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四章 发现
    第二日,天色还微亮的时候,王越就已起身,但却还有人比他更早。

    海西大夫和昭穿两人早就在府内园中碎石小径上散步,不时还就一些事交换着意见。

    “海西大夫、昭大人,你们两位可真是早啊。”

    王越慢步过去,于两人微行一礼打招呼道。

    “哈哈哈!”海西大夫红光满面,整个人身上都洋溢着一股喜意,叫人可以直接看到他的高兴与激动,大笑道:“哪是起的早,我和昭大人昨天晚上一整晚都没睡。”

    “可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盖先生、昭大人,多亏了有你们啊。”

    “大夫可别谢我。”昭穿谦虚道:“我昭穿近些时日可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盖先生之功。”

    “昭大人又何须做什么?”王越笑道:“只要你在,大陈百年来九匡诸侯之霸主信义和无双军势就在。”

    “我也不过是依仗此行事罢了reads;。”

    说话间,海西大夫忽深吸了口气,闻到一股香味,道:“先别说其他,且赶快去就朝食,也将水饮足,不然稍后一旦出发前往宫城,整个上午新君继位大典,可都得在祭台下观礼唱贺,中途不能进半点水食啊。”

    “这却也是。”昭穿道:“昔日我大陈国君继位典礼时,我年少无知,不作任何准备,匆匆参加,结果一上午是又饥又渴,当时也适逢夏日,炎炎大日曝晒之下,差点晕过去。”

    “想不到昭大人也有这样的过去。”海西大夫笑着说,带头去往就朝食,王越与昭穿随即跟上。

    盏茶时分,天色越发亮堂。隐隐听宫城方向传来钟声。

    王越一行人就完朝食,急忙上得马车,一路往宫城而去。

    今日之上庸。比之当日之吕里,更见喜庆之气氛。才此等时间,城内大街小巷居民及店铺之门都已经大开,无数人摩肩接踵的站在街道两侧,更有许多武士、武卒在维持秩序。

    马车上,王越不时就听到两旁有白发苍苍的老者说起前两任国君继位后,携大夫、武士巡行上庸,接受国人黎庶朝拜时的盛况,却是说的眉飞色舞。很显然那是他们漫长人生中最有价值的谈资。

    就这般,乘着马车,众人到达宫城之前。

    这时候,宫城还未开门。

    淮上各国大夫、使节以及外国使节都在宫门前云集等候。

    于马车上张目四顾,大多都是熟人。

    其中有当日吕里君子府由吕里大夫亲自介绍的,也有近日随海西大夫参加各般宴会结识者。

    最熟悉者莫过于大成外事春官南仲礼文,今日他却也是位主角,庸王之冠冕却须由他亲授,吕里大夫和吕里君子,因备龙巢湖寇及申南局势不能亲至。却专程派了宗族中重要人物过来。

    这些人多半是淮上人,都是相互熟识者,自然扎堆一同。

    一旁人数较少。颇为显眼醒目者有两行人,皆是来自国外使节。

    一行是蔡相婴子为首的蔡国人,身旁是前日蔡馆与他一同的那位地主祭司,还有几位上位武士,却不知当日与他去珊瑚宫的公输家主为何不在,东门廷、岳海心也并未随行。

    王越不由心中暗记。

    东门廷是技击营统领,专司阴司破坏事。

    岳海心超阶战力不凡,仅凭其速,若不近战进击。天下恐少有能伤到他者,虽那日败于他手。却败而不死,仅是受了重伤。那伤看似严重,但于此世要治愈却是不难,昔日巢有为他重伤靠着灵药几日就恢复。

    此两人皆不在,若是组合至一起作破坏、或行其他阴谋,杀伤力必定巨大。

    见王越看过来,婴子朝王越微微一笑,王越随之也不失风度的遥遥一礼。

    两人相视而笑,任谁都觉他们或许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但却都是胸有城府之深、内心喜怒并不形于色的老狐狸,婴子此刻恨不得将王越杀之后快,却能丝毫不外露,保持此等笑容。

    王越对婴子虽不含杀心,却也未必怀着好意。

    蔡相不远处,与其微微敌视者是荆使项元一行荆人。

    这一行人因着前些时日为阻止越国建璋大夫于淮上借粮一事,对淮上各大夫都有过威胁,淮上大夫自也没什么好颜色给他,仅是面上的礼节,隐隐也将其与蔡相婴子一同孤立一旁reads;。

    但这位荆使此刻却颇为得意,因为他在此庸王继位典礼的观礼者中,并未看到本应参与的越国建璋大夫,据说其在淮上借不到粮,被迫乘船出海前往东海国去了。

    此无疑是对他于淮上外事之最大肯定。

    这时,王越忽的目光一凝,落在一位过去与蔡国婴子打招呼、且面容十分热切者身上。

    “海西大夫,那位是何人,淮上大夫我都是见过,却是颇有些陌生啊。”

    海西大夫顺王越看过去,面色一沉,不屑道:“那位大夫,乃是我淮上庸国之申南渚氏。”

    “申南渚氏?”

    王越随即明白意思,却果是如此,于此蔡国野心已被揭露,淮上会盟在即之时,都与蔡国人如此热切,未来若蔡国兵临淮上,他少不得就是带路党。

    他心下一沉,对海西大夫道:“他等人也参加会盟之议,会否将我淮上诸事尽透露给蔡国人?”

    海西大夫点了点头,冷声道:“十之*他们或已经透露,来日会盟成功,其若还敢如此,老夫必定叫其知道什么叫做淮上众怒,叫他们知道什么叫悔之晚矣。”

    “何须等及来日?”王越笑了笑:“蔡国人如今或既已知我淮上会盟,说不定就会寻机破坏或有其他图谋,而刚才我见蔡国婴相身边,并未有主管淮上事务的技击营统领还有上回挑战我的那位超阶武士。”

    “盖先生的意思?”海西大夫疑惑道。

    见他未听明白,王越解释道:“国君继位典礼后,我淮上会盟事外人是无法参与的,蔡国人欲寻机破坏,或有其他图谋,就只能想办法混入再说,但如何混入呢?。”

    “当然得借淮上亲近蔡国愿意为之效力的大夫之力。”

    海西大夫面上一冷:“我明白了,先生的意思是说,未在蔡国婴相身边的技击营统领还有那位岳先生,若无图谋还好,若是有就极有可能借我淮上~申南渚氏~混入会盟议事会场?”

    “这却果非等及来日,只要他等真做出携蔡人入会盟议事会场的行为。”

    “嘿嘿!”海西大夫一声冷笑,道:“我们便可于整个淮上各国国君、大夫面前将其揭出来,引众怒而攻之,然后破其家灭其族,盖先生可真是高啊。”

    “海西大夫却也不差。”

    王越笑道,却分出一线余光跟着与婴子亲切交谈那位大夫之身影,不时就追至一辆马车旁,余光浑不着力的扫过马车周围所有人,如摄照片般并印入脑中。

    片刻后,他微微一笑,对海西大夫道:“却果然是如此,本该随行于婴子身边的岳海心,如今却装扮了一番,成了那位大夫的随行武士,除却他之外,另还有一位地主神庙之上德一等祭司在旁。”

    海西大夫一听,正欲去看,却被王越拉住,道:“大夫且别看,岳海心能迈步超阶,感知必定敏锐,若无心看他还好,有心则必为其所察,你我行于一同,却有意注目他,只须一眼就足叫他警惕。”

    见海西大夫微微点头,王越又道:“既然已发现他,我们便让他继续自觉隐蔽的藏下去,到时候但有需要,时机成熟,但以我之手段,有心算计之下,无论他还是那位大夫今日休想生离上庸。”

    “那就依先生之计。”海西笑道,此时恰一阵钟鸣传来,接连六响,声音震动全城,不时就有宫中武士声声接力:“吉时已到,敬请嘉宾入城观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