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三章 遥助
    并不特别宽大的房屋,青铜灯火上闪耀的烛光显得格外明亮。

    王越跪坐在几案前,身前尽是羊皮纸卷,以及十余几卷竹简,其中羊皮纸卷,既有他亲自整理书写的诸类通识,也有海西大夫派人于他人那里抄来的文书,至于竹简就颇有些年头了。

    羊皮纸卷及竹简上的内容,既有昔年助成天子伐象之司马龙且所著之兵法《司马八法》,也有数百年前辅蔡桓公首霸的蔡相鲍子所著的《鲍子》、以及更早出自上古圣皇的《二经》、《三韬》、《六略》等。

    都是本世界颇为有名的典籍,王越但有闲暇就会阅读品味。

    抛开《司马八法》和《鲍子》不谈,上古圣皇所著的《二经》俨然就是本世界的《河洛图书》《易经》之类,既似计算机二进制,俨然生出万象,可将世间一切囊括其中,一切知识尽可往其中套入化出理论,阐述出来又有矛盾对立统一之哲学之妙,却是颇有意思。

    近来在海西大夫府,但有闲暇,他不是在整理通识、研究诸般奥妙,就是在读此书籍,虽不能提升修为,却也能涨见识。

    不过此刻,他早将书本放下,几案的对面,风镰鬼王幻出的人影跪坐着。

    相比那天白日里,他此刻形体更加稳固真实。

    “风镰将军,且别急,将事情慢慢道来。”

    “诺。”风镰应诺道:“我此次急返上庸,乃是因为一些变故,未来一段时日,可能不能为公子效力,特来解释一二,以免公子误会。另外也是此消息对公子或许也颇为重要特来相告。”

    “到底是何变故呢?”

    风镰微微迟疑,道:“我昔日之恩公商龙君复苏为神了,因他之复苏。蔡国原本准备南下的数千乘兵车,被地主发动其于蔡国之影响力力主攻象现已入象境。”

    “地主此举。实是想趁商龙君初初复苏未成长起来将他扼杀。”

    “此时,象国和商龙君之处境,却是十分堪忧啊。”

    “我风镰昔日不过是一介野地蛮人,承蒙商龙君看重收入麾下提拔为将,后随大象军征四方,几次为难,性命都是因他救下而得保全,后更得传他一门《无间黑煞》的超阶武学reads;。方成就我风镰之名。”

    “生我者父母,再造我者商龙君,此等恩义,我风镰粉身难报。”

    “日前风镰投效公子,实是不知其还在世上。”

    “不过于公子处,此话已经应下,风镰依旧会信守陈诺,但此时商龙君有难,我不能坐视,当与其共赴此难。若能侥幸活下来,来日必定全心全意为公子效力。”

    “蔡国放着无准备之淮上不攻,却先攻象。给淮上会盟准备时间,原来中途是出了此等事。”王越微微点头,道:“风镰将军之义,本公子万分佩服,此事不仅不介意,还当予以支持。”

    “将军也是熟知兵事者,应明商龙君此刻现状,若能数其困难,但有能帮得上者。我必尽力。”

    听王越此言,风镰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看着他,道:“公子真乃是做大事者。此等器量、心胸、谋略、大局,昔日我大象天子、商龙君但有此,何会为成汤那个小人所趁?”

    “风镰在此谢公子高义。”

    他想了想,道:“此次商龙君面临的局势可谓十分恶劣。”

    “他如今所执象国与蔡国之比,仅以军力而论,蔡国出动兵车足是象国数倍之多,又皆是轮换着在北方与随国见阵经历过沙场的精锐,此象国无论在数量还是精锐程度都落入了绝对下风。”

    “如今的地主与昔日之岱岳山神又有不同,其神域遍及天下大地,地主祭司随军的情况下,以神术探查大地,可对地面上一切军事调动了如指掌。”

    “这就使得商龙君诸般军略奇谋难以发挥,双方军队只能堂堂对阵。”

    “以我之见,象国国师除却退守都城,依仗城墙地利固守外,别无其他选择,但凡野战必定失败。”

    “再说双方强者,象国千乘小国,能有多少超阶一等的战力?”

    “值此国战,蔡国随便就能调集十位以上,再加上地主神庙的大德祭司、神庙武士就更多。”

    “在神祗一级的力量对比上。”

    “地主乃是享祭千年之天神,虽近来受到杀劫之冲击,但神力依然远在商龙君之上。”

    “地主有着强大的神祗真身,能将神位加持之力发挥至极限。”

    “而商龙君呢?才初初复苏,只在一凡人身上完成转生,在未铸就神祗真身前,纵有神位加持,顶多也只是个强大的超阶武士,根本不是地主之对手。”

    “最后于大战中,数十万大军军心凝集之下,还会冲击一切神术、神力之用…”

    “相较而言,虽地主也受影响,但其军力更强,商龙君一方受到的影响无疑大的多。”

    “这情况何止是恶劣。”王越听了感叹道。

    “但是再恶劣,这场战争也须打下去。”风镰道:“此战一旦输了,象国社稷和商龙君都不会再存在。”

    王越想了想,道:“此等局势,无论自军力、强者一项,我都无法助商龙君,但却有一金身法门,无须身体,只要商龙君神力足够就或可铸就,其威能当不下于神祗真身。”

    所谓金身法门,其实就是除却炼形外另一条阳神之路中一门。

    此法门甚不完善,哪怕不少正统大派传承下来的阳神法身在失却身体后都无法久持reads;。

    像颇有名气的,传说中八仙之一的铁拐李也有此术,但其阳神法身离开身体后十多天都撑不住,适逢肉身损毁,没法之下,只得夺舍一瘸腿乞丐由此成为铁拐李,叫人唏嘘不已

    唯少数专修此道之门派所传法身,据说在肉身腐朽后可支撑几十年的。

    至于王越准备传于商龙君以增其战力的所谓金身,却是昔日他修行有成后,征战中南半岛于那些持降头术的外道佛门高手中所得,也是属于不借身体无法久持之法身,甚至于身有损,但却因走偏门威能颇大。

    此法交给他,他是不会去修持的。

    不说其他,哪怕是当日炼形失败出了差错的真身,无论是寿命或力量神通都比之强太多。

    但商龙君既为拥有神位之神祗,神力不衰就强大且不朽,修炼此外道金身法却是最好。

    事实上,如今王越都怀疑,这类不顾使用者身体、及自身存在、威力绝大的法身,或许就是古代神祗于神祗真身外另一作品,像少数离身后可久存的法门,或许反倒是后人改良而来。

    “公子竟还有此等法门?”风镰惊讶道。

    “前人所创不完善之法。”王越笑了笑:“于其他处并无什么突出的,但有强大威能,若其为神力无穷的神祗使用却是正好,不过我须有个要求,此法商龙君习之可,却不许外传任何人、神。”

    风镰点头道:“此去象墟,我当转呈公子之高义,以商龙君之为人必不会外传。”

    稍微思索,王越又道:“商龙君乃千年来传说最盛者,广为天下武士敬仰,其复苏一事,若能传遍天下,说不定仅其名望,就可为他汇聚无穷神力,甚至叫其成为天神都可。”

    “淮伯除却在淮上外,于其他国家中也派出了祭司为耳目,或可通过此渠道将消息散布天下。”

    “如此,有强大的金身,再具无穷神力,以商龙君昔日独战四方神祗之战斗意识,发挥出来,象蔡之局势,就与昔日他拒成天子差不多了吧。”

    “但当时当日之战,他几乎是孤军奋战,背后还有内乱。”

    “如今只要他能够支撑下去,待我淮上会盟整军北上,局势就会立即不同。”

    说话间,他以法力构筑出一枚外道金身未经任何力量填充的初胚,交由风镰:“且将此法门交由商龙君,商龙君得此后只须以其龙虫蜻蜓切之手法,就可将之开启,得悉金身之妙。”

    风镰神色激动,将初胚接于掌中,万分恭敬的与王越行一大礼:“风镰代商龙君谢过公子,公子所做的一切,我也必原原本本的告知于商龙君。”

    王越微微颔首道:“谢不谢的就不多说了,帮助象国,这实是帮助我自己,如今象国局势危急,先生若无他事,就可即刻出发,若再有其他事,都可随时来淮上找我,唯愿来日北上有幸,能与商龙君会猎啊。”

    风镰躬行一礼,徐徐退出房间,随即转身化作一道黑风极速往北面蔡国方向去了。

    透过打开着的木窗,王越注目着他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心道以一门本世无有且并不甚厉害的金身法门,换取象国在蔡国面前支撑更持久些以及商龙君之友谊当是划算,同时淮上会盟事却须加快了。

    好在这夜过去,就是庸王继位典礼,典礼一结束,淮上会盟之议也将在上庸城外淮伯神庙中召开,又看了看天色,明天却是个好天气啊。

    ...