诸位之望,当率领淮上之军,一战大败蔡国之兵车,攻其城、掠其地,将其数百年来日割月削夺自淮上近一千乘之国土夺回来。”

    “不仅如此,还要乘胜追击,打得蔡国数十年内不敢南顾淮上,以此之威,叫南方荆国再不敢叫嚣。”

    说罢,他还过身去,与淮伯一礼,道:“还请淮伯大人支持。”

    “此事与淮上淮阴会盟聚兵可以同时进行,大人只管派船队接我无当军士自淮水而下,再经淮水庸国一段之流暨水北上暨南,旬月之间或可传捷,回返淮阴整军。”

    淮伯颔首,配合着与淮上国君、大夫道:“蛇余公子试于诸位面前证明自己之能,欲以一攻十攻暨南,以求来日联军北进之全权与我们淮上之全力信任,各位国君、大夫但觉此事若何?”

    几位国君相互一视,陶国国君道:“蛇余公子攻暨南,所用之兵车主力为其私军,压阵者为淮伯神庙军,此事大人认可就行,而来日若其的确能胜,寡人陶宏吕必全心支持信任蛇余公子统帅之全权。”

    他又小声与王越道:“蛇余公子,今日之议后,寡人还有些私事与公子一谈,不知公子可否有闲暇。”

    王越道:“国君当面相邀,我蛇余王越,哪怕没时间,也会有时间的。”

    陶国国君但闻此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朝王越微微拱手。

    庸国国君也道:“陶王之言,也正是寡人之想。”

    “本大夫深信蛇余公子之能,全力支持。”吕里大夫也作认可。

    淮伯道:“看来各位国君、大夫皆是同意此事,本伯也不反对。”

    “今日会后,当运筹会盟聚兵之同时,送公子回吕里,再组织兵车前往暨南。”

    “不过之前盖先生离去时,曾言公子或有蔡象之争之消息,更还提及商龙君等,此事不仅本伯疑惑,各位国君大夫也是如此,却不知公子可否一言与我等解惑?”

    淮伯之疑问,也正是淮上国君及大夫之疑问。

    王越略微斟酌便道:“各位国君、大夫,关乎此次蔡象之争之内幕,那就要自蔡国原本之谋划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