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六章 网
    暨南大夫面如土色,浑身颤抖,连连后退。

    “我没有,我没有啊,海西大夫,此事我根本就不知情啊。”

    “没有,不知情,好个没有不知情。”海西大夫冷笑道:“来人啦,速度将暨南大夫与我拿下。”

    他话一落音,身周两位随行观礼的武士武士立刻拔出剑来,其他大夫也自会意,顷刻间十几位上位武士将他和身旁地主神庙的祭司团团围住,青铜剑刃的寒光森然凛冽朝他压过去。

    此等情势,哪怕王越被围于中间,除却升空飞行脱离都别无他法,更何况暨南大夫?

    “祭司大人,怎么办,怎么办啊。”暨南大夫连连发问。

    “祭司大人,是蔡国地主祭司吧。”

    这时庸王也在这突然的变故中醒过神来,他紧了紧才由淮伯赐予可以用来在超阶武士面前保命的冰晶之杖,又看了看左右两位随身保护的超阶武士。

    脸上原本继位的喜庆全然不见,此刻只有一片森然。

    好像自极北之地吹出来的寒风,他冷冽的看着婴子,道:“婴相,此事你却须给寡人一个解释。”

    婴子脸上跳了跳,强自做出个微笑,道:“暨南大夫素来与本相交好,前日他言因越国借粮事与荆国项大人发生冲突,畏惧荆国报复刺杀,就来我府上借了岳先生作随身护卫。”

    “婴相,你这话说出来,连狗都糊弄不了。”荆使项元本在一旁看笑话,见婴子竟将他扯了出来,却是再也坐不住,怒骂道:“阴谋、刺杀此等事也只有你蔡国做的出来。”

    “我荆国从来都是堂堂正正。要杀人又何须刺客?只管数千乘兵车来取就是了。”

    “谁知道你荆国会如何做呢?暨南大夫或许只是过于畏惧项大人也说不定。”婴子淡淡的说着,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之事:“而本相也是见他可怜,便将身边最得力强大的武士暂借于他。”

    “婴殊。”荆使项元顿时气的极了。直呼其名道:“老夫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够了。”庸王怒声道,眼睛紧盯着婴子。不觉又有些畏惧,稍稍收回目光,然后心下一狠,对王越道:“蔡国武士岳海心,前些时日竟敢在寡人宫中拔剑,今日又试图于寡人继位典礼上行刺。”

    “盖先生,请为寡人诛杀此獠。”

    “国君。”婴子大声道:“本相可以保证今日岳海心绝无行刺国君之心。”

    “呵!”荆使项元冷笑道:“婴相那张老脸早就烂的不能看了,你拿什么保证。”

    庸王看着婴相。又看向半空中与王越对峙的岳海心,忽然笑了起来:“婴相,今日寡人只诛岳海心和暨南大夫,并未追你之责,此已是给你留了颜面,但婴相既是如此冥顽不宁。”

    “那就休怪寡人不客气了。”

    他与一旁两位随行护卫的武士拱手一礼,道:“两位爱卿,还请两位出手,为寡人将婴子拿下,寡人也须不杀他。只将其公然驱逐出庸境。”

    两位中年武士相视一眼,各自点头:“诺!”

    “庸王你敢reads;!”婴子厉声道,两只不大的眼睛仿佛射出光来。只压的庸王身体一哆嗦,随即庸王脸上露出羞怒交加的神情,大喝道:“还不与寡人将他拿下。”

    婴子冷笑一声,对旁边随行的上德祭司道:“即刻带本相回国。”

    他又看向为一群上位武士围住的暨南大夫,又说:“将暨南大夫也带上,送回他之领地,叫其效申南渚氏起兵,另与我传令临近庸北的尚吕大夫,即刻动员兵车三百乘南下配合暨南大夫。”

    “今次本相要亲督攻象一役。力求速战,只消灭了象国就即刻南下淮上。”

    上德祭司微微点头。身上黄光连闪,徐徐覆在婴子及其他几位随行武士身上。在庸王身边两位超阶武士到来之前往地下一沉,便消失在大地深处。

    与此同时,暨南大夫身旁的地主祭司身形猛然爆开,化作大团沙尘,将暨南大夫卷起就朝天上带。

    “喝!”“哈!”“刷!”原本围着两人的诸武士各自出力发声,挥动掌中剑刃,气刃斩、真空斩、无相音罡、音速投矛诸般远程技法齐齐打在才飞起的沙尘上。

    此一击,诸上位武士汇集力量之强绝不下于王越以超阶技法蓄力释放。

    “蓬!”无匹的力量在造成破坏后又汇集于小范围,紧接着就爆裂开来,诸般破坏性力量四向飞射,地主祭司所化沙尘几乎整个都被撕裂。

    他怒喝一声,运转法力将散逸的沙尘一收,便飞至于更高的空中,飞速横空而去。

    “岳先生,你的婴相还有神庙祭司都已离去,您还不离去,真的想死在这里不成?”

    “您再不走,可就要走不了了。”

    “盖列,我就是不走又如何。”半空中,岳海心大笑道:“有本事就飞上天来与我一战啊。”

    “今次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你知道吗,自上次败于你手后,我岳海心已痛定思痛,今日特意在城内请东门廷大人为我准备了数百根投矛,接下来你就等着我音速投矛狂风骤雨之击吧。”

    “音速投矛,狂风骤雨之击。”王越微微一笑,道:“岳先生,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些强大的波ss、反派在弱小的主角面前是怎么死的,不过今天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因为他们话太多。”

    “什么波ss、反派、主角?盖先生你脑子没坏掉吧。”

    王越作了个请的姿势道:“岳先生给了我这么长时间,我盖列怎会叫你失望?”

    说罢,他面上一沉,再无任何表情,抬手微微朝岳海心方向一拉。

    “岳先生,给我下来吧。”

    说话声落。岳海心脸上急变:“什么时候。”

    只见他身周的天空中,不知何时竟密布一根根的线,竟编织出一张无比细密的大网。将他笼在中间,此时还有更多的线在不断由虚而实的化现。

    这张网随王越一拉。就骤然一缩,紧接着一股无匹大力传来,才反应过来的岳海心,毫无抵抗之力的被网住、下拉,化作了坠地的流星,猛的朝地面砸落。

    “轰!”临近地面时,岳海心释放体内气力,朝地面猛冲。对冲化解坠地时的冲力,将地面冲出了个个巨大的坑洞,余力向四周散逸,带起石板地面裂缝向四周蔓延。

    化解此危机后,他极速运转体内气力化为操控重力的力场。

    重力倍数节节拔升,骤然攀上十倍,此力作用下,他的身形瞬间拔空而起,但身上被无数的线缠绕阻滞向下拉扯,他根本无法如过往般轻易加速至音速reads;。

    并且越是往上飞。他承受的拉扯就越大,向上飞得百丈,就再也无法上升半步。

    “怎么回事。以我飞行带起的力道,就凭盖列的体重如何拉的住?”

    他低头往下一看,只见原本那张大网已然尽束于自身又往下延伸至王越身旁,继而向下呈网状散步于整个祭坛广场,也就是说,刚才根本不是盖列在扯他,而是他在与整个大地作对抗。

    王越这时还未出力呢,岳海心感受到的拉扯力,只是力线被他拉长后的收缩力。

    “岳先生。此线虚实、长短、坚韧,尽为我控。此刻先生体会到了仅是韧性。”

    “接下来就要体会其力与坚了。”

    听着自下方传上来,王越冷冷的声音。岳海心悚然而惊,急忙挥剑。

    他竭尽全力,试图将下方的线斩断,但此线既坚又韧,哪能那么轻易斩断。

    王越却面无表情的改变线的性质,又将线网内积蓄的力量猛的一放,整个线网就开始急剧收缩。

    感受到无比巨大近乎不可抗逆的拉扯,以及线网渐勒切入肉内的极致锋利,岳海心再不敢向上飞行拉扯,不然两力相合之下,细密的力线会将他轻易切成一摊碎肉。

    他只得顺着线的拉扯向下落下去,然而降落终有终点,王越操控之力线却还在不断编织着。

    最终他整个人都被紧紧束缚在了地上,连想动一动手指都不能。

    他不甘受缚,强自施展气劲试图将网冲开,却只能将线网冲的微微外张,然后密集的细线大力弹回来,高频率的震动切割,只一下就叫他周身皮肉都被粉碎一层。

    “岳先生,您该上路了。”

    王越淡淡的说着,随即岳海心便发现束缚自身的线越来越少,但感受到的束缚之力却在以几何倍数增加,原本分布在整个线网无数细线中的力量,此刻尽集中在不到几十根线中。

    “嗡!”几十根线瞬间崩直,发出嗡嗡的震鸣,岳海心这位蔡国地主神庙来的强大超阶武士,就此化为一堆谁也认不出来的烂肉。

    王越面无表情的看着,将法力催生出来的线徐徐还原。

    这等力线,公输家借其容力、传力、释力,又可控虚实及坚韧之性,以之散步机关内外,借以操纵机关,公输斑此等强大者,通过对其灵活运用,可以之驾驭无比巨大可以力敌七八位超阶武士的青铜巨人。

    他却拿之编织成网,直接充作了杀人利器,只花了些时间准备,将线网徐徐蔓延开来,正好用于克制岳海心这等精于飞行、在不能飞行无有高速时,本身剑技杀伤有限不能切开线网者。

    而如若对手是赵午,又或他自己,但以龙虫蜻蜓切之力,随手就可将网粉碎。

    这就是力之克制与针对了。

    击杀岳海心后,王越转身朝庸王拱手一礼:“国君,盖列幸不辱命。”

    有过这个插曲后,庸王继位典礼继续进行,在整个淮上大夫、各国使节的观礼下,完成了继位之礼,自此去除新君之称,正式登位成为庸国国君。

    继位典礼之后,淮上今年除却庸王继位外最大之事,关乎淮上五国会盟之议就来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